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 卖身葬父的少女

    最后,在辛琉萱的坚持下,她和玉华独自离开了刑部。那里离护国公府并不远,再加上明承允也无心陪着辛琉萱,他心里压着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缓慢行驶的马车内,明承允端坐在朱漆小几前,双眸微阖,闭目养神。紫金香炉里燃烧着些许龙涎香,具有安神的作用,让他杂乱的心绪也渐渐平静下来。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容平掀开帘子,道:“殿下,前方人群拥堵着,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去看看,把他们都遣散吧。”明承允淡淡的说。

    他静下心来,似乎听到不远处有少女在哭泣,还说着什么宁做牛做马为奴为婢也不愿堕入青楼。

    而还有另一个中年妇人尖酸刻薄的骂道,她看上那小贱蹄子是她的福分,同样是可以为她安葬父母,怎的还要分是不是勾栏院了?

    等了些许时候,明承允沉着脸下了马车,立刻有侍卫上前劝道:“殿下,前方人群拥挤,不便前往,请殿下回马车。”

    明承允却直接无视了那个侍卫,径直往那喧闹处走去。

    碧萝布衣的少女被一个身形丰满的妇人拉拽着,地上放着两具被凉席裹着的尸体,应该是少女的父母双亲。

    少女此时哭喊挣扎着,朝围观的人群拼命的叫唤着:“各位老爷夫人,求求你们救救小女子,小女子不愿入那肮脏之地啊。”

    但没有几个人回应她,倒是对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明承允皱眉,恰好容平也来到他身边,道:“公子,那位姑娘双亲过世,无力下葬,故而卖身葬父。那拉着她的妇人,是醉花楼的老鸨,才丢给那姑娘几两银子,也不等她同意就要强行拽走。”

    “救她。”明承允淡漠的看了依旧在拉扯的两人,转身离去。

    那样嘈杂的场面,宛如惊鸿一瞥,她看见了那个玄色衣衫男子决绝离去的身影。那宛如谪仙下凡的俊逸面容,长睫在阳光下微微颤抖,堪堪遮住了那双美眸。

    “住手。”容平从人群里走出,喊道,“既然这位姑娘不愿意跟随你去,你又何必强求?”

    醉花楼的老鸨斜睨了他一眼:“你是谁,老娘与这小妮子做买卖,与你何干。走开走开,别打扰老娘做生意。”

    “公子救救小女子吧,小女子根本不想卖身与这位大娘。”少女用绢帕擦拭着泪水,模样着实十分楚楚可怜。

    “哎,你这小贱蹄子,我可是早已将银子给了你的。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怎的你还想反悔?”老鸨怒斥道。

    “这位姑娘都已经说了不愿追随你去,你拿回你的银子离开便是,何必欺负一个弱女子。”容平冷声道,“难道你还想要去衙门里递状子,让京兆尹大人来评评理,究竟是你还是这位姑娘的错处?”

    “呵,我还怕你不成,那都是商量好了的事。现在她是我的奴仆,你想要啊,那就拿钱来买啊。”老鸨手一伸,就有龟公递来一只小算盘,她噼里啪啦的拨着算珠道,“她那般姿色少说也可以调教成一个头牌,现如今姑娘们赎身价都高了,那便收你百两银子如何?”

    少女听到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羞耻的话,脸颊一红,哭得更是伤心。她抽抽搭搭的哭着,十分害怕如果容平不救她了,她该怎么办。

    容平嘴角抽搐,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强词夺理的人。他将少女唤到一旁:“可有卖身契?”

    “没有。”少女睁大了一双美丽的眸子,似懂非懂的说。

    那老鸨隐隐约约听到了‘卖身契’三个字,心中一紧,她差点忘了这件重要的事。好在醉花楼离这里不远,早在之前看上这个少女时,就已经有龟公去取了。

    老鸨拿过那张卖身契,狞笑道:“丫头,来,乖乖在这儿卖身契上画了押,你就是我醉花楼的心肝乖闺女了。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咱醉花楼里还有很多小姐妹呢。”

    少女身子微微颤抖,下意识躲在了容平身后。现在容平就像是她的护身符,只有容平才能救她。

    “呵,她不愿和你走,又怎会心甘情愿的画押?”容平冷声道,“大娘还是早点拿回你的银子走吧,强买强卖可是要去京兆府喝茶的。”

    老鸨脸色有些难看,但随即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上去抓住他们,我倒要看看谁能保她,她今天不愿入我醉花楼也必须要入!”

    那几个龟公摩拳擦掌的朝容平围了上来,周围的人群瞧见事情闹大,纷纷避开,却还是站立在街道两旁看着这出好戏。

    “我好言相劝,你怎的还是这般执迷不悟?”容平手中紧紧握住佩刀刀柄,却没有半分想要与这帮市井小民计较的打算,“瞧见后面的马车没,要是惹了我们主子生气,定教你这小小的醉花楼顷刻间荡然无存!”

    经他这么一说,老鸨和众人才注意到离这里不远处那辆华美的马车,更有那整齐的数十人卫队。

    老鸨思绪百转千回,这就摆了一张谄媚的笑脸:“哎哟哟,这位官爷,实在是对不住,我们这便走,这便走,还望车里那位爷可莫要跟我们醉花楼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

    她也不是看不懂事情的那种人,那般阵仗,不像是一般人。

    看见老鸨败下阵来,人群一哄而散。马车缓缓经过那两人,风将窗帘扬起一个角,露出了那张依旧淡漠如斯的脸。少女痴痴的看着不经意间乍泄的容颜,直到再也瞧不见,这才收回了目光。

    “小女子多谢恩人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但求为奴为婢,以报恩人今日大恩。”少女朝容平盈盈一拜。

    “姑娘不必多礼,在下只是奉我家主人之令而已。姑娘若是念及恩情,就在心里想着我家主子的好吧。”容平说着,从钱袋子里掏出了一锭三两银子,递给少女,“姑娘收下,找人帮忙将你父母好生安葬吧。”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软梦青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