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 小调不断

    启明星高照的时候,星辉朗朗,普及四方大地……这样的时候,就连明月也为之退避掩面。

    同样的夜空下,同样的丝云没有,同样的片风不再……

    然而,地上却分明是启明星高照下的两处截然不同的地界:

    第一处,繁华似锦、温柔富贵,是金陵,现如今的南周京城。在金陵近郊的听鹂馆,在听鹂馆的长生堂上,入夜以来,正热闹举办着夜宴,正戏耍着胡人的游戏——击鼓传花。

    那启明星高照的另一处,就在金陵千里外的正北方。它,是原本大周的京城,现如今沦为胡虏窥伺中原的根据地——燕京。

    自天刚擦黑起,燕京城内外就大雪如被。

    酷吏猛于虎。在胡人统御下的燕京,原住民的老百姓家家户户早早就关了门户,当家的会用心地锁好院门、放下门栓,然后,在最里间的小黑屋里围炉抱团、妻儿促膝,还得特意嘱咐孩子们要小声说话。

    也只有这样,一家人才有希望靠顺从、不惹事来残喘、活过这日后苦厉漫长的秋冬。

    家家没有烛火,户户不冒炊烟,连几年前还兴旺热闹到通宵达旦的红尘之地——八大胡同也歇了门脸儿,改弦更张地成了军械库……

    雪无声地下着,把个燕京的最高点——高耸巍峨的紫霄宫给照了个通明。

    平日里看上去开泰祥和的整个皇宫宫殿群落,此时却孤零零的,好像一只飘摇在大洋中的木船。

    不一会儿,“木船”的各个部分——乾坤殿、景泰殿、龙麟宫、万寿园、御花园、锦绣宫、龙深宫……尽皆浸在厚厚的大雪之中。

    既而,更加猛烈的侵袭出其不意地接二连三打击着这座昔日繁盛的最高殿堂,大风揭梁、雪倾院墙、冰雹屠花……

    紫霄宫一片狼藉。

    被称为京城九景之一——“金霞夕照”的护城河,此时也一点都不平静,因为尚在盛夏,没冻实的护城河被冰雪给砸得仿佛开了花一般。

    护城河内的城墙上,金甲御林军在雪中照样列队而立,被冰冻成了一排巍然不动的雕像群。

    是的,大街上没有人影。

    皇城没有一点响动。

    满燕京城,没有一点人气儿!

    “难道真的如预言的那样——城池将死?!”北胡统帅拓跋飙从高高的城池上望向那天际线处被大雪遮住了的、隐约如一条细龙般的北境长城,满腹狐疑。

    他刚接到胡王圣谕,催促他尽早启动新一轮的战事。

    “唉!这大雪满弓刀的新冬将至,不知……又要有多少胡人的家庭要被拆散?!”

    然而,胡王从来不轻信武将。故而,拓跋飙深知:自己并没有能够在王庭反抗辩驳的资本。

    哀,莫大于心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心死,是为了那个中原的弱女子,还是为了这永无止歇的杀戮……

    拓跋飙沉声喝退了左右。

    大雪覆盖的京城上方,启明星星辉朗朗。

    拓跋飙心道:“这样的雪夜,原就该一人独自,不醉不归。”

    ……

    “月儿弯弯挂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上一曲余音淼淼,也算是有救晴雯之功。晴雯此刻一边拖音儿、为“愁”字收尾,一边搜肠刮肚,苦无再能拿出个新歌来应对。

    眼看着那“伪”拜月、真小宝的鼓点就要完胜小晴雯的歌声了,这时,侠肝义胆的宝玉义勇无比地跳将上台来,高声吆喝着:

    “茄子茄子刨皮,

    切成切成碎丁——”

    众人纷纷鼓掌,不知是真觉着这碎碎念的歌词正合拍于那边拜月加急的鼓点,还是这鼓掌单为了捧贾政大人的臭脚。

    素有“人来疯”之称的宝玉一听有人叫好,便更起劲了。

    他也不顾那厢里父亲贾政大人正阴沉着脸,宝玉直接昂扬阔步,凑近到传花人围绕的圆圈的中央,面对着小晴雯,毫无羞惭地继续“救驾”、开唱:

    “鸡油鸡油炸了,

    菌啊笋啊菇啊干儿,

    丁啊片啊丝啊块儿,

    香油香油收收,

    糟油糟油拌拌,

    瓷罐封严管住嘴

    来年瓜子炒又拌——”

    晴雯一听,直叫乐,这不正是听鹂馆的看家菜——“软香茄鲞”吗?这小子竟偷了菜谱。

    这边,宝玉自是还没有唱够,那边,韦小宝听得真亮儿,他半晌功夫以来一直用力击鼓,导致早已前胸贴后背、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恰在此时,听得宝玉这唱词中的菜谱,本就是自己从小长到大、百吃不厌的看家菜,不觉心下念之,韦小宝抑制不住地吞吐沫、咽口水,好是一番折腾。

    这么一分神儿,手上的鼓点明显弱了下来。

    席间,只两人清醒。

    一位是曦月,她似乎已经感知到了千里之外那场将会下到灭绝人寰的、经久不散的大雪,感知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一位是贾政,他没有如曦月般灵异到感知雪味来袭,他只是隐隐地有种不安:“说好的,杀光尚戏班的人,一个也不留!怎么眼前这个小丫头竟会唱地道的“凤腔”?”

    “哗啦啦——”

    就在这时,外面的阴风像不再顾忌什么似的,从房檐的斗拱处、偏窗中、门缝里挤了进来。

    灯盏上的火苗纷纷抖着,有三两个已经被吹灭,剩下的气息奄奄,火苗将息……

    众人眼见着狂风携着黑雾袭来,纷纷你推我搡,或扎堆儿,或逃到桌椅下方。

    一向敏感的曦月此时很是冷静,将身上那件晴雯织补的福临八宝衣从容脱下,八宝衣上的五芒星立时闪亮如一把宝器,五芒星光亮一闪,登时喝退了狂风黑雾。

    “胡人使阴风来了!”

    “怎么办?”

    “听鹂馆管事的呢?”

    胡人用黑风袭击,将冬寒肃杀南周,不止一次,故而,人们在恐慌中七嘴八舌起来。

    “快快到地牢躲避!”曦月喝道。

    随即,在老鸨的指挥下,人们开始狼狈撤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