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 她要查沐云帆的死

    “苏小姐,您知道吗?千少的母亲就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而跳楼身亡。”

    铁叔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痛苦和惋惜之色。

    “所以那天的事情,可能是让千少想起那段不堪的回忆吧。”

    苏伴儿听着铁叔的解释,瞪大了眼睛。

    不可思议。

    想起一段不堪的回忆。

    就这样让她失去见沐云帆最后一面的机会。

    就这样让她失去女人最珍贵的东西。

    “呵......”苏伴儿轻笑出声,“若是这样,我是不是太冤了。”

    一段回忆断给她定罪。

    能不冤吗?

    “苏小姐,若是觉得冤枉,何不振作起来找出证据向千少证明清白。”

    “......”

    一无所有的自己,证明了清白又如何?

    “据我所知,沐云帆之死,凶手并未找出,莫非苏小姐不想知道这其中有何隐情?”

    提起沐云帆,苏伴儿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光泽。

    她怔怔的看着铁叔,不说话。

    “......”

    “苏小姐,我多言了。”

    毕竟是苏伴儿自己的私事,铁叔不好多说,便带着一群佣人离开了房间。

    苏伴儿看着铁叔离开的方向,脑海中徘徊着铁叔最后的那句话。

    沐云帆的死有隐情。

    这段日子以来,她莫名其妙的被欧阳千囚禁、占有,本来以为自己逃出去了,却忽然之间知道了沐云帆去世的消息,接着又被欧阳千带回来囚禁个彻底,一系列的事情像狗血电视剧一样忽然都发生在她的身上,她都快忘了沐云帆被杀的凶手至今还未找出。

    不过,人都已经死了,就算凶手找出来又如何?

    更何况,沐云帆对自己如此绝情,她为何还要帮他找凶手,这些事不是应该是他的未婚妻去做的吗?

    想起沐云帆最后的那封绝笔,苏伴儿说不恨沐云帆的绝情,是不可能的。

    10年的感情,沐云帆的一句兄妹之情断的可真彻底。

    苏伴儿终究还是硬不下那个心肠,10年的感情。

    苏伴儿在心中暗暗发誓,沐云帆,这是最后一次,就当我上辈子真的是欠了你。

    可是她该怎么做呢?她什么都不懂,对找凶手这件事根本毫无头绪。

    ......

    接下来的日子,苏伴儿果真被囚禁个彻底,她失去了一切可以联系外界的东西,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一夜之间,苏伴儿有种回到原始社会的感觉,无论走到那,都有保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时间久了,没有选择的苏伴儿只得忽略他们的视线。

    一向渴望自由的苏伴儿绝对想不到,有一天她过这样的生活居然很快就适应了。

    父母的离弃,男友的背叛,清白的丢失。

    或许对于一无所有的苏伴儿来说,自由于她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吧。

    唯一让她有些安慰的,就是在这里至少还要难得一遇的满园风信子供她欣赏。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苏伴儿看着一个园丁用仪器测量者风信子的土壤,觉得有些好奇。

    “苏小姐,这个是测量土壤水分的仪器,千少很重视这些风信子,要求我们必须将这带土壤的水分控制在百分之50。”

    测量的园丁很专业的回答着苏伴儿。

    “百分之50?”

    还能控制成这样。

    “不只如此,苏小姐,土壤的温度,土壤中的微量元素,以及土壤的杂质都必须用最严密的仪器检测控制,所以我们这里的风信子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是可以一年四季都开花的。”

    微量元素、杂质,听不太懂。

    可是温度怎么控制?

    虽然有些惊讶,但苏伴儿终究没有深究。

    那样的男人想做什么,恐怕大自然也要俯首称臣。

    “这么在乎这些花,看来真的是不同寻常。”

    苏伴儿自言自语,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兴趣,那个男人要怎么养花管她什么事呢?

    苏伴儿离开走进大厅,便听到厅内的几个佣人在小声议论些什么。

    “怎么办,我刚才听到千少今天在书房骂人,他骂的好凶。”

    “千少的一个人管理那么大个集团,难免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既然千少心情不好,大家做事都小心点。”

    “唉,所以说老天都是公平的,千少虽然又有钱又厉害,不过脾气真的是怪透了。”

    大厅侧边的厨房里,一些佣人聊天聊的火热。

    脾气怪,这个这个字形容欧阳千的脾气还真是贴切。

    苏伴儿没有多做停留,转身打算回房间。

    等一下。

    “厉害,”苏伴儿的脑子里忽然闪过刚才佣人说的这个词。

    苏伴儿忽然想到沐云帆,要是她自己去查恐怕很难查出真相,可是如果欧阳千帮她的话......

    “怎么办,今天千少的午餐是我负责,我害怕。”一个新来的佣人声音在苏伴儿的背后响起。

    新来的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应该是是被欧阳千的样子吓着了。

    “不如今天千少的午餐我来准备吧。”

    正在大家都为此烦恼的时候,苏伴儿忽然走过来,大家都怔怔的看着这个被千少囚禁的女人。

    对于午餐,苏伴儿只是准备了一碗简单的面条,白色的面条上面加了一些绿色的葱花,卖相还可以,不过这样糊弄千少真的可以吗?

    就这样,苏伴儿在一群佣人担心的目光中上了书房。

    “嗯...千少,不要这样......”

    苏伴儿接近书房门口,便听到书房中传来女人的呻吟声。

    不是说在骂人吗?

    “女人都这样口是心非吗?明明很想,装什么。”

    欧阳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就算是做着这样的事情也是如此。

    “啊...嗯...”

    接着,一阵阵女人更大的呻吟从门内传来。

    不要脸。

    苏伴儿脸色微红,转身想走。

    刚离开几步,她便顿住了。

    “......”

    不行,她今天有事求这个家伙,不能就这么走了。

    忍。

    “扣扣扣”

    苏伴儿很不识相的在这个时候敲门了。

    “进来。”

    欧阳千冷漠的声音传来。

    苏伴儿打开书房的门。

    只见男人穿着灰色的真丝浴袍坐在书房的大班椅上,她的腿上坐着一个胸围大的惊人的女人,浴袍在纠缠之下早已领口大开,露出性感的小麦色肤色以及若影若现的腹肌。

    而她腿上的女人,一头卷发被欧阳千解开披散在肩上,看起来凌乱而性感,上身只剩下一个内衣,苏伴儿从背后看去,内衣扣已经解开,正坚强的挂在身上。

    这两个人看到苏伴儿进门,好像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依旧是旁若无人的激吻着,欧阳千的大手正在女人的白皙的背上抚摸着,时重时轻。

    苏伴儿被这幅活春宫亮瞎了眼。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豆豆公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