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章 没天分的屌丝如何逆袭

    金陵郊外大荒山山腰上的私家领地,一干人等正在呼哧带喘地爬山,各个头系红巾。

    “说你呢,路上不准见溪水就喝,给我忍着!”响铃公主那响铃般的指令,让挥汗如雨的哥几个哭不得、笑不得的。

    “今天是第五天集训了。”韦小宝对身边一身书生打扮的晴雯吐槽着。

    “你咋不理我?”小宝继续跟在晴雯身后,央求般地企图沟通。

    晴雯一边不管不顾地大步向前,一边嘴里念念叨叨:“七境不过初境、知境、通境、觉境、明境、圆境、好了境,九霄无非天圆、地方、春花、秋月、冬雷、夏雪、中发白......”

    “你这是在背诵昨天公主布置的天书《九霄通本》啊,显大眼!”韦小宝狠狠地瞪了晴雯一眼,恨只恨自己当初带她见薛蟠,本想着拜月一事靠晴雯帮衬,可说到底,最后还是自己一人利用时机化解了薛蟠的念想。晴雯也没出啥力气,倒是钓了些大鱼给哥几个打了牙祭。

    那日,晴雯正被薛蟠提及,不想被响铃公主给听到,立刻对这个钓鱼小书生形象复苏了心里的记忆,说什么,她都要让钓鱼小书生一道来参加这个红巾军,任宝玉好说歹说,也没能拦下。

    “你参加,倒是无妨,”韦小宝对晴雯一百个意见:“可你别这般积极练功啊,哥几个可都是锦衣玉食之身,哪经得起这敢死队集训?!倒是你,一个小侍女的,平日里勤快惯了,如今有了个从废柴飞升到和哥几个平起平坐并可以修习的机会,你就敢不顾主仆旧情,一个劲儿地显摆、苦练,把哥几个显得愈发地好吃懒做。这……也太不会做人啦!”

    晴雯这一路上山,一点都不喘。

    虽然早就被断言,她这种失去记忆、血脉不通的废柴是没有修炼之可能的,然而,却不妨碍她喜欢修行的感觉,哪怕只修炼出个花架子,她也要锲而不舍。“干一行爱一行”的毛病犯了。

    至于身后的韦小宝,对自己絮絮叨叨个没完,她也全不在意。

    毕竟,自己和他都是听郦馆出来的,说到底,曦月姐姐曾嘱咐过:自己人要帮衬自己人的。韦小宝他喜欢抱怨,就让他抱怨好了,自己自会充耳不闻。

    此时,晴雯虽然不懂昨日课上讲习的所谓修行进阶之道,却不碍她可以凭清空记忆后现在囊中空空的大脑,使出崭新、没用过的超凡记忆力。

    边跑山路集训,晴雯边搜刮出大脑记忆库中那堂课的内容,她念念有词。

    昨天囫囵吞枣得可以,今天自当囫囵背枣着继续:

    “九霄,乃天下唯一修行正道。九霄之外,便有太初之光照耀人间,天地万物方能随之而呼吸,这呼吸便是天地之息或是元气,所以太初之光为一切之本源。”

    “人本乃万物末节之灵,懵懂存世于天地间。蒙太初之光降下启示,方始明悟自然造化之理。故,慧根纯厚之人能以意念控天地元气,行种种玄妙之事,是为修行。”

    “修行者的目的无非是参透本我与天地万物之间内在联系,逐渐认识生命本体。进而承太初之厚泽,扬太初之大爱无疆。”

    宝玉已然在晴雯的身后大跌眼睛,实在没想到这小小晴雯不仅能歌善舞、舞枪弄棒、做饭扫地、钓鱼异装,还能在不识几个大字、全是废柴底子的情况下“diǎo sī逆袭”,肯对修习感兴趣,并且苦练不辍。

    这说明,自己当初在听郦馆夜宴,真真个儿没把她给看走了眼。

    薛蟠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跟在宝玉的身后,费劲地亦步亦趋,心里也在念叨着“我勒个去,小书生你这么上进可是想走公主这个上层路线?哼,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晴雯并没察觉红巾军兄弟几个脸上的阴晴表情,她只一味地在记忆库中继续搜刮着昨日堂上的内容:

    “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念想,都跟天地万物乃至宇宙密不可分、妙不可言。赖以生存的这副肉身——乃天地间最完美的杰作,也是一个小小宇宙。”

    “凡夫俗子不懂得留心自己那颗心与周遭相遇的变化,只知道愚昧追踪物欲受享,懈怠了那颗心,久而久之便会丧失与天地对话的能力。”

    “俗话说‘人活一口气’,修行也是在这呼吸之间,善恶亦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在完全认识到自我生命本体和天地万物之间行行种种的关系后,修行者便开始顺应天理与天地对话,捕捉采纳天地间随处可见的微量碎片元气,进而,与本我之元气内化合一,一点点扩充强大自己的识海。”

    响铃公主从这帮上山的集训队伍后面打马而上,看着自己的党徒如此卖力训练,不由地又一番豪情壮志谋划在胸。

    见钓鱼小书生很是卖力,本来已然博得响铃的赞许,然而,响铃公主很快就观察道她一路上山的气息。

    发现,这小书生完全是个废柴,丝毫没有和修习进阶靠上边儿的天资。

    即便如此,响铃驶道钓鱼小书生的身边,附身道:

    “修行之路枯燥而漫长,繁复艰辛最磨砺意志,慢慢来,铁杵也能磨成针。”

    听得响铃公主对小书生的特别关照之语,善于巴结迎合的韦小宝几乎差点儿嫉妒得把个鼻子气歪。

    向来赏识有才之人的宝玉却在心中感叹道:“晴雯,你是笨鸟先飞也没啥子用啊!何苦。何苦啊。”

    薛蟠不仅癫怒于小书生的上进,在心中,更充满了对响铃公主的意见,心说:“这小书生早晚是我的,你一个青瓜蛋子仗势就想抢我的‘药’,实在是以权压人啊。”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