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三章 宿命

    二人行了二十余日。这一天来到了诺玛城。

    郗风指了指前方:那便是诺玛城,我们日夜兼程,好歹离开了比奇的地界。

    南宫燕看着这座黄沙堆积的城堡:这里好荒凉。我还道能找个地方洗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一觉呢!你看这里,水都没的喝呢。

    郗风不以为然:燕儿,别看这城外一片荒凉,里头可热闹的紧呢!

    南宫燕一撇嘴:能好到哪里去!还能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啊?

    郗风一乐:金玉其中倒也未必。总好过败絮其外败絮其中吧。

    南宫燕抿嘴一笑:什么败絮这败絮那的!进去看看。要是能泡个澡,我一定睡上三天。

    郗风连忙头前带路,奔着沙漠客栈而去。

    到了客栈门口,就看那老板正坐着发呆,见郗风过来,连忙迎接:哟!客官,您又来啦!

    南宫燕奇道:掌柜的,你认识他吗?

    那老板一边引二人进屋,一边说道:夫人有所不知,我这小店平时都是沙漠周边部族的居民投宿。那些人整天风吹日晒的。哪像这位相公这般俊俏模样。

    南宫燕怒道:掌柜的,你胡说什么呢!谁是他夫人?

    那老板一呆,忙又陪笑道:小老儿失言啊!只是这位爷倜傥英姿,姑娘您又是花容月貌。这才把才子佳人想成一对。

    南宫燕气的跺脚,偏又不知说什么。眼角瞥了郗风,就看他从容说道:掌柜的,你别说下去了。省的姑娘生气,不予你房钱!对了,你家公子呢?没来给您帮忙啊!

    那老板一听,顿时变了脸色:别提这个畜生。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整天不着家。早晚在外被鹰叼了去。

    郗风干笑一声:掌柜的言重了!麻烦你给我们开两个房间。再烧两盆水送到房间里。

    那老板赶忙应承,领他们到了房间便下去了。

    郗风洗了个澡,然后便到楼下找那老板。二人聊了一会,南宫燕也下楼过来。

    郗风看了看她的俏模样,不禁赞叹:好漂亮。燕儿,你这衣服……是不是袁灵法衣?

    南宫燕点点头:你们好奇怪啊!都爱问我。

    郗风连忙问:还有谁问过?

    南宫燕想了想,冲他扮个鬼脸:不告诉你!

    转身跟老板说:掌柜的,你弄点吃的吧!都快饿死了。

    那老板赶紧吩咐厨下去做饭菜。

    郗风问她:燕儿,你还有多少银钱?

    南宫燕问他:你要干嘛?买东西吗?

    郗风点点头:出了城就到沙漠深处了!你这般身娇肉贵的,肯定吃不了苦头。所以我想在城中买下两头骆驼,这样沙漠中行走,也比较方便。

    南宫燕咯咯笑道:你这人倒是有趣,用我的钱来给我省力气,你在中间做好人!

    郗风给她说的脸红:唉,这不是形势逼迫吗?今次中州之行,所有的花销全算我的。等我有钱便还给你。

    南宫燕一笑:谁稀罕你的钱啊!唉,没办法,你命好遇到财主了!说完对着郗风耳语几句。

    郗风一听:这么多啊?买个驼队都够了!

    南宫燕说道:我就剩一根金条了!等花完了,你就得养着我了!

    郗风连忙抱拳:姑娘大恩,郗风没齿难忘。

    南宫燕点点头:可得说话算话!

    吃完饭,郗风找来老板打听买骆驼的集市。

    那老板一听,连忙说:大爷,你可问对人了!我这后院就有几头,我都按着市价卖你。等你回来要是不要了呢!你就再卖给我,我赚你点差价就好了。

    南宫燕一听:你这老头挺会做生意呢!

    老板连忙陪笑:我这小打小闹的算哪门子买卖人!要说做生意还得看中州凤大爷的!不过你们现在去中州可不行。过几天会有沙暴,到时通到中州的官道就会被淹没,我劝你们在这住个小半个月,等州中过来商队,你们再循路过去。

    二人商议一阵,决定听老板的安排。

    果然,过了七八天沙暴来临。风沙一过,地面上都积了一尺多深的沙尘。

    二人庆幸听了掌柜的话。

    又隔了十来天,诺玛城门大开,已经有商队往中州赶去。

    郗风二人收好行李,买了骆驼储备清水,便随着商队西行。一路之上有商队照应,倒也没有什么。大约过了半个月,他们穿过沙漠,越过最后的一道山梁,接着便可看到丛山树林间,隐隐有几座关口。

    又过了两天,中州王城在望。

    郗风轻舒一口气:燕儿,那边便是中州了。

    南宫燕取下头上纱巾,掸落身上的细沙粒,然后向前眺望,果然朦胧中能看到一座大城。那城郭宽广,虽看不仔细,但却可以感觉到绝不是一般城池。

    二人行至城门,南宫燕看了看城墙暗叹道:好家伙!只见那城墙高达四五丈。一道护城河绕城而过,吊桥外十余员大刀卫士更是威风凛凛。

    转头低声对郗风说:跟这一比,那比奇的城墙简直就是孩童过家家的玩意。

    郗风解释说:中州立国年久,地处险要,未经战火。这里民殷国富,帝王之家自是要固若金汤,这是外城门,里面的瓮城之上,更是箭楼林立。想打入城去,根本是痴人说梦。

    二人下了驼背,随着人流进入城中。

    南宫燕第一次来到大城,又见了许多新鲜玩意,不时的左顾右盼,寻东问西。那郗风见她孩子心性,耐心为她解答。

    正午时分,南宫燕寻了饭店吃饭。

    吃饱喝足之后。南宫燕靠着椅子,郗风在边上说了:你是要说,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饭了,对吗?

