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王境高手的战斗

    东郡共有十八州,神威侯府所在地是岳州,而山河学院却在流云州,这两州之间相隔了三个州。

    按照李神瑞他们的速度最快也要三个月。

    一个月后,李神瑞他们抵达了天峰城。

    从小到大,李神瑞和心儿都没怎么离开过神威侯府,活动范围最大也是擎天城。

    毕竟李神瑞乃是侯府的天才,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修炼上了,根本没有时间外出游历。

    第一次长途跋涉如此远的距离,见到种种新奇的外界,就连李神瑞原本忧郁的心情也渐渐变好了。

    虽然对于外界他很早就从书本上有过了解,不过文字和真实的东西总归有很大区别。

    陌绝天对于这一切倒是不在意,毕竟在跟在李神瑞身边之前,他一直漂泊。

    外界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见多了不会觉得新鲜,好奇。

    李神瑞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将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他们已经离开了岳州,几人需要好好休整一番。

    房间内,李神瑞盘坐在床上,双目紧闭,在他的腹部丹田处,四根黑色的铁柱矗立着,那些铁柱就像长满根须的老树,深深扎根在他的血肉中,生根发芽,不分彼此,犹如一体。

    铁柱上雕刻着一道道灵纹,那些灵纹闪烁,不断汲取着丹田中李神瑞曾经辛苦修炼出来的真气。

    这四根扎根在丹田四方的铁柱便是困灵柱,有这困灵柱在,李神瑞的丹田就犹如死物一般,无法吸收任何天地灵气。

    不能吸收天地灵气,李神瑞的实力就不能有任何增长。

    与此同时,那些原本修炼出来的真气也如笼中之鸟一般,无法脱困,这就导致李神瑞本有大武师的实力却施展不出分毫,和普通人无异。

    如今李神瑞的境界不断跌落,勉强只有武师中级的境界,这困灵柱上携刻着灵纹,这些灵纹想要运转,便需要力量,那些力量的来源便是丹田内的真气。

    通过不断抽取丹田中的真气,来维持本身的运转,真气不断被抽离,又得不到补充,随着时间的推移,丹田中的真气越发的稀少,李神瑞的境界也会越低。

    当哪一天李神瑞的丹田中再也没有真气可以抽取用来维持灵纹的力量后,那些困灵柱便会吸收他的血肉,将它们转换成力量,用来维持本身的运转。

    也就是说,到那时,李神瑞的情况可想而知,丹田中没有真气,困灵柱只能抽取他的血肉转化为力量来囚禁他,这样直到死。

    想要解除困灵柱便需要方法,自从那位堕入魔道的匠师死去后,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解决它的方法。

    或许那名为李神瑞种下困灵柱的人知道解除的方法,不过他既然为李神瑞种下了这困灵柱,又怎么会再为他解开,而且根本就不知道那人在哪里。

    这困灵柱之所以难解,便在于它被打入李神瑞体内那一刻,便在不知不觉间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即使是实力强大的武者想要将它硬生生从体内抽离出来这也是很难的。

    而且这困灵柱一旦遭遇到不可抗拒的强大外力入侵,其上的灵纹便会自动复苏,在李神瑞体内自爆。

    众所周知,人的体内是最为脆弱的,除非是那些实力强大的武者,当然一些专门炼体的武者也能将体内炼得刀枪不破,显然,以李神瑞如今的境界还没到那个地步。

    这四根困灵柱一旦在体内爆炸开来,没有丝毫悬念,李神瑞的丹田,五脏六腑会在第一时间被炸得粉碎,轻者重伤,重者当场死亡。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即使是以神威侯李玄尽的实力也不敢硬将李神瑞体内的四根困灵柱拔出来,因为风风险太大,就算成功拔出那困灵柱李神瑞也会身受重伤,甚至会变成再也无法修炼的废人。

    李神瑞睁开双眼,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此刻已是夜晚,天空上的黑幕格外厚重。

    “轰。”突如其来,一声如雷鸣般的巨响在整个天峰城上空轰然响起,犹如晴天霹雳般响彻李神瑞耳边。

    “怎么回事。”李神瑞脸色一变,陡然从床上坐起来,一瞬间冲出房间。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的心儿和陌绝天也相继冲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心儿疑惑地问道。

    刚才她正在房间里休息,听到那声巨响,就马上冲了出来。

    “有实力强大的高手在战斗。”李神瑞眼神凝重地望着半空中。

    陌绝天也是眼神凝重地点了点头,望向天峰城头顶。

    在那里,三道人影凌空而立,一席白袍,身材削瘦的中年男子身负长剑,犹如一座孤峰般耸立在天空上。

    在他的对面,两道身影静静地矗立着,他们浑身缭绕着漆黑如墨的雾气,犹如狼烟一般冲天而起,遮盖了半边天空。

    雾气中,四双悠悠鬼火渗透而出,异常恐怖,让人一望之下心胆俱裂。

    在那如狼烟般的黑雾中,隐约能看到一块长方形的东西起起沉浮,细看之下才发现,那是一口漆黑如墨的棺材。

    刚才那一声巨响轰动全城,此刻,那些居民都反应过来,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半空中。

    “王境高手。”一瞬间,天峰城内响起无数惊呼声。

    武者修炼到一定境界,便能御空飞行。

    天阶高手体内的真气和地境高手相比,已经发生了质变,可以借助天地元气在天空中短暂翱翔。

    但想要真正实现御空飞行,便必须达到王境。

    只有王境高手,才能彻底掌控天地元气,所以,能如此随意凌空飞行者,必定是王境高手无疑。

    王境高手,每一个都是一方霸主,威名赫赫,受无数人敬仰,可以开宗立派。

    天峰城的武者一个个兴奋地跑了出来,睁大眼睛望向半空,这些人皆是实力低微,最强的不过大武师境界。

    他们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中的三名王境高手。

    那可是三名实力强大的王境高手啊!他们见过的实力最强者也不过是地境高手,至于再之上的天阶武者,那根本无缘得见。

    可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三名王境高手,而且看情况,这三名王境高手似乎还要战斗的样子。

