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 一场大战

    不由分说,“拓拔飙”左手挽着曦月,右手提起晴雯,直钻上冰旋涡,一下子给卷到了一个去处。

    待晴雯清醒落地,发现,那是个昏暗的小黑屋,黑屋上方有一个窗口,可以观看到比赛,黑屋地板上有一个甬道,那里,直通向大池子上的角斗场,是斗士进入角斗场的入口。

    一名公子哥拿出一块油汪汪的大饼,对晴雯轻蔑地一笑,继而说了些什么。然而,外面的呐喊声太大,少一没有听清他的话。

    公子哥俯首凑到晴雯耳边,逼得太近,几乎都能用牙齿咬下晴雯的耳朵了,他大喊:“‘九猪’,这是你第一场角斗比赛,你一定要给我输啊!听好了:你输,就有大饼吃;你赢了,就投你入笼喂狼去……”

    晴雯心思一转:“不对,我若不赢,就会被‘拓拔飙’给带到北境胡地去。这里的一切,恐怕是个幻觉”

    假装承认自己是“九猪”!晴雯赴汤蹈火,就是爬也要爬回南周,何况是一场比赛……

    她势在必得。

    而眼前,公子哥扬起这块可望而不可即的大饼,另一只手指向一个方向,那就是屋子里地上开着的、通往角斗场的那个低矮的、长长的甬道……

    晴雯磨磨蹭蹭地爬出甬道,有些心虚地站在了大池子的中央,迎来了看台上看客们的一阵掌声雷动。

    刚刚获胜的“黑旋风”此时势头正盛,他见对手“九猪”又小、又矮、又矬,不禁忍不住小觑之,放松了战斗的心情。

    于是乎,“黑旋风”抱着膀子满场子溜达,频频和看台上的人打招呼,还时不时抽空扭过头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满意地瞅着新对手……

    一声哨响,白发黑须的裁判老头冲着“九猪”郑重地一点头,对着喇叭喊道:“我要求选手,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不但要技艺精彩,而且要守规矩——不准挖眼睛,不准击打腰带以下的任何部位,更不准有咬耳朵、戳眼睛、吃蘑菇之类的鬼把戏!”

    扮作“九猪”的晴雯听话地点了点头,结果,惹得看客们嘘声一片:

    “给我滚,你这个小猪猡!”

    “你最好尾巴夹紧,赶紧溜!”

    “什么欧阳家的zhong猪,我哪根筋不对听人忽悠,投注了你!可真撞了霉头!”

    “怂货,我看错你啦。”

    ……

    看来,“九猪”的听话惹恼了诸位看客,这是要把他赶下场的节奏啊。

    公子哥在教练席上喊:“九猪,装什么乖孙子,给我上!”

    到底是该听裁判的呢,或者听看客的,还是听自家公子哥?

    此刻,晴雯知道,自己不仅要装作乖觉,更要不辜负曦月,争取速战速决。

    此时,“黑旋风”狠呆呆地亮出自己的油葫芦般那一骨节、一骨节的强壮手臂,对着“九猪”做了个用力一拧的动作,引起看台上的一片欢呼……

    开场,“九猪”和“黑旋风”彼此绕着对方打转转,二人各自比划来,比划去,好似分分钟都在实验着、体会着、总结着对方的招数。

    只是,二人空对空,谁也不肯先上手……

    失去耐性的看客们开始投掷臭鸡蛋、烂柿子,大池子的地面开始变得湿滑泥泞,大池子的上空则腾起口水的雾霾……

    “黑旋风”上身一个虚晃,“九猪”本能地一躲,结果,等来的是“黑旋风”的一记扫堂腿。

    阴风袭来,“九猪”不觉间轻轻一跃,躲开了“黑旋风”这记要人命根子的下盘袭击。

    “哗啦啦——”这次的掌声似乎是专门送给躲避及时的“九猪”的。

    “我说嘛,此猪有戏!”

