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一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位老人的声音:“你是谁?”

    晴雯揉了揉眼睛,赶紧爬了起来。

    她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一根根粗壮的树干,什么人也没有。

    她再一次仰头搜索,或许,那神秘的“老人”正躲在某一棵树上。

    只见头顶上是一层层由大小枝桠交织而成的树网,密不透风的,哪里有什么人影啊,哪里听得到人话?

    “你怎么会睡在我的脚下呢?!沙沙——沙——”神秘的“老人”又说话了。

    “你是谁?出来说话,躲起来算什么英雄。”晴雯鼓起勇气扔出一句话。

    “沙——沙沙——我就在你的身旁,你顺着旁边的树干往上看看。”

    晴雯听从了老人的话,他的视线沿着树干向上移动,树枝交织叠摞,仿似有一双睿智发亮的眼睛,从树枝间盯向自己。

    晴雯揉了揉眼睛,他看到的,依旧是一片苍黑。

    “你到底是谁?”

    “沙——沙沙——,杉——霸——公——”

    “我叫晴雯。”

    “沙沙——沙——”

    四处静悄悄一片。

    晴雯仰头大声呼喊:“沙老头——杉霸公——”

    ……

    “啪——”

    一滴晨露敲在她的脑门上,很凉。她第一时间就想起来了,刚才在梦中,她曾经与一位自称杉霸公的老人对话。

    她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这一觉睡得竟比在家时睡的还要舒坦。

    响铃举着一个哑铃从草屋外进来,说:“哈,太阳当头照,雪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还在伸懒腰?!”

    “谢谢你照顾……”未等晴雯表白完。

    “别——,本2姑娘受之不起”响铃已经留下一串响铃般的笑声,走出了草屋。

    饥饿,难道是恢复后有胃口的表现?

    晴雯想挪动一下身体,发现,身体仍虚弱如棉花团,拎不成个个儿。

    索性,只得一个人望着草屋的屋顶,默默发呆。

    这几日昏睡,自己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身体的断经处仍然疼痛、残破,气息似乎被补足,却在自己主观一努力下又被立时间给耗费了个干干净净。

    急也急不得,恼也恼不得。看来,修炼大发了,印被冲开了,只是,由于体质底子太差,竟至接不住高阶之能量运行,再次成为了废柴一个。

    这样想着,又累又乏又饿的晴雯不自主地再次进入了梦中:

    四周的场景跟此前梦中所见的场景一模一样,头顶,是永远望不到天的参天树干,再细的枝桠也有磨盘那么粗。

    “难道,我这是在梦里,还没醒过来吗?”

    在饥饿的驱使下,晴雯向森林的边缘走去。

    地面上,到处是多年堆积的层层杉叶,脚踩上去软绵绵的。稍一用力,晴雯的靴子就会陷进叶子底下的清水坑里。

    头顶上,交织的树枝网舒展开来,满是郁郁葱葱、错落有致的绿色针叶。

    平日里,晴雯就有个观察事物的习惯,她边走边抬头观瞧:

    这叶子呈条形,多少有些像镰刀一样的弯曲,整体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姑娘美丽修长的眼睑。

    叶子中脉上较密的褐色绒毛,更为叶子的“眼睛”添加了忽闪的神采。

    于是,杉树上就好像有着几百、几千双传情达意的眼睛,同时在阳光中熠熠眨眼,笑眼弯弯,沙沙沙地笑出声来。

    昨天梦中,正是这叶子上的银光引得晴雯一路追随而来。

    此时,看着看着这银光一片,晴雯有点入魔的感觉。

    终于,走到了大森林的边缘,出现了除了杉树外其他物种的树木。

    晴雯不禁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透过层层交错的杉树儿子、杉树孙子等一干杉树,隐约间,还能看见那棵苍黑遮天的老银杉,还能听见它发出的沙沙声响。

    即便这里是杉木林的边缘,但也依旧还属于老杉树的地盘,瞧,老杉树的根部不仅向土地深处扎下去,也同时纵横伸展,已经扩张到了杉树林的边缘。

    阳光穿过层层密织的枝叶,投在老银杉外露于地面的根部上。在遒劲盘结的老根周围,稀稀疏疏的,长着几株不起眼的、高矮不一的银杉幼苗。

    银杉幼苗们站在清晨里蒸腾而起的淡淡轻雾中,就像几个稚嫩顽皮的孩子,它们你争我抢,都想争夺最有力的位置,好能享受到白日里阳光的哺育。

    看着树枝上的横断面,晴雯数了数它的年轮,这棵银杉幼苗跟少一同龄。细细的腰杆儿正在努力地迎接自己第五个夏日的晨光。

    这一切对小银杉而言,实属不易。据说银杉的种子发育率特别低,对气候的要求极高。

    小银杉的身高还不到少一的膝盖位置,它毫不示弱地扬起小脑袋,在夹缝中尽量摆脱着周围大个头树苗的遮盖,期望能沐浴到密林遮天中偶尔漏下的丝丝阳光。这昂扬的小劲头,透着点不服输的个性。

    晴雯望着小银杉,嘴唇轻轻抿了一下,似乎有所触动:“要知道,小银杉只有长到足够高,才能拥有与其他树木共同分享‘太初之光’的资格。如果常年处于矮人一头的被荫蔽之地,终将躲不过窒息而亡的命运。”

    这,多少给了晴雯以启示。

    ……

    突然,一片硕大无比的黑寒之气不知从哪里寻来,向她逼近,令她猝不及防,晴雯只得死死地盯住这团黑寒之气。

    随着那团黑寒之气一点点靠近自己,在黑寒之气的中央,旋转出一团螺旋轻烟。

    这轻烟逆时针飞转,幻化出黑色的人形。不等晴雯躲闪,这人形的黑烟一头扎进了他的神庭。一眨眼功夫,晴雯已被这股黑寒之气给控制住了。

    脑袋一阵剧痛,目赤耳胀,眩晕而至恍惚。

    ……

    此时,看着睡梦中翻滚折腾着、大汗淋漓的小书生,响铃越急,越不得法子,她知道,单凭茶气的力量,并不能做到对小书生的修复和助力。

    此时,要加码了。

    可不知为什么,响铃发现了一个紧急的情况:小书生印堂发黑,似乎,一股不知名的气体已占有了她的身体,在她体内肆虐着,不仅侵蚀吃掉了响铃输入的清茶之气,并且,有了“夺主”的邪恶意图。

    这让响铃感到了千钧一发的紧急与迫切。

    ……

    此时,烟雾不由分说地在晴雯的体内裂变成两个。

    随后,两个黑色人形分别通过动脉和静脉在晴雯体内游走。

    黑色人形每到一处,神志不清的晴雯就不自觉地抽搐一下。

    两个人形合二为一,在晴雯的意识海里突然发话啦:“哈哈哈——,”

    这声音熟悉,晴雯识得,正是那个使冰旋风魔法的胡人将军拓跋飙。

    拓拔飙的分体道:“终于找到你啦,小丫头,自上次听鹂馆一别,找你好是费了一番功夫。怎么样,我带你去北境和你曦月姐姐汇合吧,省得你们这‘空’境界练成了殃及我的前途大业。”

    说罢,拓拔飙的分体再度合二为一,成为两大黑烟人形,继续肆虐于晴雯的体内。

    似乎,想要借晴雯的断经弱脉彻底将她之潜在慧根清除个一干二净,断了后念。

    两股黑烟仿佛商量好似的,虽然各自取道不同,但殊途同归,行经晴雯体内各个器官后,一路长驱直入,向她体内的神阙穴进发而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