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会客

    天宝十五年,六月十四,马嵬驿。

    入夜,黑幕降临,一弯惨淡的残月挂在遥远地天边。坡地边篝火燃起,星星点点,弯弯延延。杨玉环见高士力率几名内侍快步走来,连日的奔波让高力士看上去猛然老了十岁,眼角的皱纹如刀削般深陷下去,光光的下巴皮耷拉的老长,嘴巴似乎噘的更远,表情显得越发冷漠。身上的长袍又脏又皱,下襟角处被挂破了一块,略显出一些狼狈,神情倒还从容。与众内侍阶前站定,顿了顿后,高力士一撩前襟,跪在阶下,他身后左手边的一名小太监手捧明黄色圣旨,右手旁的一名小太监手捧一条三尺白绫。高力士拂尘一甩,口中细声细语道:“请娘娘升天。”听他慢声道来,好像在说:“请娘娘用膳”一样平淡。众人皆低头垂目,很平静。此刻连马蹄声,沉重的靴子咚咚踏地声,禁军的喧哗声都归于安静。杨玉环四下环顾,不见三郎(李隆基),只见手捧白绫的三个太监欺身上前。

    杨玉环被白绫套颈挂在了梨树下,青色披帛与淡金罗裙纠缠在一起,迎着风飘飘渺渺。头上斜插的玫红色碗口大绢制的牡丹,再也禁不起夜风的摇曳,随着风去处幽幽落下……

    御林军官们默默看着眼前一幕,均躬身向后退去。一队队金戈铁马从旁经过,无人敢正视梨树枝上挂着的贵妃娘娘,只是低头垂目冲冲向前,队伍里传来阵阵轻轻的叹息,从此莺歌漫舞、千娇百媚的女子人间再无……

    惊鸿一曲绝,照影舞天下,广袖轻舒,唯留清影落人间。

    如墨的忘川水湍流而下,奈河桥旁阴风凄惨。

    一队队身穿白衫,披头散发的鬼魂垂头丧气地走着,三三两两的鬼吏手持哭丧棒维持着次序。长长的一排桌案上码着一摞摞白色粗瓷碗,摊开的碗里盛着粥。一妇人站在桌案后,灰衣皂裙,头插一支硕大的青铜钗,面貌倒也干净,只是神情木然,年龄难辨。就好比临死前上路时吃个饱饭一样,众鬼魂忙忙上前,端起桌上的粥冲忙喝下就拔腿启程,好投胎转世再次为人。杨玉环随着鬼魂队伍来到桌案旁,那妇人眼中精光一闪,扬眉斜眼膘了过来,上上下下把杨玉环着实打量了一番,略一迟疑,重新盛了一碗粥,悄悄在桌案下抓了一把,抬手撒些灰样的东西在粥里,亲自递到玉环手中。杨玉环见这碗粥汤清水寡能照见鬼影,也不清楚是什么食材,于是小口轻呡,浅尝辄止,两三口后再也咽不下去……

    金秋十月,A市中心医院,一群医生护士正在忙碌着,“……血压90—60……心跳50…65.下…体温36.6…内脏一切正常…骨骼正常……脑部造影有阴影……”

    杨玉环长出了一口气,费力地想睁开双目,却只睁开左眼,右眼依然模糊,浑身疼痛难耐。模糊的人影来回晃动,渐渐才看清有一妇人站在近旁。见她四十岁上下,瓜子脸上略显苍白,妩媚的双眸里有隐隐的血丝,左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胳膊,右手偷偷的擦拭着脸旁的泪水。玉环看她很是眼生,衣着容饰皆未见过,头未盘,唇未点,没有珠钗头饰,没有锦衣绸裙,身上却穿着长衣长裤,与自己日常相处的人显然不同。四顾茫然,心中惶恐万分。

    这妇人见杨玉环意识清醒了些,忙唤道:“之盼?之盼?…可清醒些了?…哪里还疼?…感觉可好些?…”杨玉环还没闹明白眼前是怎么回事,哪里敢接这话茬。

    这妇人倒自怨自艾:“我的孩子,你若出了事,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活个什么劲儿?”杨玉环想:原来我是她的女儿,可我怎么成了她的女儿?难道自己还魂了麽?我现在这是在哪儿?皇上呢?可别是让人发现自己又活了,又要来杀自己了吧。

    妇人这边哭哭啼蹄,那边杨玉环呆呆傻傻的听着,又上下打量了那妇人一番,心中默默说道:“这是我母亲,若发现我不是她孩子,当我是个女鬼,请老道来捉妖可如何是好?没弄清楚原因,我且不做声。”

    这妇人哭了一阵,激动的心情慢慢归于平静,方才止住哭泣。似乎对杨玉环懵懵懂懂表情很是理解,擦去了腮边的泪痕,凑近杨玉环耳畔轻声问道:“之盼,可是饿了?想吃什么?快告诉妈,妈给你去买来?”杨玉环漠然摇了摇头。

    这妇人又问道:“喝水不喝?”杨玉环还是摇头。

    妇人不依不饶再问道:“可要上厕所?”杨玉环听不大懂,眼神中一片茫然,妇人见杨玉环不摇头,就视为同意。便忙拉她从病床上起身,半拉半扶来到厕所。

    杨玉环打量这厕所,一脸的不明白:“厕所是用来干吗的?”