    “哈哈哈,没白下注。”

    “‘欧阳公子家的ZHONG 猪’,名不虚传啊。”

    ……

    “黑旋风”正面迎了过来,“九猪”当即双拳护在眼前,双腿前后蹦跳,而上半身却是在做左右晃动……

    就这样,“九猪”心里打着算盘,想把“黑旋风”直接绕晕……

    果不其然,如“九猪”所计划的那样,在黑旋风极力想捕捉住他的真实落点之际,“九猪”抽了个空挡,闪电般转到“黑旋风”的身后,从他的身后,给了“黑旋风”一个稳稳地“熊抱”。

    又矮又矬的“九猪”竟然用双手将“黑旋风”抱住,再紧紧抓牢他的腰带,发力间用力提起,然后,毫不犹豫地将举起的“黑旋风”向高墙上猛摔而去……

    停!

    ……以上一系列抱、抓、甩、摔的系列动作,纯系晴雯自己的想象。

    明明一个南周的小侍女,早被大家定义为废柴的丫头,如何能够在这擂台上胜算呢?

    实际的情况如下:

    又矮又矬的“九猪”用双手从“黑旋风”后面力图抓住、抓牢他,刚要拽起笨重高大的“黑旋风”,“九猪”就被“黑旋风”一个轻松的泥鳅打挺,给滑不溜秋地从双手中溜走了。

    看台上再次传来一片冲着“九猪”而来的“嘘”声——

    “走人吧,九猪!”

    “欧阳家小娘子也比你***强!”

    “完蛋猪!”

    脱身的“黑旋风”转过自己大块头的身子,正对着“九猪”,在看客的喝倒彩的声浪里,得意地、转磨盘般、一直不停地晃动着脑袋,想用这招花哨显摆、“九猪”刚刚用过的老套路,来激怒“九猪”。

    “九猪”只得站在“黑旋风”的对面,双手被动地防护着,随时可能打过来的拳头,此时的她不能进攻,也没得退场。

    看客们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们纷纷用拳头击打前方的椅背,形成了震山般统一的捶音:“DuangDuang——Duang——”

    好事的看客们众口铄金,喊出口号:“雄——起——”

    伴着震耳欲聋的口号,“九猪”体内属于晴雯的那部分好像给唤醒了,一时间,她内心繁情泛滥,柔由心生。

    此时,被“晴雯的小心脏”附体的“九猪”竟径直走上前去,柔情蜜意地力图用“征服术”迷惑对方,她拍了拍对手“黑旋风”的肩,说了句仗义话:

    “咱哥们何苦为难哥啊——”

    对“九猪”此举甚感不可思议的“黑旋风”一下子愣在原地,趁机,“九猪”偷拿出深藏的梅花剑,照着“黑旋风”的软肋直面着就是一点、二点、三点……

    此刻,穆老中医的针灸真传在晴雯的手下发挥了作用,只见“黑旋风”在被点穴后全身酥麻、呵呵傻笑,整个人就像捆稻子般,轻易就让“九猪”给推到墙角。

    “黑旋风”被撞了个七荤八素,他本能地如弹珠一般企图从墙角弹跳起来,不想,“九猪”顺势下脚一使“绊儿”,“啪嚓——”“黑旋风”的牙齿在倒地的一刻给彻底磕掉了。

    人,来了个狗啃泥。

    盛怒之下,“黑旋风”已停止种种炫耀,他一个埋头,直冲“九猪”的肚子撞了过来。

    起先,“九猪”感应极快,几次左闪右撤,都让“黑旋风”的光头冲锋给扑了空。

    然而这一次,当“黑旋风”的光头再次撞向“九猪”的肋骨时,“九猪”利用小体格的灵动、利于转向,她微微一个侧身,这“黑旋风”的威力不但没撞到“九猪”刀片一样的小身材,还没收得住闸,再次重重地撞在了高墙上。

    那家伙头真够结实的,愣是把铁栅栏给撞掉在地上。

    看客们顿时炸开了锅……

    喝彩声不绝于耳,不断有各式各样的鲜花从看台上扔了下来,这时的晴雯竟然忘记了小女儿的羞怯,也现学现卖,冲着看客们又笑、又挥手……

    就在此时,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飞了过来,击中了来不及躲闪、还在洋洋得意的“九猪”。

    “九猪”不顾脑瓢开花,她一个左脚点地,借力飞起,右脚一步踩在“黑旋风”的头顶上……于空中一个奋力横扫,用脚丫背儿,正正地给了“黑旋风”一记美丽而有力的耳光。

    “黑旋风”鼻子那么一甩,鲜血直喷了“九猪”一脸。

    脑瓜开瓢,再加上一脸“黑旋风”鼻血,“九猪”看上去好像个嗜血野猪。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