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30 拍了皇叔

    步君彦看着手中的匕首,香了香口水,额头冷汗不住的流下来,这次帮忙的报酬竟然是一把削铁如泥带有破魔效果的匕首,看来晓口中的弱不禁风的中年人很不好对付啊!

    “晓,你确定你爹弱不禁风,一板砖就晕,而不是跟你一样……”是凶兽!

    云破晓安慰的拍拍步君彦的肩膀“兄弟,相信我,我爹很好欺负的!绝对的一板砖就晕!”不过得看你下手有没有我这么重啦,要不是因为他是我老爹,我拍了会天打雷劈,哪里需要你啊!

    “撒谎吧你!”步君彦明显不信,想要转身走吧,舍不得这把破魔匕首,削铁如泥啊,比他的宝剑还锋利啊!更关键的是,对付凶兽特有用!不走吧,可又担心云破晓的老爹是个比凶兽还凶兽的家伙!左右为难啊!

    “放心,你只需要打晕他就行了!”云破晓很是轻松的开口“我出去诱敌,然后你趁他分心之时,一板砖拍晕他!”

    步君彦香了香口水,看着云破晓恶狠狠拍下去的手势,顿觉寒毛直竖,那人一定不是她亲爹,肯定是从小虐待她,打骂她,不给她饭吃的后爹,这小子便去青木森林跟凶兽为伍,然后练就了一身本事后,回来找她万恶的后爹麻烦!对,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阿嚏。”云傲天无端打了一个喷嚏。

    “皇叔,伤寒了就赶紧的回去,不用您守着我的。”云弋痕笑眯眯的开口“就算雪衣走了,那些神秘人也不至于拿我开刀,您还是回王府休息去吧。”

    云傲天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晓晓怎么样了。”

    “表妹很聪明的,皇叔您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再说了幻朔也去找她了,以幻朔的本事,必定能找到她的。”云弋痕恨不得云傲天赶紧的回去,他都快被这低气压给冻死了。

    “为何接圣德太后回来。”云傲天冰冷的目光扫向云弋痕,他可不相信这小子脑子进水了,居然会去蒋那老妖婆接回来。

    云弋痕批阅奏折的笔停顿了一下“是时候解决所有的问题了,皇叔,若是这个隐患不解决,皇叔也不会放心去守着表妹。”

    “皇上……”云傲天愣了愣“圣德太后不好对付。”

    “但是表妹的敌人更加的不好对付!”云弋痕握着笔的手微微用力“否则雪衣也不会匆忙回中州备战了。”

    云傲天眸子暗沉了一下,宫雪衣,这个男人为何对晓晓如此费尽心力?甚至不惜回到中州暴露自己真正的身份,只是为了有能力保护晓晓吗?

    “有把握吗?”云傲天避开宫雪衣的问题问道。

    “没有。”云弋痕继续批阅奏折“若是只有云倾天,那么不足为惧,偏偏还有个圣德太后和圣德太后身后的庞家势力。”

    “知道你还敢贸然将圣德太后接回来。”云傲天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云弋痕,你小子就会找麻烦!

    “皇叔,就算我不去将她接回来,她也会想办法回来,与其让她打我个措手不及,还不如主动出击,她想回来,我就接她回来,看她想玩什么花样,我都接着。”云弋痕笑着说道。

    云傲天眼底闪过一抹欣慰,这混蛋小子总算有点帝王的担当了,解决完庞家,自己就能放心去找晓晓了,晓晓,不要害怕,爹很快会来保护你的。

    “皇叔,回去休息吧,我相信晓晓不会有事的。”

    “也好,皇上也早些休息吧。”

    “朕看完这些奏折就休息。”

    “臣告退。”

    寂静的街道上,云傲天独自一人走着,走着走着,觉得有些奇怪。停下脚步,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消失了。云傲天双目微眯,自己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摇摇头,云傲天继续走,这一走,奇怪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猛的转身,竖掌为刀劈向身后人的脖颈。

    速度之快,快得云破晓来不及避开,狼狈的大叫“爹!”

    千钧一发,云傲天的手刀停在云破晓的肩上,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云破晓赶紧的开口“爹,是我。”

    “晓晓?”云傲天吃惊的收回手“真的是你!”

    云破晓笑眯眯的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亮光,云傲天还没有来得及去想云破晓眼底那一抹深意,就感觉到后脑勺一疼,僵硬的转过头,就看到一张惊慌的脸,下意识的要攻击,哪知后脑勺再次挨了一板砖!天旋地转,怎么回事,晓晓?

    云破晓扔掉手中的板砖,拍拍手“你下手就不能重点嘛,竟然还要我补一板砖!不知道儿子打老子,是要被天打雷劈的啊!”

    步君彦看着被拍晕的云傲天,抽风的摇摆着“他是你爹?”

    云破晓捏着下巴很是认真的点头“据说是,到底是不是,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他想当,就让他当呗。”

    “额……”步君彦瞬间蹲到墙角去划圈圈,怎么办,怎么办,他拍晕了南国的皇叔,这个人可是很恐怖的,这人当初可是单挑圣殿圣王,还拍死了圣殿的二长老,等到这个男人醒过来,会不会劈死他!不过,他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把人弄走?瞟了一眼云破晓,他敢相信,他要是这般做了,这凶兽一定会拍死自己!

    “喂喂,快点,帮我把人抬走,待会被云家那几个家伙发现了,一定会活剐了我的!”云破晓拖着云傲天赶紧的开口。

    “你还知道会被活剐啊,知道你还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到底是谁啊!”步君彦干脆将云傲天仍在饕餮的身上,怒火直烧的问道“晓肯定是假名吧!”

