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下贱

    沈余被抢救入院。

    她服下了大量的堕胎药导致大出血,再晚一点连自己的命也没了。

    医生给沈余洗了胃,命是保住了,但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没有了。

    沈余醒来的时候,只有医生立在她的床边,“幕太太,我们已经给你做了清宫手术,一周内不要下床走动,注意休息,还有……你背后的伤……”

    医生的话还未说话,病房外有人走了进来。

    “签了它。”

    一份文件啪的一声扔在沈余的身上。

    沈余没敢看声音传来的地方。

    她知道对方是谁。

    上辈子,他要了她一夜,见她流血便摔门离开。

    沈余躺在还留有余温的床上,无助又疼痛,是她自己打的电话求救,住院的一个礼拜里,幕战北连一次也没有出现。

    当他出现的时候,他带着一份离婚书给她,让她签字。

    历史,果然是无法改变的。

    沈余坐起身,医生都替她捏把汗,现在让她一个刚做了清宫手术的人坐起来,下体的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沈余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一丝呻吟都没有喊出来。

    她不是不会痛,只是习惯了忍。

    她手里颤颤巍巍地握住笔,“沈余”两个字签得十分辛苦,就看她原本就苍白的脸,愣是疼得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沈余下意识地看了眼幕战北。

    男人站在三四米外的地方,脸孔始终那般冷酷无情。

    沈余的记忆里,陪伴在沈雪雅左右的幕战北与眼前的这个人判若两人。

    她傻傻一笑。

    又怎么可能会一样呢?!

    在幕战北的心里,自己永远都无法和雪雅姐姐比较。

    纵使她的身体里跳动着雪雅姐姐的心脏,这个男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签好了。”

    沈余很乖,签完了字,还费力的抬着手把离婚书递给幕战北。

    “小乖很可怜,战北,你可别像别人那样欺负她,她不会说话,就是痛了,也不敢喊。”

    曾经雪雅一次次的偏袒沈余。

    幕战北一直都不能理解,善良单纯的雪雅怎么会有个沈余这样阴暗叵测的妹妹。

    她到底在雪雅的跟前演了多少戏,才把雪雅骗得那么深?

    雪雅说她乖,说她可怜。

    但在幕战北的眼里,沈余的可怜和乖巧全部都是在算计,包括她服药堕胎也都是为了博取他的同情。幕战北冰冷的视线落在沈余拿着离婚书不停颤抖的手上。

    看吧,她又再装可怜了。

    “我让你签你就签?沈余,你是不是又在打着下流龌龊的注意,等我离开这里,你就拿着离婚书跑去媒体前诉苦,说我把刚流产的妻子赶出家门?”

    沈余知道自己的逆来顺受,在幕战北的眼里都是居心叵测。

    她习惯了默认。

    白寥寥的脸上硬是扯出一抹淡淡笑:“被你看穿了呢,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下贱。”

    果然,这个女人无耻得无药可救。

    幕战北眼神里堆满对沈余的鄙夷。

    沈余心脏处隐隐抽动了一下,她却逼着自己笑得更灿烂,因为这是姐姐留给她的心脏,她没有资格让这颗心痛。

    “怕我动坏脑筋的话,离婚书就放在你那里,等你觉得合适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赶我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至少还有你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