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章 姬媚儿来访

    “诺儿,你说,我是这里的什么?花魁?”宫兮沫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心中一阵恶汗,自己不会…

    诺儿看着此时的宫兮沫,仿佛知道她在担心的是什么东西,于是她走到宫兮沫的身边,“小姐,你别胡思乱想,虽然说我们地处青楼,但凤羽国一直有个规定的,但凡是花魁,都必须是处子,而且都是卖艺不卖身,所以,你不用担心。。。。。。”

    听到诺儿的这句话,宫兮沫顿时变得精神斗擞!哈哈哈!花魁是处子?而且卖艺不卖身的?!

    不过,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规矩??!花魁不是应该……

    摇了摇头,懒的想了,管他这是什么规矩了,反正这身体没被人糟塌过就是好事!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宫兮沫一把抓住了诺儿的手说道,“凤羽楼内是所有的人卖艺不卖身还是说只有花魁有这个特权?”

    诺儿听了宫兮沫的话后答道,“所有进入凤羽楼的人都是些落烂的贵族,她们在进入这里一个月之中可以不需见客也不需伺候客人,但一个月后便要参加花魁竞选,获胜者可以逃脱接客的命运,而落选者则必须…”

    说着,诺儿便停住了方才的话语,定定的看着宫兮沫。

    宫兮沫听了她的话之后双眸微微深了深,然后淡声问道,“那是不是说明只要我保住了花魁的位置就不必接客了?”

    诺儿脸上露出了抱歉的神色,“这…不是…”

    “恩?不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么?想到这,宫兮沫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凤羽楼一直以来,还有一个规定,那便是,若是皇室的人看中了凤羽楼的任意一名女子,那女子便要无条件的服从他的任何要求。。。”

    说话的时候,诺儿不停的往宫兮沫的脸上瞅啊瞅,生怕她老有一丁点儿的不高兴。。。

    果不其然,听到这的宫兮沫差点从床上蹦起来,无条件服从皇室任何要求?!靠!这又是哪个超级变态下的规定啊?

    “那。。。”

    就在宫兮沫决定再次开口时,一个尖锐的女音毫无预召的从门口穿了进来。    “哟~听说沫儿姐姐你不小心弄伤了,妹妹我不放心,特地来看看,没想到沫儿姐姐好的还真快呀!”

    伴随声音而进的,是一个穿着青色罗衣群的女子,大大的杏眼一眨一眨的,小巧的鼻头,一张小嘴儿似笑非笑的勾起。

    宫兮沫微微眯起了双眸,如果不是她刚才口中所说的话,自己一定会承认她是个不折不叩的大美女的!可是现在?我呸!

    “呵呵~那就多谢妹妹的好意了,我心领了。”糟糕,刚才还没来得及问诺儿关于这青楼里的一些人的事了,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该死的!眼前这女人是谁啊?

    青衣女子听到宫兮沫的这一番话,不禁一愣,以前的宫兮沫对自己总是冷言相讽的,今天她是怎么了?难道因为生病把脑子给弄坏了?连敌我都分不清了?!

    想到这,青衣女子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哼~宫兮沫,我看你还要怎么跟我斗!

    于是青衣女子便走到莫小烯的身旁,“姐姐,你我平时都相处得那么好,妹妹我来看一下你也是应该的,你又何必客气呢!”

    听到这一句话,宫兮沫不禁汗颜,虽然说吧眼前这女的一脸无害的样子,但自己怎么就无法对她产生好感叻?

    耸了耸手上的鸡皮疙瘩,宫兮沫讪讪地笑道,“呵呵,你真是太客气了!呃。。。我累了,想要休息了,你先走吧!”说着,宫兮沫冲着站在门口的诺儿吼了一句,“送客!”

    爷爷的,等我向诺儿打听了你是哪路神仙在跟你来玩儿~~~~~~~

    青衣女子听到宫兮沫的那一吼,不禁脸一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当众给自己难堪么?

    “哼!宫兮沫,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说完,便狠狠地瞪了宫兮沫一眼,带着自己的丫鬟走了。

    宫兮沫不以为意的瘪了瘪嘴,切~谁怕你啊?

    不过,她到底是谁呢?瞧她那架势,好像不简单啊!

    “诺儿,你过来一下!”宫兮沫冲门口的诺儿挥了挥手。

    诺儿听到宫兮沫的叫唤,小跑着朝宫兮沫走来,“是,小姐,怎么了?”

    宫兮沫用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诺儿说道,“你知道刚才的那青老虎是谁么?”看着她离开时气汹汹的样子,不禁让想宫兮沫到了传说中的母老虎啊!

    “青老虎?”诺儿皱了皱眉头,不解的望着宫兮沫。

    宫兮沫看着诺儿认真思考的样子,不禁“扑哧”笑出了声,好心的解释道:“我说的就是刚才的那个穿青衣服的、长得凶凶的女的啦!”

    诺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也跟着宫兮沫笑着说,“她呀!她叫姬媚儿,是三天后第九届花魁的竞选人之一哦!”

    “三天后第九届花魁的竞选人?什么意思?难道花魁还要竞选好几个的么???”宫兮沫捋了捋额前的头发,沉思道。

    诺儿摇了摇头,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递给了宫兮沫,“不是,凤羽楼的花魁只有一个的。”

    宫兮沫抿了口茶,恩~还是这丫鬟体贴,知道自己渴了还给自己倒茶,“那你说的那句她是三天后第九届花魁的竞选人之一是什么意思?”

    “因为凤羽楼每个月都要竞选一次新花魁呀!而三天之后就是竞选的正式时间了。”诺儿回答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三天之后我就有可能当不了花魁了?!”

    不是吧?自己没那么惨吧?如果自己当不了花魁的话,岂不是自己得。。。。。

    “呃。。。”

    诺儿顿时怔住了,后来看到伤心的表情之后立马说道,“小姐,你这么说也是没错的啦!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稳坐花魁的宝座的啦!”

    诺儿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认真,可谓还带着点骄傲的神色!

    “真的?!”

    宫兮沫一听到说自己可以继续当花魁,不禁两眼放光,感觉全身都来了劲。

    诺儿于是再次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恩。”

    宫兮沫歪着头,不解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难道自己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嘿嘿嘿………得瑟……………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花小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