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章 贴身侍婢

    冬日游,似水云雪落满头。莫是谁家少年不知愁。纵无心,跌入云泥,相看笑不休!

    德贤王府内,到处是一片大红的喜气景象,前来道喜的宾客吃过喜酒后也都渐渐散去。

    “林枫,本王叫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卧虎阁内,南宫浩泽身着大红喜服,斜倚在床榻上对着手下的侍卫林枫说道。

    “回爷,属下已经查明,她是都城里一户贫穷人家的女儿,并不是……”

    “好了,本王知道了!”南宫浩泽挥了挥手,阻止林枫继续说下去。

    “王爷,您确定要?”林枫恭敬的立于门前,口气有些犹豫。

    “本王自有打算,你不必多嘴!”南宫浩泽俊朗刚毅的侧颜上写满不奈。

    林枫顿了顿,又试探着说道:“爷,夜已深,您也早点去王妃那边休息,别误了良辰美景。”

    南宫浩泽眸光一冷,低沉的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口吻说道:“本王今夜就在卧虎阁休息,不过去了,你也告诉王妃莫要来打扰,乖乖的自己休息,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

    “这不妥吧!”林枫再次不怕死的道。

    “就按本王的话去办!”南宫浩泽的耐性已经就快用完。

    “是的,爷,属下告退。”林枫说罢转身推门退了出去。

    可南宫浩泽却毫无睡意,眼神直直的望向门口,思绪似乎早已飘远……

    “烟儿,我喜欢你,嫁给我做王妃可好?”一身白袍俊朗不凡的男子对着同样是一身白衣的女子说道,声音里满是柔情。

    白衣女子却面露难色,沉默了许久,最终缓缓开口,“泽,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爱。”

    “为什么?”男子的面容瞬间变得冰冷,仿若千年冰山。

    女子沉默着没有开口,美眸中却满是歉疚。

    男子却突然明了,方才炙热的心瞬间坠入冰窖,“皇兄,难道你爱上了皇兄?还是因为皇兄是皇帝,你想做皇妃?所以才不屑做这小小的王妃!”

    面对男子的步步紧逼,女子慌乱的语无伦次“不是,不是得,泽,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要再说了!我早该明白,你们女人都是贪慕虚荣的货色。皇位?好!”男子的声音暴烈而疯狂,手却不着痕迹的抽出匕首,没有丝毫犹豫,一把刺入女子的心脏“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你……”女子不敢置信的盯着刺入自己心脏的匕首,面容瞬间变得凄厉“南宫浩泽,我恨你……”

    “啊!”南宫浩泽一声大吼,忽地把从床上坐起,定了定神,抹了抹额上的冷汗,原来是梦魇了!有多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是因为今天白天见到的那个女子吗?奇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简直是犹如一人。

    看了看时辰,才刚子时。头却突然痛的厉害,浑身冷汗淋淋,像是受了风寒。

    “林枫,林枫。”

    不一会,林枫就推门进来,在抬头看到南宫浩泽的那瞬间,一愣,“爷,您这是怎么了!”

    南宫浩泽苍白的脸上满是虚弱,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冷硬,“本王受了风寒,去找府中的神医给我开几贴药”

    “是。”林枫不敢犹豫,转身便欲出去。

    “等等……”南宫浩泽突然出声,“花依依来了没有?”

    “回王爷,刚到,被安排在清水苑做了粗使丫头。”

    “胡闹!谁让你们自作安排的”南宫浩泽暴怒的开口,仿若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林枫被吓了一跳,没敢开口。

    “一会把她给本王叫来!”

    “是。”林枫领命之后就飞一般的逃了出去,以免再惹怒这头暴怒的狮子。

    德贤王府里非常之大,而且建筑摆设都非常奢华,这是花依依从来没有见过的。可她却无心欣赏风景,刚刚操办完爹爹的后事,还没来得及哀伤,就脱了孝服,来到德贤王府做了一名粗使丫鬟。眼下虽然夜已深,可却被人安排了一大堆活计。

    抛开心中的悲痛,认命的坐下来浣衣,没有丝毫的委屈。若不是王爷,恐怕她早已被饿死街头了,如今能来到王府做丫鬟,有一瓦遮头,三餐温饱,她已经很满足了。

    想到王爷,依依不禁面色一红。她永远也忘不了白日街头的那惊鸿一瞥,平生第一次见那么俊朗的男子,如同天上的神坻,高贵不凡。

    在依依的心中,南宫浩泽就如同天上的星月,高不可攀,她注定只能仰望。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的花依依并没有主意到身前何时站了一个人。

    “花依依。”

    被惊了一跳,花依依抬眸,一个俊秀的面容出现在头顶,原来是白日王爷的贴身侍卫,林枫。

    “侍卫大哥,你找我有事?”依依浅浅的说道,青色的下人服饰却掩饰不住出尘的气质。

    “王爷找你,跟我来。”林枫并未多置一词,掩去眸底惊艳的神色,转身朝卧虎阁走去。

    依依就着身上的裙裳擦了擦手,跟在林枫后面,“王爷找我?”

    “王爷受了风寒,要你过去伺候。”

    她心下一惊,他怎么病了?

    却又听得林枫说道,“王爷脾气不好,你小心伺候,否则有你好果子吃”虽口气冷硬,可眸中却充满同情和怜惜。

    “哦。”依依淡淡的应声。

    跟着林枫来到卧虎阁的内室,依依一眼就看见躺在床榻上的南宫浩泽。只见他三千青丝随意披散,狭长的凤目紧闭,青色的丝被下露出紧实的胸膛。他比白日憔悴多了,却依旧魅力非凡。只是,今夜是王爷的大婚之日,为何只有王爷一人?想了想,这也不是她一个下人该问的,遂只得敛去心底的疑问。

    “王爷,花依依来了。”林枫轻声道。

    “嗯,你出去吧。”南宫浩泽低沉的声音略带嘶哑。

    “是。”林枫转身出去,屋内只剩下南宫浩泽和花依依两人。

    “你来了!”南宫浩泽冷冷的开口,低沉的嗓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性说道:“过来。”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魇魇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