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 道行

    林小雨把马都放开,马就在这周围转悠,让林小雨轻松了许多。

    马也是知性情的,每一棵树可是。

    林太德指着院子中央的松树说:“这是金元璜松,历经百年才生一寸,千年生一枝,万年出一果,唯有松华盖的水土方能生得此物。”

    正待说完,齐大方背着把亮闪闪的无鞘剑进来禀报道:“师父,师父,外面穆师兄求见。”

    黎掌门道:“看吧,回来了。”然后对着林太德无奈苦笑着摇头。

    林太德听罢,呵呵作笑,对齐大方说道:“快请进来!”

    不多时,外面走进一个紫衣男子,林太德去年见过此人,今天再打量他,只见身上的仙袂更显灵性,袖上领口间的纹令更华丽明亮。手中一把紫岚剑温润如玉。

    领口和袖口的纹令对凡人来讲无关紧要,但是对修仙之人来讲就像身份证明书一样,每一层境界有一等纹路,只有已经修炼成仙术的人才有资格纹上独自的纹路,因此又称仙纹。

    刚才穆有知判断林小雨不像是修仙之人,也是因为他身上没有纹路的缘故。

    穆有知见了林太德先是道歉赔罪,然后叙些上次见面时候的事。又拜见了卓红,竟脸上发热,怪不得刚才见林等笙这么漂亮,原来有一个如此美貌的母亲。

    林太德偷偷瞩目到穆有知身上的仙纹,虽然俊美但也中规中矩,穆有知未登松华盖却已经修炼出了仙纹,看来私底下没少吃苦。

    不知不觉又是半晌过去,黎掌门和穆有知正要告辞,穆有知说道:“这次升仙之事,全仰仗师叔了。”

    就在这时,林小雨抱着把剑鞘走进了门,正被黎掌门和穆有知撞见。

    林小雨见大堂里有客人,就想退出大门去,但已经被人看见逃不掉了,只好悻悻的走进门内,躬身站在堂前台阶下,拱手拜见道:“掌门。”

    林太德早已脸色铁青,但在客人面前不好发火,便说道:“小雨啊,你有什么事要对师父说吗?”

    林小雨听见林太德让自己称呼他为师父,心下会意,便说道:“回禀师父,前来交还齐师兄剑鞘。”

    但齐大方并没有取回剑鞘,如果取回剑鞘林小雨手里就空空如也,站在那里也不好看。

    “快拜见黎掌门和你穆师兄。”

    林小雨拜过了黎掌门和穆有知。

    黎掌门上下打量着还站在堂下的林小雨,只见此人并不像个修仙之人,身上简陋的青衣还带着污渍,一身马骚味。以为是林太德私下的关门弟子也未可知。

    “向闻林掌门以勤俭为修行之法,今日见门下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向来从未见过林爱徒,不知原来师从谁家,又是习的何种仙法?”

    林小雨不知如何回答,而林太德早已脸如青铁。

    林小雨的身世除了林太德一家人和林小雨外只有天知道,这也怪不得黎掌门会感到好奇,况且以前黎掌门和其他传授道法的掌门来这儿的时候,也从未见过林小雨。

    齐大方走下台阶装作取剑鞘,对林小雨小声嘀咕道:“不是让你在后山老实呆着吗?跑这儿来干嘛?”

    林小雨把剑鞘递给了齐大方,就像要塞住齐大方的嘴一样,齐大方接过剑鞘。

    这时卓红走上前来打冷场,笑着说道:“黎掌门莫要见怪,小徒常年在内,少见人来,所以不太会说话,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黎掌门听卓红出来说话,又见林太德脸色不好,而且林小雨这身打扮,猜测到或许另有隐情,也就没敢多言,告辞走了。

    送走了林太德,几人退回堂内,唯独林小雨还在门外站着,卓红见状就让他先回去,林小雨听卓红说,转身就要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七丝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