    旁边有个女人出来,看见她娘俩儿,似乎和她们熟识,一边提裤整衣,一边看着之盼说:“哟?之盼你醒了?你可知道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你妈都快急疯了,总算老天有眼,平安无事的好!”

    她母亲一边点头含笑答着,一边对杨之盼说:“这是胡阿姨,快喊‘阿姨’。你人事不知时,胡阿姨天天来看你。”

    杨玉环轻声应道:“胡阿姨。”

    胡阿姨点头应道:“李怡,你也要放宽心。女儿这不是说好就好了吗?再不用急了。

    杨玉环心道:“我母亲原来叫李怡。”

    李怡扶着杨玉环到一小门旁,自个转身进了隔壁小门。

    杨玉环迟疑着拉开小门,抬脚进去,在里面转了个身,眼睛都直了,心里揣测:“厕所可就是茅房?但这也不像呀!马桶在哪呢?”这时隔墙传来哗-哗声,心中越发忐忑不安,低头见自己的衣服全是一条一条的竖道道甚是奇怪,当下退下裤子,撩起上衣,蹲了下去,左右环顾,不由得倒吸口冷气,难怪身上麻木难忍、沉重异常,目光所及遍布青紫,这还到罢了,身上又白又厚的肥肉迭迭层层,近似看不到边……

    这时听母亲在门外喊:“之盼……之盼……你好了没?”

    杨玉环忙提好裤子,扯平衣角,口中答道:“…好了…”

    猛然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把自己也吓了一跳,门外母亲又急忙说道:“哎,你慢点,别碰着了,我在门外等着。”

    当随母亲站在水池前洗手时,杨玉环又是一阵困惑,看着水龙头不之如何下手,只好慢慢照着母亲的样子学着做。心想:“这水就这么流出来了?”正疑惑时,猛然抬头看到墙上一大面镜子,杨玉环自睁开眼后看到的许多新奇,都比不上看到镜中的自己来的震惊:一张胖脸大若银盆,面色苍白如纸,双颊浮肿。右眼有伤半闭,左眼惊恐的从镜子中望着自己。又黑又密的头发凌乱的纠结在一起。体态臃肿,笨拙。以前的回眸一笑百媚生,体态丰盈,曲线曼妙和现在的镜中人比简直是一个仙子一个魔鬼。

    “是了,我是杨之盼,再无杨玉环了。”

    母亲看她照镜子,忙解释道:“医生说了,眼睛模糊是脑子里的血块压迫造成的,慢慢吸收了就好了,不会留后遗症。”这时一阵音乐声响起,母亲拿起一小什物看看说:“你爸爸的电话。”便对喊话:“对!刚醒……好…我知道了…”又对杨之盼说:“你爸问你想吃什么?要什么东西?”杨之盼又傻了:这是什么,母亲为什么对着它说话呀。母亲继续接电话:“没啥,你安心调查吧!完事早些回来,我们可都等着听结果呢。”

    杨之盼楞楞的被母亲扶到床边,刚躺下,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女子走来,手中托了个方形盒子拿了一些东西过来,杨之盼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已被扎上了针,吊瓶也已挂好。杨之盼望着瓶子里的水一滴滴下,耳边传来母亲声音:“打打消炎通淤针,便于血块消散的快。”杨之盼只好笑笑,躺着不动。

    也不知何时病房来了客人,恍惚中杨之盼看到一男两女。杨之盼也不知是谁,什么身份,自是什么也不敢说,只是安安静静的躺着,悄悄的听着。

    三名客人一男两女,其中一女年近五十,听母亲唤她王老师。这王老师穿着讲究,带着金丝边眼镜,眼角处还残留着早年间纹的眼线,幽幽地发着蓝光,嘴角边汗毛较长,隐约可见,嗓门特大,撇着长腔,说话间不停打着手势,病房里外都能听到她在嚷嚷,猛然听见还以为她在教训人:“杨妈妈,之盼出了事,学校是很重视的,组织全校师生捐款,这是三千块钱你拿好,现在初步调查的结果是:同学们反映是杨之盼自己不小心摔下山的。我个人认为:学校和这事无关,我们这么做已经是很关心学生啦,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没有,没有。我们全家很感谢学校,感谢校长,感谢王老师。感谢你们百忙中来看之盼,之盼快谢谢王老师!”母亲忙去拉了拉之盼,杨之盼忙把头从枕头上抬起。

    “你们这些年轻人太不小心,净惹事。”王老师一脸的不耐烦。

    “嗨,给学校,给老师们添麻烦了。”母亲忙道歉。

    “哪我就不耽误你休息啦!班里还有事,我就走了!”王老师说话干净利落。摇摇杨之盼的手,又看看旁边两个人道:“你们……?”

    “我们再玩一会儿。”那少女回答道。

    王老师点点头,算是道别,抬腿向门外走去。杨妈妈忙送老师到门外,又回头吩咐那少女:“刘月婷,你陪之盼说说话。”

    刘月婷一看大人们出去了,立刻活了起来,趴在杨之盼枕边道:“你现在这样可不怎么样!惨了吧!不过也怪吓人的。我前天来两次,见你没醒,李阿姨又天天哭,我们都急得够呛。这会儿可好了些吧!我和郑伟可算是可以把心放下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芊芊指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