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七章无动于衷的蜂群

    宝玉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向下张望,当确定蜂群还在正常忙碌而并没有发生骚乱时,他心中悬着的石头这才落下。

    抱着枯木在树枝上坐了很久,直待紧张的心情完全平复后,宝玉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他一手抱着枯木“蜂箱”,一手扶着旁边的树枝,站在树枝上一步步挪到蜂窝所在的树枝的正上方。

    把藤条的另一头从腰间解下来,绑在树枝上。然后,他一点一点地把枯木“蜂箱”续下去,直续到蜂窝的正上方。

    突然,蜂群一阵骚乱。

    宝玉忐忑地伸头向下一看,原来,枯木“蜂箱”下坠得离蜂窝太近了,搅扰了蜜蜂的正常生活。他连忙握紧手中的藤条,双眼紧闭尽量让蜂箱保持静止状态,自己再不敢乱动丝毫。

    早就听薛蟠说过,受到惊扰的蜜蜂很容易攻击人,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动弹,人一折腾就会引得蜂群更加地焦躁、敌对。若真惹毛了蜜蜂,人逃跑的速度远比不上蜜蜂的攻击速度。

    “嗡嗡——”

    蜜蜂的嗡嗡声渐渐减弱,宝玉偷偷睁开一只眼窥探蜂窝里的情况,奇怪的是蜂窝里的蜜蜂好像少了很多。

    “咦,小宝他们在做什么?”

    宝玉在树上清楚地看到地面上哥儿几个正各自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隔空笔划着什么。

    再仔细一看,飞出蜂窝的蜜蜂大多正在他们的头顶上空盘旋。

    至此,韦小宝苦练数日的剑气终于派上用场。眼看其他人均已招架不住,关键时刻,小宝聚齐四下里的落叶。

    落叶极速旋转,很快,便将大家伙儿与蜂群隔开。

    薛蟠一边命茗烟帮他拔出耳垂上的两枚毒刺,一边骂韦小宝,道:“好个小宝子,早些时候你干吗去了……哎呦!没轻重的小东西,你轻点儿,蛰死爷爷了,哎呦!”

    野蜜蜂却也刁钻,很快,便纷纷跃过了小宝用落叶临时构成的保护伞。

    “还不放剑?楞干嘛!”

    薛蟠“一声令下”,落叶在小宝吸气大法下纷纷变了态势,“风起云涌”径直向蜂群扑了过去。

    一时间,群蜂与落叶扭打成一团,久久,方让下方的人们分出个雌雄来。

    “死蜂子,叫你还蛰我。”薛蟠说着,不顾众人阻拦,也不顾树上尚趴着的宝玉,捡起地上一根树枝,冲锋巢抛了上去。

    树枝与群蜂擦肩而过。

    那群蜂本与落叶纠缠多时,此时多半已然疲惫,发现有东西袭击老巢,遂一个个都脱离了战斗,反扑回去。

    薛蟠也是真被蛰疼了,他使出了浑身力气,群蜂愣是没追上树枝。

    众人眼看着树枝击中蜂窝已成定局,很替蜂窝上面的宝玉捏了把汗。

    突然,一条落叶化作的丝带先期超过群蜂紧紧地飞上枝头、缠住树枝尾部,生生把树枝给拽了回来。原来,是茗烟眼疾手快,顺势将韦小宝聚集的落叶化作一条丝带。

    “行呀茗烟,看不出来,都能借我的势了!”韦小宝起身,拍着茗烟的肩膀赞许道。

    ……

    蜂群被薛蟠这么一闹,反倒安分了许多,一时之间不敢再贸然离巢。

    “这不是办法,必须得把蜂群引入蜂箱才对。”响铃望着树上呆坐不动的宝玉,对大家说道。

    “我有一招,得由小宝和茗烟联手才可以。”

    “你莫不是说人工降雨吧?”响铃不知什么时候也闪身出现,她秒懂薛蟠之意,心中暗自欣慰道:“薛蟠纨绔归纨绔,关键时刻倒是靠谱。”

    韦小宝茗烟分立蜂窝两侧,屏息运气……

    很快,蜂窝上空出现一条薄薄的水带,水带掠过小宝的落叶,“哗啦啦——”雨水向蜂窝落下。

    宝玉瞟了一眼自己的右下方,果然,一只聪明的小蜜蜂似乎发现了他,小家伙绕着蜂箱巡视了一圈后,然后不紧不慢地飞离开。

    又过了很久,宝玉才再次用藤条徐徐将枯木蜂箱向上拉,慢慢地,拉出了两拳头之高。完成了这个动作后,他将藤条紧紧地系在树枝上固定,枯木蜂箱就此正式被启用了。

    众人终于可以大大地松口气了,蜂群在“英明”的蜂后的率领下,将要住进宝玉一手打造的新窝。

    “这个简陋的蜂箱可以遮风挡雨,算得上是个好窝。”宝玉似乎对自己的这个“杰作”很有信心。

    只不大一会儿功夫,蜂巢里的蜂群就发现,在自己的正上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莫名其妙地悬挂上了一个镂空的枯木。

    空心枯木不重,用于悬挂它的几圈藤条甚至没有因为它的重力而被完全拉直,粗糙的树皮已经被剥落。

    枯木桶里,虽然地方不算很大,但至少足够下面的蜂巢分一次家。

    整体看上去,真是个不错的蜂箱。

    不远处的树干上,正趴着一少年。少年伸了个懒腰,发出很舒服、很满足的一声呻吟。

    逐渐地,蜂群习惯了少年的存在,开始对他视若无物起来。

    ……

    然而,直到太阳下山,也没有出现一只对悬挂在蜂巢上方的枯木桶产生好奇的小蜜蜂。蜜蜂们专注地忙碌于自己的“事情”,根本不理会宝玉给它们做的枯木蜂箱。

    宝玉望着地面上的韦小宝,用耳语传音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韦小宝努力回想着拜月当时收蜂群时的情形,他发现,一个重要的环节被自己给遗忘了。

    每次收蜜蜂时,她都会扬起竹编蜂斗,让蜂斗的开口对着蜂群的方向,然后,拜月会絮絮叨叨地念上一段“咒语”。

    于是,韦小宝清了清嗓子,开始念唱拜月收蜜蜂时用过的咒语:

    “蜂儿回家……蜂儿回家……风餐露宿……盼盼、盼家……”

    众人也跟着反反复复念唱这句十六字,一念就念到口干舌燥。

    蜂群依旧无动于衷。

    天黑了,宝玉无奈地回到了地面。

    入夜后,天开始转阴,森林里没有一丝光线。宝玉凭借记忆找到了那株小银杉树,他仰起头,将所有叶子上滴落的蜂蜜残余分给大家。

    如果不能使蜜蜂搬家,那么,大家就只得一直捡些残羹剩汁来果腹了。

    此时,气温骤降。

    大家双手抱着膝盖,背靠背依偎在一起。宝玉执意独自上树值守。

    看来,忙碌一整天的小蜜蜂也都入窝歇息了。

    四只看家护院的兵蜂还在蜂窝边二尺(注:一尺=33.22里米)范围内,看似无规则地,却又尽忠职守地来回逡巡着……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