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老鼠泄密

    第二天一大早,张晓霜就将李寿聪从噩梦中叫醒,给他穿衣服擦脸梳头,然后拉着他去拜见李延福。李延福正在大堂中用早茶,看到儿媳妇这么早就来向他请安,乐得是嘴巴都合不上,直夸儿媳妇贤惠有教养。李寿聪还在想昨晚的事情,脸上布着淡淡的紫气,更像是一夜未眠的样子。

    李延福让张晓霜退下,说他有话要对自己的儿子说。张晓霜退出了大堂,但没有走远,而是躲在门外偷听。李延福从椅子上起来,抓住儿子的手就说:“寿聪,爹看你的脸色不大好。爹也是过来人,这新婚之夜,所谓Chun宵一刻值千金,你们能折腾到天亮,说明你们还年轻。寿聪,爹也没有别的奢望,以前爹盼你能娶一个好媳妇,现在爹就盼着抱孙子了。孙女也行,爹不是重男轻女的人。”

    李寿聪想将老鼠说话的事情说出来,可他也知道就是说出来,李延福也不会相信。李寿聪的脸上挂着抹不掉的忧愁,说他憔悴,倒不如说他落魄。李延福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对李寿聪说:“寿聪,新婚燕尔,脸上可以写着疲惫,但绝不能写满忧愁,快去陪我的宝贝儿媳妇吧,别板着脸……”

    每天晚上,李寿聪都是早早就上床睡觉,他睡在床铺的最里面,紧紧贴着墙壁而眠。张晓霜就睡在外侧,两人之间有一道一尺之宽的空隙。自从在洞房花烛之夜遇到那两只老鼠后,李寿聪再也没有看到过它们的身影。他走到哪儿,张晓霜就跟到哪儿,回到房间,他也不敢四处寻找老鼠的下落。

    三个月后,张晓霜朝着要回娘家。李家村和张家村离得很近,张晓霜想要回去一趟很容易,但她执意要很多人送她回去,这样才显得有面子。李延福很喜爱这个儿媳妇,张晓霜提出来的要求,他都没有拒绝过。李延福让李寿聪陪她去,但是被张晓霜拒绝了,于是张晓霜在许多下人的陪伴下,带着许多绸缎和银两回了娘家。

    没有张晓霜跟随,李寿聪如释重负,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晚上他回房间睡觉时,突然想起了那两只会说话的老鼠。他翻遍了整个房间,最后在床底下找到了张晓霜的那双旧绣花鞋。两只老鼠还在里面安眠,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不知情。

    他找来了一个小火炉,在上面放了一锅水慢慢烧着。这三个月来,每次他碰到张晓霜的手,都是有如碰到了一块寒冰。那不像是活人应该有的体温,所以李寿聪想要弄明白这件事情,而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就只有找这两只老鼠。他提起绣花鞋,将两只老鼠倒进了锅中。

    两只老鼠被冷水一浸,就从美梦中醒了,发现它们置身在深水中,吓得连呼救命。李寿聪让它们不要害怕,说他看到它们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只是想给它们洗一个澡。两只老鼠半信半疑,锅中的水在慢火的烧烤下,渐渐有了温度。这两只老鼠什么时候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能够洗个温水澡,简直就是神仙级的享受。它们在锅中缓缓游着,用爪子将水拨到彼此的身上,然后得意地哈哈大笑。

    水温在不断升高,很快它们就感觉到了疼痛,想要爬出锅去,但锅壁上都被抹了油,而且没有水的锅壁更加炙热。它们尝试了几次,都被滑到了水中,而它们也发现还是呆在水中舒服点

    李寿聪很平静地说:“可恶的老鼠,你们老实告诉我,张晓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嫁到我家,嫁给我做媳妇,可是她不和我圆房,还带着你们这两只会说话的老鼠,还有她的手,是那么冰凉,不像是活人的手。现在你们已经逃不掉了,等这锅水沸腾时,也就是你们的死期。只要你们告诉我关于张晓霜的一切秘密,我就放了你们。你们时间不多,最好快点决定,是死还是活,完全掌握在你们的手中。”

    两只老鼠游到一起,吱吱喳喳地商量了一会儿后,终于决定告诉李寿聪所有的真相,但前提是让李寿聪先将它们从锅里放出来。李寿聪没有答应,他能够感觉到这两只老鼠的心思。他拿来了一把扇子,说道:“你们再不说,我就扇点风,让火更大些,让火更热些,让你们死得更快些……”

    一只老鼠说道:“好,你别扇风,我说,我说……晓霜其实已经死了,在三年前她就已经死了……她死的时候,我们就在她的身边……”

    另一只老鼠也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那个叫张学丰的被处死后,晓霜就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到七天时间,她就死了。晓霜死后,魂魄并不离去,也不见鬼卒来将她的魂魄抓走,她的魂魄便一直守着**……”

    李寿聪一听差点被吓傻了,但他又想很有可能是这两只老鼠为了活命,故意胡编乱造地来唬他也说不定,又问道:“你们说晓霜已经死了,你们可有什么证据?”老鼠告诉李寿聪,在子时拿镜子看张晓霜,就能看到她的魂魄和**是分开的。李寿聪还想问更多的事情,可是他忘记了那锅中的水的温度在不断升高,两只老鼠很快就被烫死在了热水中。

    他将老鼠的尸体从锅中捞出来扔到了外面,很快就被经过的野猫给叼走了。李寿聪将那两只绣花鞋放到了床第下,若张晓霜回来问起老鼠的去向,李寿聪只要坚持说他不知道,应该就能骗过她。张晓霜已经死了,而且死了有三年时间了,李寿聪很难接受老鼠的说法,他向家中的丫鬟要了一面小镜子,藏在了自己的枕头下,等张晓霜从娘家回来,就是真相大白的时候。如果张晓霜真的是鬼,李寿聪担心她会害他,便又去寺中求了一道辟邪的神符,折了一根柳枝,一并藏在了自己的枕头下。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九色居士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