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十章 懒龙

    晴雯顺着钟乳石攀爬而上,想要绕到石莲的背后进入暗洞。

    可是,“玄妙之乐”丝丝渺渺,止晴雯于洞口。

    “玄妙之乐”一定有什么问题。

    晴雯仔细谛听,那里面似乎有林中杜鹃鸟的叫声,有魑魅魍魉鬼魅的声音……

    杜鹃鸟的叫声本就洪亮悠长,可细辨起来,这杜鹃啼血,只是“玄妙之乐”的背景音乐。主体音乐,藏在背景音乐的内里,如果懂的,就能从中分辨出海浪滔滔的平和之音、海螺嚎叫的暗哑低音,如再加上杜鹃啼血的高音部,这三种美妙的高、中、低音,合成之后,绝为一种令人永生难忘的魔力。

    此魔力之音有大能。闻之,人可以随心所欲。沉浸之,人自锢心魄,留恋原地。

    故而,此乐一处,人无法入洞。

    晴雯拆解开这“玄妙之乐”的谜底,煞是欢喜,她全然没有忘记此番进无忧洞所背负的愿望。然而,她还是中毒已深,竟然在乐曲里悠然自乐,再一次迷醉往返。

    正当此时,一个小石子打中了晴雯的脑袋。

    晴雯往下一看,原是宝玉在想方设法唤醒她。

    此时的她还是不舍得塞上耳朵,杜绝这仙乐陶陶。

    怎么办?晴雯心里捉摸着。

    晴雯突然搜取到金线里前世的记忆,那时候,自己特别喜欢一个叫做“迷”的歌者。有一次“迷”到晴雯居住的大陆最南端的渔村采风,她将当地渔民打鱼时喊的号子,将这个长调组合入流行音乐中,变成了一首动听纯真的歌曲。

    晴雯不自主地哼起了那个长调,这里面,蕴含着海边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取之于海、又还之于海,与海一起生生不息的意愿。有着对大海深深的眷恋:“啊呀——啊——咦啊——哈——啊咦呀——,啊——呀哈——咦呀哈——啊咦呀——,啊——咿呀——哈——咦呀哈,啊——咦哈——啊——呀咦哈——啊——,啊咦呀——”

    美丽的长调,竟然不知不觉地与那个杜鹃之鸣、海浪音、海螺音合拍在一起,好像本来孤寂的大自然多了一个子嗣的加入,那就是人类。

    人类,用自然的人声,歌唱着给予自己给养的大海。

    “玄妙之乐”和上了晴雯的长调,听起来很和谐,很搭调。但“玄妙之乐”没有因此变得更大声,也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小声。

    “玄妙之乐”,在人声的加入后,变得更加深挚、动情和自然,悠悠然,“玄妙之乐”似乎都被自己感动了,似乎,它视晴雯为自己的一部分,于是,它慢慢地松开了对晴雯的束缚。

    晴雯被“玄妙之乐”那曼妙的节奏所牵引,一边追寻着“玄妙之乐”中似有还无的美人鱼的歌声,一边无意识地探身,钻进了狭窄的洞中。

    穿过狭窄的暗洞,里面更大。

    洞里,比洞口要开阔得多,一个洞套着一个洞。

    就这么,穿过迷宫一般的重重溶洞群,晴雯来到一处比以往所有的溶洞都要大得多的溶洞内。

    终于,他找到了此前发出鼾声喘息声、以及兼发出异味的出处。

    原来,那是个有着鹿角、蛇身、牛头的“大家伙”。晴雯稳步逼近,想看个究竟,此处弥漫着刺鼻的阵阵腥味,同时,“玄妙之乐”又格外荼蘼、诱人。

    这,是一头睡龙。

    此时,它正酣睡如泥,鼾声如雷。经年累月的尘埃并没能遮蔽住龙身鳞片上的光泽,一对蝙蝠肉翼不用张开,已然吓人到怪。

    在睡龙硕大的脑袋旁,一个“乌漆嘛黑”的木匣子隐隐闪着暗光,引起了晴雯的注意。

    “你跑哪去了?!”宝玉一边嘟囔着,一边从后面猫着腰向前扑过来。

    她也不看清楚了再走路,眼看着就要一脚踏在龙首上啦……

    晴雯本欲拦住他,可宝玉好像被击中的弹簧球一般,足还没碰到龙首,身子就已如离弦之箭被击飞了出去。

    “呼——”寒潮凛冽,冰花朵朵,龙须一扬间,咕咕好似被吹出了二里地去。

    犹如宝石般的大眼睛徐徐张开,懒龙慢慢地扭过头,呆望着空中飞着的散发妹。

    不知在它眼中,这可只如一只蚊虫?!

    “嗤——”舌头一伸一卷,宝玉整个就如懒龙的玩具“飞去来”,他去去,就回了。宝玉直接被龙舌从半空中给卷将了回来。

    晴雯大急,绣花针直刺龙爪。绣花针深深扎入铁鳞刚爪之中,睡龙却毫无反应,竟然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被舌头上无数粘液包绕的宝玉,此时他一生的洁癖也给根治了。

    鹤骨鞭狠厉抽向龙脊,“哗啦啦——”懒龙好像被挠了痒痒,咯吱吱爽得浑身一抖,鳞片好像松针抖在风中,飒飒作响。

    宝玉刚要从舌头一松间抽身逃脱,舌头瞬间重新卷曲起来。

    那懒龙怒目圆睁,好像宝玉是自己的玩物。懒龙认真,跟它可玩不得放行。

    宝玉苦着脸一头粘液,无望地低头看了一眼企图拔出绣花针的晴雯,再次奋力一扬鞭。

    “哗啦啦——”

    龙鳞再抖,跳蚤、臭虫、寄居蟹、蟑螂纷纷从抖动的龙身中掉了下来,还没堆成塔,就纷纷四散着向洞深处逃逸而去。

    “吱吱吱——”

    懒龙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正享受着被骚痒后的爽快,情不自禁地一抖龙身,还吱吱闷笑不已。

    “吱吱——吱吱吱——”

    “龙,原来你是怕痒的小动物。”宝玉母性情怀再度涌上,情不自禁地又抖上了狠狠的几鞭。

    晴雯大叫:“宝玉,你别千万别犯上我过去的繁情病啊!”

    “啪啪——啪”几记鹤骨鞭打得爽利,宝玉几何时曾让过须眉?!

    “吱吱——吱吱吱——”另一畔,则是没出息的懒龙在不停地闷笑。

    出乎晴雯的预料,欠抽的懒龙在得到咕咕的鞭虐之后,心满意足地用舌头将宝玉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懒龙一扭头,用舌头将木匣推至宝玉的脚下,然后,不顾惊异的二娃在眼前,兀自一合眼,在巨爽之后重又回归入睡。

    宝玉抱起木匣头,拉上晴雯,头也不回地往洞外冲去。

    ……

    木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此时,二人席地而坐,拂去木匣表面的灰尘,轻易就打开了匣盖。

    匣子里,一道红光蹦出,同时晴雯感到手中的绣花针在剧烈地颤抖……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