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 曦月的试探

    就“行诗令”的提议,在得到两位大人交口称赞的时候,忽的,曦月态度一转,她犀目一立,原本清风和煦的颜色竟立时间严肃了起来。

    曦月道:“两位大人,只是……奴家思虑有日,心下负担一直无法放下,今夜又逢明月当头,唯叹天涯此时,想此刻我听鹂馆高座满堂,足见南周太平盛世,真是托主隆恩啊。”

    曦月说到这里,不等众人点头,继续道:“然……便是此时盛景之下,奴家却也不敢稍有一刻忘记:我大周之北周,现还受着强虏蹂躏……”

    那老鸨竖着耳朵听到此处,恨不得穿过人席,上来就用手堵住曦月的嘴;那在曦月身旁陪酒的拜月更是给吓得掉了手上的杯;那周围一干客人个个睁大了惊异的眼睛……直道是:“这头牌莫不也是个亲复国军、反南周朝廷的主儿?!竟敢大堂之上如此说辞。”

    “啪嚓——”连细小梅花剑掉落地上,整个场子里都得听闻。

    不由得,晴雯俯身拾起梅花剑,抬头处,晴雯见众人依旧张目结舌,四周出奇地安静……

    曦月姑娘对众人的反应早已心知肚明,甚至早有预料,她知道自己是在说着犯忌的话,然而,她愣是一改往日里听鹂馆金子头号招牌那善察言观色、每温煦恭谦的作风,曦月凛然不惧,心说:“管他什么因言获罪,看这南周整日里歌舞升平,经年个偏安一隅的,朝廷可还惦念过那正被鱼肉的北周百姓,拱手相送的故国江山?!半个月前,反南复周的复国军刚被贾政等一干朝廷要员给斩杀殆尽,今天,连誉满金陵的旦角大风也受此牵连,被害于听鹂馆中,能不叫稍有良心的人大声疾呼吗?!难不成这诺大江山之下,就只剩下我这红尘弱女子,尚余气节在此?!”

    曦月见知府大人被自己的所言给惊得讶异无言,南周功臣贾政更是低头不语,不肯接话,直叹道:“就算浴火焚身,为故国殉,也全该找个有气数的朝廷去抗争、去呼吁,看眼前时任要职的高官们,个个儿如龟藏熊眠、醉生梦死的,唉!这天下也就此失得了!”

    原来,之前曦月是话里有话,全在试探南周皇上身畔之重臣——贾政的心意。

    然而,眼下里,贾政虽头顶冒汗,面色阴沉,却唯唯诺诺作一团,并没有暴怒,却没有让曦月感知到其元气有挑起杀气的动向。

    看来,贾政并没有因曦月的话真的动心起意。

    “这……是不是一个动向?”曦月心下揣度着:“贾政此番安之若素的表现,是不是因着是应知府之邀作客听鹂馆,故而即便是被我说的话给秘密触犯到,也还隐而不发?亦或是因为……”

    此时,曦月多少有些想明白了,心说:“莫不是因为‘攘外必先安内’的缘故,南朝朝廷如此狠厉地绞杀了复国军,除却了对这个政权有威胁的唯一对手,转而,是不是就该有所行动,一改一向里的‘绥靖’政策,要在对抗胡虏上有所举动?”

    宝二爷见场面尴尬,不觉轻咳了两声,挺身而出,笑道:“都说,那南周渔歌,北塞猎嗓儿,西域胡腔,百越鸟戏……心有多大,歌就有多大。曦月姐姐,小弟倒是就你之‘行诗令’的提议有些个新的主张,不知可否斗胆进言?”

    曦月得了贾政对自己一番言辞的反应,心里也已经拿到了想要探知的东西,故而,她借着宝玉的台阶就下,嫣然掩口一笑,道:“不妨不妨,公子请讲。”

    宝玉朗声对众人道:“古人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既然此处有不可多得的美人、好酒、金牌曦月、大官人……小弟以为,这行诗令未免风花雪月了,就排除了等闲百姓的参与,莫不如改行酒令为唱小曲好啦?这南来北往的,谁肚子里还不有点藏货啊?!”

    众人一听,皆口称赞。

    曦月一个点头,这唱曲儿节目就正式“开场”了……

    鼓点迅疾,缎子花飞走……

    听鹂馆内,一时间,声声笑语,和着紧张的手上传花,真是好一番热闹。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