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七章 一个惊奇还不够

    “难道真是歪打正着了?”晴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惊奇还不够。门一开,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

    洞内,四下里的夜明珠微微闪耀,岩壁上总有丝缕的风时不时地略过。

    风带动着冰晶般的钟乳石瀑、石笋、石莲花,发出或长、或短的哨音……

    一会儿叮咚,一会儿噼啪,一会儿峥综……

    细听起来,就好像一曲“玄妙之乐”。

    看来,这溶洞浑然就是一个有情天地,情生美景,景共乐鸣……

    原来,那石碑是大溶洞的一个旁门,而大贝,正是这个把守此门的大溶洞看守者。

    晴雯不禁感喟:湖底这么一门之隔,外面,是大贝门神,里面,则是别有洞天。

    晴雯本来只一心想着救出被控的宝玉,不成想,她瞎打误撞,斗败了大贝,碰巧解开了石碑门,而来到了一番新天新地。

    ……

    二人向溶洞深处走去,欣赏着这别有洞天内的繁花美景,听着天籁般的“玄妙之乐”。

    宝玉停了下来,他品咂起石碑上那二字——“无门”……

    “没门,怎么就又是门呢,真够神奇的!”

    风越来越大,“玄妙之乐”也变得越来越磅礴雄浑。

    晴雯的脚步随着“玄妙之乐”的节奏而加快,越来越快……

    晴雯看见他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忙跑上前伸手去拉咕咕,却眼睁睁看到面带微笑的宝玉毫无防备地直接坠下深渊。

    更让晴雯感到费解的是,宝玉在掉落的过程中还在仰头冲她傻笑。

    看来,晴雯心智已被靡靡之音所迷醉不返……

    晴雯不顾一切地纵身一跃,也跟着宝玉落下深渊。

    ……

    如一块陨石悬浮在那里……没有过去,亦没有未来。

    无大亦无小。

    晴雯一手屈臂而枕,一手悬于丹田之上,一只脚伸展,一只脚绻回,像狗子屈身,又似青龙盘曲。

    她已长眠,长长的睫毛挂着冰霜,嫣然之静,有如不世出的花朵。

    在冰冷黑暗的他方世空间里,宝玉无休无止、漫无目的地永远飘荡着,这里,没有冷暖、没有饥渴、亦无须知道四时更迭、空间倒转。

    同样,掉下深渊的晴雯也正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里,无始无终,无痛无味……

    似乎,再也没有什么成长的难题来打扰她啦,她可以安睡,也可以自生自灭了。

    一记针刺般的疼痛……凭着这最后的一线自性,晴雯面对无量无边的虚空,微微一动,旋即再次安睡长眠。

    “决不可以这样!”晴雯的意志自我驱使,晴雯最后自性里的那点不甘心在不停地鞭策着她:“起来!起来!”

    在努力挣扎了不知多少时间之后,晴雯终于感觉到自己是在虚空的漂浮状态里翻滚着,流逝着,被永久地遗忘着……

    心念一动,晴雯就开始盘膝而坐……

    意念随着呼吸而动,恍乎惚乎,呼吸似有还无。

    “何在?”晴雯问。

    没有答案,没有尽头,因为,她已不存在。

    无量无边,无有无无……

    “何在?”

    “……”

    “……”

    打坐的晴雯得不到答案,身体在虚空中无始无终地漂过、漂过……

    不知又过了多久,“砰——”地一声巨响,无数碎片朝四方极速散开……

    碎片间,万道光芒迸射而出……

    晴雯很想看看爆炸发生的地方在哪里,怎奈,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她惊奇地发现,爆炸产生的碎片从她的裤腿下划过,原来,自己正在燃烧,正在燃烧中加速度……

    她并没感受到灼痛,更不觉得火光伤眼。

    她只知道,自己在燃烧的时候,正兀自因空气的反作用力直冲向碎片的反方向……

    更加密集的碎片从自己的裤腿飞出,晴雯低头,已经全然看不见自己的脚,难道……

    燃烧产生的能量会让他永远也停不下来……

    穿过密集的碎片带,晴雯为眼前所见而涕零:

    草帽状的星云,蝌蚪形的星系,已成型的星球……还有晴雯所最钟情的亿万璀璨繁星。

    而自己,正是这其中一员,有燃烧尾巴,正飞向无始无终,终将燃烧殆尽的星子中的一员。

    星云的边缘发出沉闷的轰鸣,迸射出耀眼的闪电。

    剧烈的裂变在星系间极不稳定地、此起彼伏地发生着……

    自己这颗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在不能停留、不能扑火的情况下左闪右躲,于火光与黑暗交替、爆炸与静寂参差中踽踽远去……

    自知终将燃烧殆尽,晴雯极不舍地扭过头,回望了一眼自己钟情不已的星空……

    能看到,能听到,一切都曾那么真实……

    她挣扎着想停下来,作一颗哪怕是星河里最不起眼的尘埃,哪怕只余有一颗冰冷、沉寂的心。

    然而,身下的灼热,以及尾巴后燃烧碎片的耗散毫无眷恋,亦不能自救,正推波助澜着。

    此时,自身的灼热仍占据着上风,无情的反作用力将她一再推向漫无边际的黑暗深处……

    一个火球猝不及防地击中了晴雯这颗彗星的“尾部”,电光火石间,“彗星”剧烈地喷发、爆炸……

    一燃,至灭。

    尾部火熄,身无动相。

    晴雯定睛观瞧,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哪里还有什么眼、耳、鼻、舌、身、手、足……

    燃烧余烬唯剩一颗种子。

    “咚——咚咚——”

    寂灭至冷的种子被卷入到“无尽劫”当中——

    黑咕隆咚、静悄悄、冷清清……一切如此静默。

    生与死,黑与白,过去与未来,都已经跟他再没有什么关系。

    不知其大,不知其形,身于内,而不知始末……

    这里,没有“他”,更没有“我”。

    连黑暗都没有,连死亡都定格,连存在都没有被处置和交代。

    一颗种子,四周围绕着的,就是这虚空……

    除了承接这无尽虚空带来的空虚以外,晴雯什么也做不了。

    几番挣扎,几番亢奋,几近绝望,晴雯终于保持起沉默,因为,自己每当开口或者动起繁情,便被无尽的空虚一下子再度充满。

    她试图让自己喜欢上这了无生息的虚空,因为晴雯借着它,方能了解到她自己。

    然而,转眼间,星星、月亮、太阳已经和自己说拜拜;虚空还在不停地夺取万物的生命,肆意吞噬、同化着周遭……

    虚空的侵吞从不会停止,直至无常,直至虚空成为永恒……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