    云破晓摸摸鼻子“真名,我全名叫云破晓。”

    “云破晓……”步君彦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只是走在前面的云破晓没有发现。

    步君彦缓缓的跟在后面,看着云破晓的背影,云破晓,云破晓,是啊,云傲天就只有一个女儿,叫云破晓,是圣殿要抹杀的对象,是他这次任务要杀的人!

    偏僻的院子中,步君彦看到一口大锅,云破晓直接将云傲天扔进了锅里,瞬间步君彦有种荒唐的念头,这家伙不是云破晓,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凶兽,她现在肯定是想煮了云傲天吃了!

    “云破晓,你不会是想杀了他吧!”

    “快来帮忙,点火,点火!”云破晓不知道往大锅里面扔了些什么,不过那一脸兴奋的表情,看得步君彦不寒而栗,瞬间扑上去抱住云破晓“喂喂喂,凶兽可以吃,人不可以吃,更何况这个人是个比凶兽还要可怕的凶兽,吃不得,不好吃!”

    咚!云破晓一拳砸在步君彦的脑袋上“谁要吃他,那么老,吃也吃你啊!”

    “我不好吃的,不好吃的,吃人不好!”

    “白痴!”云破晓一脚踹开步君彦,招来火羽让它点火,火羽兴奋的喷出一把火,直接将锅里的药汁给煮沸了,云破晓一拳砸在火羽的头上“白痴,你还真想煮了他啊!”

    火羽委屈的眨巴着狐狸眼,不是要煮来吃啊!

    云破晓瞬间无奈的将所有人赶出去,一个人在屋中忙活,步君彦也有些魂不守舍,一个人坐在外面的台阶上,饕餮离得远远的,它总觉得自家主人有些怪怪,从拍晕了那位凶兽的老爹之后,就一直怪怪的。

    “黑曜,你喜欢她吗?”步君彦对着饕餮招招手,看向关闭的屋门“你很喜欢她吧。”

    饕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亮光,随即口是心非的摇摇头,我最喜欢主人了。

    “我也挺喜欢她的,只是她是云破晓,我该怎么做才好呢?”步君彦抚摸着饕餮的脑袋“我们没见过她,对吧!”

    饕餮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不明白自家主人到底要说什么,什么没见过,那个坏人不正在里面煮人肉吃还不给它吃嘛!

    浓郁的药香从房间中传出来,步君彦瞬间精神大振,好浓郁的灵气,云破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门忽然刷的打开了,一个瓶子抛出来“步君彦,吃一粒,立刻进房间打坐,小黑狗和火羽也进来。”

    “哦”步君彦倒出丹药喂进嘴里,进屋打坐,浓郁的灵气带着药香让人舒服的毛孔都都张开了,火羽直接跳到了锅里,饕餮则是挨着步君彦坐下。

    天亮的时候,云傲天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睡在云王府的房间中,而昨晚的一幕仿佛是错觉一般,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实。

    “云一”

    “王爷”

    “我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云傲天淡淡的问道。

    “属下不知。”

    “不知?”云傲天摸摸脑门,有些疼,昨晚不是错觉,翻身下床“晓晓回来了,她在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

    “王爷……”云五突然冲进房间“那个那个……”

    “什么?”云傲天紧蹙眉头,这个时候晓晓回来,不就是活靶子吗?那个笨女儿,躲出去了,为何还要跑回来!

    “郡主在隔壁房间……”

    云傲天看着在房间中睡得很是香甜的少女,满腔疑问都化作了无限的柔情“云七,去厨房准备……算了,我自己去,都出去吧,别吵着她休息。”

    步君彦带着饕餮朝着庞家而去“黑曜,怎么办?我放走了自己的目标。”

    黑曜不屑的瞅了一眼步君彦,得了便宜还卖乖,借着人家的药浴连升两级,竟然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真给它这个神兽丢脸!

    “圣子!”大长老望眼欲穿终于看到自家圣子出现了“您怎么迟来了这么多天?”

    “我早到了,只是大长老不知道而已。”

    “什么?”三长老疑惑的看着步君彦“圣子早到了?”

    大长老看了一眼步君彦,笑“多日不见,圣子又精进了,恭喜圣子。”

    “恭喜圣子。”

    “多谢两位长老,长老,我见过云傲天了。”

    “真的,结果如何?”

    “不是对手。”

    “怎么可能,当初他被暗算,暗伤未愈,又跟圣王大打出手,伤了根本,圣子是圣殿的第一天才,怎么可能不是对手?”大长老不敢置信的问道。

    步君彦想了想云破晓,暗伤,有云破晓在,什么暗伤都不是问题,如今的云傲天不但暗伤痊愈,而且灵力又上了一个层次,如今就算是圣王亲自来,也不见得能带走他!更何况还有那个阴险无耻又卑鄙的云破晓,连自己都差点被她玩死,圣殿的长老跟她对上……步君彦瞬间无比同情两位长老,不知道会不会被云破晓给玩死,在他看来,可能Xing很大!

    “圣子,您为何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们?”三长老疑惑的问道。

    “没,没什么。”步君彦摸摸鼻子“对了,云破晓似乎是回到云王府了。”

    “什么?”

    “大长老和三长老现在最好是不要去招惹云王府的人,否则……”步君彦话没有说完,笑得很是意味深长的走了。

    然而有人却犯傻了“大长老,可需要我们去试探一下?”

    “如何试探。”

    “让小儿去打探一番吧。”

    “也好。”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沙曼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