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 家庭教育

    “我老觉的她有点呆,傻。”

    医生听到这话,暗笑这个当***:“不能因为仅仅你感到呆、傻就开颅呀,开颅风险很大的,有开颅后傻掉的,有生活不能自理的。”

    杨之盼小声接茬道:“我不开颅。”

    医生看看杨之盼对她母亲笑笑:“脑子受过伤,记录的有失忆现象。这也是大脑对自己的保护,她摔伤的情景忘掉更好。有的人心里一辈子都是阴影。”

    医生看李怡不再坚持血块的问题,便对检查的其他项解释:“胆固醇7.0,血糖7.9都很高了。”李怡解释:“她姥姥就是糖尿病去世的。”

    “哦。家族性的代谢不好。”医生看看杨之盼。拿着化验报告单又看看说:“体重160,身高162.。已经是肥胖症了,肥胖有很多害处的,行动不方便,身体爱生病,反应迟钝,小姑娘不爱美吗,你需要减减肥,进医院时170斤,现在160,你还瘦了10斤,你看你是可以瘦下来的,努努力吧。”

    李怡连连点头称是,杨之盼若有所思。

    杨之盼在母亲帮忙下换了衣裳,洗漱洗漱。李怡收拾完东西,拉着女儿出了医院。

    金秋十月的a市,气候宜人,到处都披上一层金色。

    当杨之盼站在a市的大街上时,可想她是多麽的惊讶。放眼望去,高楼广厦林立,(这楼也太高了,杨之盼没查清楚多少层)街道宽阔笔直,(杨之盼看到路面硬化,没有灰)两旁的广玉兰树高大挺拔,车辆各种,井然有序,川流不息,慢腾腾的公交电车,风驰电掣的小轿车,悠然自得的自行车,地上划的一道道白他、路中间的灯一会儿绿、一会儿黄、一会儿红,(杨之盼全不认识、也不知干吗)。各类汽车的喇叭声,商场里的音乐声,人们的喧哗声,交织在一起。

    医院临街的店铺,许多有鲜花店,店门前摆了许多花蓝插了许多花,(杨之盼记的有首歌:一月兰花、二月迎Chun、三月桃花…现在好了不用按顺序开了)还有寿衣店,(她想离医院近,好做生意吧)路旁的广玉兰树下不时有几个瞎子算命。

    当杨之盼与母亲慢慢的在街上逛着,她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时,两人被路旁一竹竿拦住,一看那头一小板凳坐着一算命瞎子,面前摆着一半旧的大竹筒,里面装有许多竹签。(“瞎子算命”杨之盼对此古老的生意倒是知道的)这瞎子四十来岁,面色蜡黄,人削瘦,鼻子上架了个墨镜,身穿一件洗的发白的蓝色大褂,衣袖伸出的手很瘦,骨节很大,抓了个铁质小锤、铁板。不时的“当--当”敲一下,以配合他口中不停念叨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福祸两相依,福兮、祸兮是天命?是人力!…”

    李怡见他一瞎子却偏堵住自己,心中一动,走上前,问道:“瞎子仙儿,算一卦?”

    瞎子仙儿用手边比划边说:“二十元,测一卦。“

    李怡打开身上的大挎包,从里取出钱夹,抽出一张二十的,递给瞎子仙儿。瞎子仙儿用枯瘦的手捋了捋,点点头指指竹筒道:“抽一签。”

    李怡拍拍杨之盼,杨之盼拿起竹筒摇出一签,上写者:梅开二度。那瞎子仙儿漫声说道:“冬来岭上一枝梅,叶落枝枯总是催,但得阳Chun悄急至,依然还我做花魁。

    那瞎子仙儿对李怡喊道:“梅开二度。”又对杨之盼喊“梅开二度做花魁。凡事宜迟则吉也。”

    母女俩都不懂,面面相觑。瞎子又道:“一翦射空,当空不空。待等Chun来,彩在其中。”

    正在疑惑时,一个年纪与杨之盼相仿的男子走上前来,对李怡说道:“阿姨好,我是杨之盼的同学郭军,我去学校,正遇上你们出院,可是巧了。”

    李怡对他不熟,打量他。见他与郑伟身板相仿,只是略高大些。头发留的略长一点,倒也凌乱有致,双目有神,鼻直口方,竟是个相貌俊美,器宇轩昂的人儿。杨之盼听刘月婷说过:当时是郭军造成自己摔倒的。当下不吭声看着他。

    李怡见女儿不出声,她并不知郭军的的事,却也不热心,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郭军见她们都看着自己不说话,有些尴尬,不太自然的对杨之盼说:“你出院了,可大好了?快上学了吧?”他挺有眼色,见李怡拿个挎包不好接,伸手接过杨之盼手中的大袋子。

    杨之盼已感到很不好了,头发晕,冒冷汗,大街上的气味实在让她受不了,喧哗声也太大,吵的她耳朵一直处在闷闷的感觉。郭军说的话她近似没听见。

    郭军看到她的状态不好,不敢再多说什么。

    李怡见郭军高高大大,身上穿着时下男孩很时髦的卫衣,搭的内长外短,下身穿了条牛仔裤。浑身衣着什物,都挺讲究,不是普通的牌子,一看就知家境就挺好。他一脸阳光、帅气的样子,站在杨之盼身旁,帮她拎着住院的物品。让李怡看上去感到有一种维护、还带有一丝让人误会的味道。只是杨之盼自己一身臃肿,又有点努力地与他拉开距离的意思,两人站在哪实在不搭调。

