•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街斗

    血光飞溅。

    鲁师弟整个人当场被撞得四分五裂,血肉漫天横飞。

    那黑影发出震天凄厉长啸,顶着血雨冲天而起,在空中展开一对巨翅。

    巨翅扇动,带起腥臭狂风,悬停空中,巨大的无形威压随着翅膀的扇动缓缓散开,令人不寒而栗。

    酒楼中的酒客尽都骇然失色。

    虽然没有看清那黑影的面目,但强大而恐怖的威压已经令他们心生大畏惧,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

    扑通一声,不知哪个酒客先坐不住,一屁股瘫倒在地上,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大部分酒客都接二连三的摔倒,更有过甚者屎尿齐流。

    满屋恶臭。

    “鲁师弟!”站在楼梯上的高挑女郎惊呼一声,飘然而起,落到街面,一抖手中长条包裹,一柄雪亮的无鞘长刀落入手中,遥指空中黑影,厉喝道:“何方妖怪!”

    只是如众星捧月般跟着她的那一众年轻男女却没有她这般胆色,看到那姓鲁的同门只一个照面便粉身碎骨,个个神色惶恐,虽然不如普通酒客那般恐惧,却也畏畏缩缩的站在楼梯上不敢轻动。

    蝠翼般的巨大翅膀之间夹着一个血淋淋的黝黑大汉,额生双弯角,额间一独目,没有鼻子,直接便是一张满是利齿的大口,丑恶异常。

    两手提着一对短柄巨斧,闪着幽幽蓝光,尚有鲜血在顺着斧刃向下流淌。

    头顶上“不明危险生物”的提示闪烁得越加急促。

    这不是单纯的妖怪,黑布带的辨别功能极强,连地火魔怪那种妖域山脉中都罕见的妖魔都能标示出来,却辨不出这怪物的真名。

    周时名背负双后,拦在乞丐身前,纹丝未动,头也未抬,似乎全部注意力都只放在身前的乞丐身上,但实际上,却是调用全地图视野,居高临下,整个局面尽在掌握。

    乞丐似乎也被怪物的凶威骇住,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是什么人?”

    周时名冷冷发问,锈黑剑拔在手中。

    乞丐没有回答,只是颤抖。

    可是周时名根本不相信这种假象。

    天空中的怪物显然是被乞丐带在身上,偷偷放在车队上的,若是怪物与乞丐没有关系,怎么可能会任他老老实实的带着?

    天空中的怪物或许凶厉,但关键不在怪物,而在这个乞丐身上。

    几乎在周时名发问的同时,天空中的怪物仰天厉啸,带着无尽凶威呼啸扑下。

    恃刀而立的高挑女郎大喝一声,掌中刀化为一道雪亮的长芒冲天而起,宛如匹练般斩向扑落的怪物。

    锵锵锵,连串脆响,火星四溅,匹练刀光围张着怪物一瞬间便斩下数百刀,可每一刀都只斩在了怪物手中的双斧上。

    怪物还在下落,呼啸声越来越急,刀光越来越急,却无法阻止怪物的扑落。

    天空中的元气在颤动,似乎有波动横生。

    周时名猛得握紧剑柄。

    乞丐突然不抖了,就地一滚,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时名大步迈步,一剑刺落地面。

    怪物落下,带着一道圆弧状的巨大光芒。

    刀光已经完全熄灭。

    圆弧状的光芒一起,刀便断了。

    高挑女郎面对这光芒无力反击,只能急速下坠,狼狈躲避。

    待她和怪物落到的那一刹那,便是她陨命的时刻。

    在这一刻,她的意识突然前所未有的清明。

    她竟注意到了怪物眼睛。

    那只没有黑眼仁只有白眼珠的巨大眼睛里,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挺若青若,正插剑于地。

    她突然间醒悟过来,心中满是说不尽的悲哀。

    她已全力以赴,可那怪物的目标却是站在街头的那个带着黑布带的年轻男子!

    从始至终,怪物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周时名拔剑,地面溅起一股血泉。

    但他没有机会插第二剑了。

    圆弧状的光芒近在咫尺。

    随着光芒一同压下的,还有那个胸前伟大的高挑女郎。

    情势危在旦夕!

    周进名举剑刺出。

    锈黑的剑身透过圆弧状的光芒,穿过格挡的那一对巨斧,准确无误地刺在怪物的咽喉要害之上。

    剑尖只没入寸许,便遇到了坚硬的阻挡,竟是不能再进!