    这一幕又怎能不让他们兴奋。

    “白千峰,将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一命,否则死。”沙哑的声音在天空中徐徐回荡,却是其中一个缭绕着黑雾的人影开口了。

    “哼,想要东西,那就凭本事来拿,我白某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它落在你们这些邪门歪道手中,不然的话,那将是天下之大不幸。”

    中年人一身孤胆,丝毫不惧,他一双如剑般锋利的眼神来回扫过两人,那一席破败的白衣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很显然,在之前他和那两名缭绕在黑雾中的人影便已经有过一场激战。

    此刻,天峰城内的人都已经明白了,原来这三名王境高手是在争夺某种东西。

    看样子这东西异常珍贵,重要,不然又怎会让三名实力强大的王境高手互相争夺。

    “桀桀,大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和他废话,既然他要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他。”一道阴沉沉的低笑响起,这笑声落在所有人耳中,令人头皮发麻,耳边似乎有无数冤魂厉鬼在不停哀嚎。

    无数阴寒的黑气冲天而起,犹如一道狼烟之柱,在天空中肆意舞动,就像妖魔鬼怪那狰狞的爪子。

    黑气蠕动,最后在天空上化为一个足有三十丈高的恶鬼,恶鬼只有半边高大的身躯,没有头颅。

    它仰天发出一道无声的咆哮,那如阁楼般庞大的爪子从天而降,巨大的爪缝间,无数冤魂扭动,发出凄凉至极的咆哮声。

    爪子所过之出,虚空扭曲,随后犹如镜子般破裂。

    一道道漆黑犹如巨兽之口的裂缝浮现而出,其内蔓延出令人心悸的波动。

    “九幽冥锁。”与此同时,另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响起,随着声音的落下,“哗啦啦”无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

    一道道阴寒的黑雾蔓延而出,顷刻间便覆盖了方圆十丈。

    黑雾犹如巨蟒一般蠕动,最后化为一道道锁链,锁链漆黑一片,足有上百,闪烁着坚硬光泽,犹如实质般。

    其上符文密布,透发出妖异的气息,锁链犹如有生命般在半空中一阵旋转,随后对着白衣中年人冲了过去。

    面对两名同级者来势汹汹的攻击,中年人不敢有丝毫大意,尤其是那锁链,在之前的交战中让他吃尽了苦头,一旦被那锁链缠住,就很难挣脱。

    而且那锁链能封住武者体内真气,一旦被缠住,即使他身为王境高手,体内的真气也会受到极大影响。

    实力强大的高手交战,这些影响足以成为致命伤,更何况自己的对手还是两位实力强大的同阶武者。

    一道庞大的气息从中年人体内冲出,犹如大海狂浪,一波接着一波,天地元气紊乱。

    中年人眼神凝重,体内源源不断的真气注入手中长剑,长剑铮鸣,其上光芒大放,照得整个半边天空犹如白昼。

    中年人在一瞬间接连斩出八剑。

    八道剑芒每一剑都足有十几米,犹如实质,其上散发着令人心惊的气势,横在虚空之上。

    剑芒之上,晶莹剔透,缭绕着乳白色光华。

    八道剑芒犹如仙剑降世,和那如阁楼般的巨爪与锁链轰然碰撞在一起。

    能量汹涌,空间开裂,浮现出无数裂痕,最后只听“咔”的一声轻响,犹如镜子般破碎,向着四面八方倒卷飞去。

    八道剑芒斩破锁链,重重地击在巨爪之上,无数扭曲的魂魄嚎叫。

    那如阁楼般巨大的爪子轰然破裂,剑芒黯淡,其上也浮现出无数裂痕,最后化为点点碎片。

    受到余波的冲击,三人皆是发出一声闷哼,身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所过之出,脚下的空气荡起阵阵涟漪。

    中年人嘴角逸出鲜血,他眼神死死盯着前方敌人,受到能量冲击的影响,那覆盖在两人身躯之上的黑雾变得极其稀薄,犹如一阵轻纱般包围在两人身上,隐约能看到其内两个形如枯骨的老人。

    “桀桀,白千峰,你好歹也是有名的高手,不过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阴沉的笑声再次传来。

    老者话语一落,中年男子脸色大变,在一瞬间他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一声厉啸,手中长剑毫不犹豫地向后斩去。

    在他身后,黑雾涌动,一口漆黑的棺材起起伏伏,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口棺材从两名老者身旁跑到了中年人身后。

    一声巨响,漆黑的棺材剧烈颤动,棺盖凭空飞起,惊人的死气蔓延而出,犹如夜幕般遮盖了半边天空。

    在棺盖掀飞的一瞬间,其内似乎传出阵阵人不人,鬼不鬼的叫声,与此同时,一只惨白,犹如厉鬼般的爪子伸出,拍向中年人。

    “彭”那柄长剑丝毫不能阻碍那只惨白的爪子,长剑断裂,化为碎片倒飞而出。

    爪子余势不减地轰在中年人胸口处,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从中年男子口中飞出。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犹如陨石般从天而降,轰然落在天峰城中,大地剧烈颤抖,无数裂痕浮现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龟裂而去,波及甚广,周围的房屋一间又一间接连崩塌。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十年藏一剑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