    南宫燕一乐:你倒是乖巧,这都猜的出。

    郗风笑了笑,没回话。然后唤来伙计,打听了宗正府的所在。

    南宫燕见伙计走开,低声问他:你不会又要半夜偷偷溜进去吧?

    郗风白了她一眼:要不然呢?等着他们抬轿子接我去?

    到了傍晚,郗风跟南宫燕说:现在天要黑了。我准备现在就去,那宗正府只是存放皇室宗亲档案之所。想来不会有太多军士看守。

    南宫燕连忙说:你带我去吧!一个人闷死了。

    郗风连忙说:你去干嘛,我是去做贼,又不是赴宴!

    南宫燕噗哧一笑:说的好听,还说去做贼。我是让你带我出去,我在街上走走,你出来了找我就是了。

    郗风一想,觉得没什么不妥。二人吃了点东西,趁着天还没黑,便前去宗正府。

    宗正府大门紧闭,郗风绕了四周看看地形,回头跟南宫燕说:你先在这等我。我去去便回。

    南宫燕叮嘱一番。

    郗风找个没人的地方,一纵身跃入墙内。

    南宫燕刚要四处走走,就听府内一阵糟乱,跟着宗正府的大门从里面打开。心中一惊:糟了,郗大哥出事了。正要上前去看之时,肩上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郗风。脸上愁云散尽:发生什么事了?

    郗风打个噤声:走,回去再说。

    后面传来追兵的脚步声,二人连忙离开。

    走了不到百步来到一座大院门前,郗风抬头一看,门头之上一块金匾,上书忠王府三字,两侧各挂着灯笼。接着一声女子娇斥:你们是什么人?

    二人连忙停步,这才看清门前石狮子边上站立三人,一男二女。

    待看清那男人长相之时,郗风南宫燕大吃一惊。

    那男人看清二人,先是一愣,随后冲南宫燕喊了一句:燕子?!你们?

    原来这一男二女,正是龙腾,凤凰,龙九三人。

    南宫燕呆呆看着龙腾,在看边上龙九偎在身侧。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重逢,竟然连话也说不上一句,静静地看着他。

    那凤凰火爆脾气,听到后面追兵之声,料想郗风定不是好人。挥掌便向二人攻去。

    郗风连忙将南宫燕护在身后,接着运起真气,罩住全身。伸手接住凤凰一掌。

    那凤凰感觉一掌如同打在棉花之上,又被他内力一催,连忙飞身退后,落地之后退了三四步,嘴里说道:正义罡风?

    郗风见状,右手一推,接着一团火焰冲向凤凰。

    凤凰也不在意,取出一道灵符,丢向火球。只见火焰纸符立刻燃烧,接着灰飞烟灭。

    凤凰又丢出两道纸符,嘴里喊了句:雕虫小技!

    话音未落,郗风便觉得周身气墙消失无踪,跟着第二道符就打在他右肩上来,顿时一阵钻心之痛,传遍周身。

    凤凰又催掌打来。

    这时就听龙腾大喝一声:凰儿住手,切莫伤他性命。

    郗风见她收住攻势,拉着南宫燕,一纵身落荒逃去。

    凤凰问他:你为何阻拦,否则我便取了他的性命了!

    龙腾不及回话,后面追兵上来了。那领头军士对着三人施礼:见过龙大人!大人可曾见有人逃往此处?

    龙腾让他免礼:我等刚到这里,未曾见到。发生了什么事?

    那军士说了句:有刺客混入宗正府,我等奉命捉拿。大人,要务在身,不便久留。

    龙腾一伸手:众位请!

    郗风带着南宫燕逃到一处土地庙。连忙运功,过了片刻才觉得周身不是那么疼痛。试了试身手,自言自语道:所幸没有伤及要害!龙腾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女子是何人,好厉害的武功!

    转身看了看南宫燕,见她面无表情,双眼失神的盯着一处,兀自发呆。

    郗风起身过去:你没事吧?是不是受伤了?

    南宫燕回过神来,摇摇头问他:你怎么样?没事吧!

    郗风摇摇头:我没事。你怎么了?

    再看之下,就见南宫燕眼角挂泪。

    郗风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你的心上人便是龙腾,对吗?

    南宫燕擦了擦泪水:你也认识他吗?

    郗风仰天长叹:岂能不识?他便是我师弟!好了,我们先回客栈。然后再把事情调查清楚!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青城红袖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