    周时名毫不犹豫地收剑,迈步,元气乱流在脚上划起一道半弧,落向远方的街面。

    一下刻,周时名出现在百余米开外,手中还挟着那个高挑女郎。

    轰。

    怪物击落街面,炸起漫天尘土,旋即自飞扬的尘土中冲出,紧贴着地面,疾疾追赶,身前那道圆弧光芒扩散至整个街面,将两旁的房舍尽都划下深深的刻朗,有那不太坚实的房屋,便立时倒塌。

    尘烟滚滚,好似恶龙卷地而来。

    周时名停步转身,将肋下挟着的高挑女郎往身后一扔。

    生死之间走了一遭,高挑女郎方才回过神来,竟是恐惧得瑟瑟发抖,与那些被她看不起的普通人一般无二。

    身前站着的那个年轻男子昂然面对着冲杀而来的怪物,稳如泰山,坚若磐石,毫无动摇。

    她刚想道一声谢,却听那男子轻声道:“你不如云浅雪,差得远了!”话中带着些许轻蔑。

    云浅雪虽然只有人品五级,但临凶险而无所畏惧,战妖魔而绝不惜身,毫无畏惧,一往无前,单只这心性就绝非这吓到发抖的女子所能比拟!

    高挑女郎的脸不由得涨得通红,满心又羞又恼,有心想要怒斥,但却因为心跳剧烈而无法张嘴,只能眼睁睁看着身前那男子迈步迎着怪物冲了过去。

    两步间,拉开加势,一头猛虎在身后浮现,旋即跳出,厉啸一声扑向怪物,正与那圆弧光芒撞了个正着。

    猛虎粉碎,圆弧光芒消失无踪。

    周时名踏步上前,剑若暴雨般刺出。

    千百道剑影挟着尖锐的呼啸漫空而起。

    每一剑都准确无误的刺中了当前的怪物。

    但每一剑都无法深入。

    周时名的剑几乎刺遍了怪物全身上下每一处可能的要害,却都是无功而返。

    这怪物的身体坚实得仿佛炼就锻体神通的地品高手!

    怪物满身鲜血淋漓,看似恐怖,实际上却都是皮外伤。

    痛楚再加激起了怪物的凶性,咆哮一声,两斧挥舞间,圆弧状的光芒再起。

    周时名摇了摇头,脚下白云突起,一个人好似离弦之箭般腾空而起。

    怪物咆哮着追击而起,圆弧状光芒闪烁,好似一弯弦月升空。

    月追云在飞,速度快得惊人。

    眨眼工夫,便超出了十三集城镇上空,消失在天边。

    高挑女孩神不守舍地在街上站立遥望,好一会儿才定下神来,拖着略有些酸软的双腿,往酒楼那边走去。

    街道两道尽是倾倒损毁的方屋。

    只这么一眨眼的交手,破坏便如此之大。

    高挑女郎知道,那个年轻男子不是斗不过怪物,而是没有速胜的把握,便选择将怪物引走,以免在城中激斗误伤无辜。

    只是那怪物生有双翅,一看就是擅长飞行与空中激斗,年轻男子依仗方器飞行,本身便落了下风,想必危机重重。

    也不知双方交战会有何结果,如果那怪物获胜返回十三集的话,只怕整个集镇都难以幸免。

    想到此处,高挑女郎本就惨白的脸色不由得又白了三分,加快脚步回到酒楼,看着畏缩在楼梯上的一众师弟师妹,气不一处来,怒道:“平日在派里一个个好了不得,消灭个小妖怪也要抢着去,如今碰上了真正的凶恶大妖,却都成了缩头乌龟,真是好出息!”

    那楼梯上的一众年轻男女都是面露羞愧之色,不敢应声。

    高挑女朗看了看左右那些还在发抖的食客,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多说,沉声道:“还站着干什么,快出来收拾鲁师弟的尸身,我们尽快离开。”

    怪物随时都有可能返回,在这里多留一阵就是多一分危险,如果可能她甚至连鲁师弟的尸体都不想收敛,只是这样做的话,就算能保全这些师弟妹,也同样会遭到不顾全同门之谊的指责,想必落井下石的人也会不少。

    鲁师弟的尸体四分五象,残躯内脏抛得满街都是,这一众年轻人在街上捡了好一会儿,才把稍大一些的部分捡了,取了个本用来装妖物身躯原料的盒子,将这些尸块装了,那些碎块却是没法子捡回来了。

    当这些年轻男女在街上埋头捡碎块的时候,不远处一幢半倾的危房地面上突然的冒出一个人来,正是那个逃走的乞丐。

    房间的主人在房子快要倒塌的第一时间,就逃了出去。

    那乞丐坐在地上,右腿鲜血淋漓,将半个身体都染得通红。

    他咬着牙,支撑着站起来,拖着伤腿在座椅上坐下来,奋力撕开裤腿,取出伤药往那巨大的创口上倾倒。

    带着淡金的白色药粉洒落伤口,马上便止了血涌,凄厉的伤口裂着大嘴,露出深处的筋肉,好不可怖。

    乞丐又掏出个小瓶,倒了几粒丹药服下,伤口便缓缓开始愈合。

    他长长叹了口气,心中兀自跳得厉害,怎么也想不明白周时名如何会发现他的异样。

    满头满脸都是汗水,有紧张的,也有痛的。

    他抬起袖子擦了擦汗,脸上的污秽便擦去不少,露出的脸赫然便是文亦英!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空侃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