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 交锋

    附着在付雪松灵气上的意念径直向聂无双脑海中钻去。

    聂无双只感觉浑身剧痛的同时,一股刺骨般的阴冷忽然钻入头颅。

    呼……

    一声呼啸,那钻入聂无双脑海之中的意念迅速侵入他的识海。

    悬浮在聂无双识海之上的那柄灰色神识刀猛然被牵动,刀身上煞气流转,呼啸着向付雪松侵入识海的那丝意念斩去。

    唰、唰、唰!

    神识刀三刀斩下,付雪松侵入聂无双识海中的意念瞬间被斩为碎断。

    “噗”付雪松意念被斩,胸口仿佛突然被重锤锤下,脑海中顿时一股剧痛传来,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脱口惊呼道:“识海,神识刀!”他慌乱之下迅速想收回那被斩成碎断的意识,释出的灵气将碎断的意念卷起,飞速退出聂无双的识海。

    可惜那灰色的神识刀却不会轻易罢休,灰芒闪现时,神识刀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追着付雪松退回的灵气,径直钻入付雪松的脑海之中。

    聂无双忽然感觉到浑身一阵轻松,此时结丹修士的威压气势瞬间消散一空,龟裂的皮肤上虽然渗透着鲜血,但痛楚已经消逝,而他此时的意识里,却多出了一种主宰者的气息。

    灰色的神识刀悬浮在了付雪松的识海之中,刀身煞气流转,杀气四溢。

    聂无双顿时感受到自己的神识刀已经完全在付雪松的识海之中成了主宰,他张口嚎叫一声,脑子里瞬间下达命令:“给我斩!”

    漂浮在付雪松识海之上的神识刀刀身飞速旋转,带着无穷的杀气,一刀将付雪松的识海瞬间斩为两半。

    被斩为两片湖泊的识海顿时涌起滔天巨浪在付雪松的识海里翻滚。

    付雪松抱头痛苦的嘶吼一声,面目狰狞的如同醉酒一般倒下,身子撞击在书桌和凳子上,将书桌和凳子齐齐撞翻。

    “嗷!”识海被斩为两片,付雪松额头上,脖颈处青筋鼓起,异常痛苦的抱着头颅,浑身如同千万只蚂蚁在爬行,在撕咬。

    聂无双看着痛苦倒在地上的付雪松胡乱滚动的身躯,心中大定,冷笑一声,道:“堂主大人,怎么样?滋味还不错吧?”

    付雪松识海被斩,痛苦不堪,此时嘴角挂着血丝,惊骇道:“你竟然以练气九阶凝聚神识刀……”

    聂无双道:“我也没想到,原来识海里的这把刀竟然可以对付你。怎么样?老付,我们来谈谈条件。”

    付雪松口中嘶嘶声响,识海被斩的痛苦与肉体被砍一刀不同,头部撕裂一般的痛楚,很难忍耐,此时他颤抖着身躯,嘴角抽搐着,连说话的气力都欠奉了。

    聂无双道:“老付,得罪了,看样子,今日我送你归西,也是你命运不济。”说着,聂无双脑海里意识再起,嘴里大喝:“斩!”

    付雪松大喊:“等等。”

    聂无双控制的神识刀将斩未斩之际,停了下来,悬浮在付雪松汹涌翻滚的两片识海之上,杀气四溢。

    “怎么着?成王败寇,老付,你不会是想求饶吧?”聂无双掌控了主动权,整个人顿时轻松许多,他一边说话,一边将书桌,凳子扶正放好,又在付雪松拿酒杯的地方重新拿出两只酒杯和一壶酒,走回书桌边坐下,然后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付雪松,笑道:“我死之前,你陪我喝酒,来,今日看样子你是逃不过我神识刀了,我也陪你喝上三杯,送你上路。”

    付雪松双手抱头,目眦欲裂的缓缓起身,一屁股坐在聂无双对面,呼呼的喘着粗气,嘴里颤抖的道:“聂无双,你敢杀我么?”

    聂无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你试试看。”

    此时聂无双的神识刀并未再斩,付雪松的痛苦也逐渐减缓,他慢慢的撑着身躯,一眼复杂的神色盯着聂无双:“你区区练气期便凝聚识海,形成神识刀,却是我闻所未闻。今日死在你手里,我付雪松认栽。”

    聂无双哈哈大笑,将两杯酒倒满,递一杯在付雪松身前,自己举杯,对着付雪松道:“老付,实话实说,我并不想杀你,只是我浑身上下都是秘密,若不杀你,则我难逃一死,来,干了这一杯,今日你我仇怨,皆因你想窥探我秘密后杀我所致;一息之前我为鱼肉,此刻你为鱼肉,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说着聂无双端起酒杯,和着嘴角鲜血一饮而尽。

    付雪松端起酒杯,道:“聂无双,你神识刀一斩,我付雪松爆体而亡,今日我便先走一步,明日开叶门追查下来,你一样逃不过一死,来,为你我一起上路,喝了这杯。”付雪松说着,也将酒杯中的酒水和着嘴角鲜血一饮而尽。

    聂无双将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双眼一眯,对这付雪松道:“你在威胁我?”

    付雪松冷笑道:“你区区一个练气九阶,今日若不是你运气,焉有命在?我威胁你?”

    聂无双同样冷笑:“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老付,你死便死了,吓唬我这个区区练气九阶,你以为我就不敢动手么?”

    付雪松道:“我付雪松自踏入修真一途,便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聂无双能炼制极品丹的秘密,已经被望丹楼所掌握,你这身修为进晋之快,世所罕有,今日就算我付雪松不挖出你的秘密,他日你也逃不过被他人追问,你识海虽强,神识刀虽利,挡得住我结丹修士搜魂,能挡住元婴一击么?”

    聂无双双目圆睁,望着付雪松,一字一顿道:“老付,你是在跟我谈条件?”

    付雪松冷笑道:“就凭你?还不配!来吧,再干一杯。”说完,他自己拿酒壶,给自己倒上一杯,一口干掉,啧啧称赞:“好酒,好酒,想不到我付雪松往日珍藏,却是如此佳酿。”

    聂无双一把抢过付雪松的酒杯,冷冷的看着他,沉声道:“付雪松,你我自相残杀,却均是难逃一死,说说吧,如今局面,可有解法?”

    付雪松将酒杯夺过,然后给自己倒满酒后,微笑道:“这才是你该有的态度,别看我小命在你手中,哼,老子吃过的盐,比你见过的米还要多。年轻人,要谦虚!”

    聂无双眼珠直转,半晌之后,给自己倒上一杯,喝干之后,说道:“老付,你别耍什么花样,神识刀在你识海之中,我随时可将你斩杀,别以为老子就怕死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付雪松哈哈大笑:“动手罢。”

    聂无双却也忽然大笑起来,笑声陡然收住后,大喝一声:“神识刀!斩!”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骁奕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