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四章 也带上弟弟我啊

    到底也是沾点皇亲国戚的光,宝玉怜香惜玉的,不忍自己的发小就此被送入虎口。

    此时,宝玉一杯囫囵而下,更为响铃公主稍后的命运思虑,兼悲伤。

    故而,他郑重吟诗道:

    “渴饮胡虏血,

    饿剥鞑靼皮,

    拔剑四顾兮,

    不忍把妹饷。”

    此诗一出口,引得船上众人一片或真心、或假意的唏嘘。

    那晴雯直是闷着头在轻舟的一侧钓鱼,不同于韦小宝的“紧跟班儿”,她也不积极参与薛蟠、宝玉这帮悠闲人等的高层面“清议”、乱论。

    在正午的艳阳下,早早举起梅花剑,剑上栓了长绳作钓鱼线,晴雯眼睛死死地盯住溪水的水面,顾不上“汗滴禾下土”。

    将梅花剑夹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

    虽然梅花剑过短是个缺点,可是,晴雯肯于拉长钓线,且身子几近附至水面。

    如此卖力,只是因为失去的记忆太多,晴雯压根不记得有过什么垂钓的经历,因此,全靠第一直觉,霸王硬上弓。

    半天,水面都没有动静。

    “它一定会咬饵的。”晴雯只得自己给自己默默地打气儿。

    钓鱼线轻轻地动了一下,晴雯一经发现,登时心下高兴起来,却在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使劲快速一扥,心里祈祷着鱼儿咬钓钩咬得深些。

    只见那鱼儿凌空而起,有如一线阳光中闪耀的黑金一般,于空中弯转身子,然后,疯狂地扑打着,再度投入到溪水中。

    瞬间,溪面漾起水花儿,一圈又一圈……

    “好吧,守静迎动,守静迎动,”晴雯默念着,力图不去焦虑于鱼儿那一个腾跃翻离水面后的沉寂。

    ……

    这厢里,薛蟠仍然处于打鸡血状态,吟诗作赋不断:

    “新娘含羞灯下等,

    锦裘未暖换征衣。

    周家公主远嫁日,

    著鞭跨马誓胆时。

    金陵一霸岂辱名,

    余亦辞家北入秦。(秦,古代强国,这里借指胡虏侵略者)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

    吟咏刚罢,不待众人喝彩,便听得对面一叶轻舟上一位小生的掌声。

    “这位哥哥,玩耍时也不忘家国,真乃大丈夫也。”

    舟上站着个娇小文气的小生,比晴雯的肤色略白,比小宝的眉眼更俏。

    薛蟠搓着手,故作虚怀如谷地大声喊将回去:“三竿子大晴天的,不妨小弟也来此船上一叙?!”

    “失敬失敬,”对面小生抱拳说:“狭路相逢也知己,一句投缘半句跟。只是……小弟忙活着钓鱼,改天再会。”

    舟儿随溪浪一下子就侧身而过了,仿似一只发出的箭。

    人们看了,不由地惊叹于这只船的“高、精、尖”。

    此时,晴雯抻了抻僵硬的脖子,这多半个时辰,她蹬在船板上的脚已经几近麻木。

    她左手换成右手,选择用右胳臂重新作为支点,紧紧攥住梅花剑。

    依旧坚持着,以保持原地不动,好确保吊钩的稳定性。

    宝玉过来,拿了个香帕子,给双手腾不出功夫的晴雯擦了擦脸上的汗。

    “哎呦呦,奇了怪了,”薛蟠凑到韦小宝耳朵边,问:“难道宝二也有短袖之癖,喜欢上了这小书生?”

    韦小宝多机灵啊,连忙打了个千儿,悄声对薛蟠说:

    “据小的观察,这宝玉就是个痴呆儿,哪里如大爷您,已然附庸风雅、富有情怀?!他一向里,还没走出断奶期,哪能明白‘断袖’这些个高深的妙处,更提不到动手实践的地步啦。”

    薛蟠狐疑地观察了一下自己大汗淋漓、却不忘用香帕替小书生擦汗的宝玉,既而,仿似明白了什么的样子,对韦小宝义气地挤了挤眼睛,道:

    “怪不得,这宝玉跟我那宝钗妹妹一路货色。所谓’冷香死读书卷,痴情未曾拉手’,这帮公子哥早晚得饿死,哪像咱们,胃口好,吃嘛嘛香!”

    小宝再次诺诺称是,心想哥哥,我算是见识你啦,不仅是个不可小觑的杂食者、顶层捕食者,同时,还是个不由分说、见空插针的机会主义者。”

    心里这般犯嘀咕,嘴上却道哥俩好。

    小宝为薛蟠视自己为同党而有些个感恩戴德。

    宝玉回身,对他二人说:“哥几个啥事体这么投契?也带上弟弟我啊。”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