    李怡带着俩孩子,站在车站旁等车。等了半天出租没来,公交倒慢慢的开来了。杨之盼

    感到公交车一来,气味更大。人们一窝蜂的往里涌,杨之盼只好随母亲也往车上挤。郭军把母女俩送上公交,挥手告别。

    杨之盼在公交车上往外看,看郭军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车外道路两旁的景物快速向后退。她不明白:马车跑是马儿拉的,公交车为什么跑?一车还能拉这么多人。不过很快她不乱想了,刚才是头晕,冒冷汗。这会儿,腹内翻滚发恶心,她扯着脖子要吐。

    李怡本来和杨之盼站着,过了一、两站有人下车,她占了个位。她见杨之盼样子非常难受,忙让杨之盼坐了。怕她吐在公交车上,赶紧翻出个塑料袋递给她。杨之盼拿着袋子一口一口的吐着,旁边的乘客恶心的离的老远,眼神中透出厌烦。

    李怡叹了口气,车内空气的确不好,女儿的样子也不好办。就带她下一站下车。

    杨之盼下了车,身上不晃了,站在大地上,感到踏实了。蹲在路旁歇了一会儿。李怡在她身后拍着背,问:“这么样?晕车了?好点没?”跑到路旁的垃圾箱前把杨之盼的呕吐袋子扔了,又到旁边的小报亭给她买了一瓶矿泉水。打开,递给她:“漱漱口。”

    这时,一阵音乐响起,李怡拿出电话看了一下,接听:“对,我们出院了……没事…不用了。”她声音平静,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并不给杨之盼解说是谁的电话。

    杨之盼喘息了半天,方好些了,站住了,晃晃头,看到母亲着急的目光回答道:“好多了。”

    李怡有些疲惫:“车,你一坐就晕,咱们走回去吧,反正不赶时间。”

    李怡领着杨之盼穿街过巷,慢慢的走了一个半小时,来到一小区前,临街有一三开间的糕点房,上面一粉色的匾写着:李记西饼。里面的香气飘了出来,熏的半条街都是这味。杨之盼闻到这味觉的甜的发腻,香的惊人。从没闻到过这么香的食物。

    李怡朝里喊了声:“爸,我们回来了。”里面应声快步走出一清癯老者,他六十多岁年记,头发浓密、花白。格子上衣,宽腿裤,外面套了一件马甲,也整的外短内长。脖子上绑了个金属链子,挂了个老化镜。脸上的皱纹并不是很深,只是神情寥落,带有一丝丝愁苦之态。

    他站定稍立,看看李怡、又看看杨之盼说道:“回来了,怎么才到?。”

    李怡忙解释:“之盼晕车,我们提前下的车,走回来的。”

    “那肯定是累了,快回家吧。我看之盼脸色不好,怪不的呢!”

    一行三人过了马路,走进一小区。小区的大门不远左侧有一小型场地,堆了一假山,空出一壁墙,上面用魏碑体刻着《书香门第》四个字,用金漆描了一便。旁边的树木花草一衬,很是古朴、雅致。

    这个小区是十来年前原a市教育系统家属院改造的,来了新领导后,嫌楼旧、格局老。便在新区盖了新楼,教育系统便搬走了。住户也慢慢的复杂起来。

    小区临街处是二十多层的高层商住楼,小区里住宅楼成品字行排列,中间是个中型休闲广场,有人造景观,假山、喷泉、种植各种花卉,东区主要有一幼儿园、老年活动中心、停车厂。北区有社区医院,四排高级别墅,两栋高层商务楼。南区、西区多是八、九层的多层住宅楼,南区楼之间、路两旁多种的是香樟树,郁郁葱葱,树下有三、五个老年人堆坐一起唠嗑。越往里走,越安静,把大路的喧哗抛到身后。时不时有人给她们打招呼:“哟!老李头,你外孙女儿回来了。”

    “哎!”外公急着回家,也不多说,只是点点头,应了一声。

    这时,两个老太太手里拿了把桂花走来,她们站住对外公点头笑了笑,一个个头矮小偏胖的说:“西区的桂花开了,我们掐了点。”另一个瘦高大嗓门:“哟!杨之盼回来了,你好了?”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小区里的住户十有八九知道了杨之盼摔坏的事。

    杨之盼见她们与自己说话,只是笑笑,没出声。老太太倒热心,把手中的桂花劈出一半给杨之盼:“给你点,摆着闻香。”

    杨之盼接过忙道谢。

    他家住南区六栋。来到一栋不是很新的楼下,她们进了楼洞,上了二楼,到了家。

    杨之盼的外公李胜利,今年六十四岁,他退休前是地质队的工程师。与妻子感情甚好,但因工作的性质,长年在外奔波,俩人长期两地分居,膝下只有李怡一个女儿。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芊芊指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