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算计,又一出劲爆的戏码

    周一挺住

    “饶了你,龙三少,饶了你,你方才怎么没想过饶了我,我楚芮的命只值区区一万两银子吗?你要不要出十万两啊,我楚芮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把我千刀万剐?”

    楚芮现在很狼狈,然而那一身的狼狈,却是向那脚踩着鲜血的杀神,抑或是从地狱中走出的嗜血之魔一般,红着一双眼睛,冷冷的踩着龙三少的脸问道。

    “楚芮?我表叔是......藩王龙锦腾,你要是杀了我,我表叔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我表叔不能拿你怎么样,皇上也不会偏袒你的,我可是皇室宗亲。”

    龙三少低声念着楚芮的名字,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霎时脸色煞白的就像见了鬼,却是像个纸老虎一般,结结巴巴,甚至拿出自己是皇室宗亲来说事。

    当然皇上知道了这件事情,不会饶了他,可是总比在这里被人打死强,而且他龙三少就算是死在女人手里,也不应该是这个死法啊?

    他不是应该牡丹花下死的吗?

    “龙三少,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皇室宗亲,说,指使你来这里的人到底是谁?不说的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千刀万剐?”楚芮狠狠的踩着龙三少的脸,如魔鬼一般冷冷的问。

    当然楚芮也想借此机会知道究竟是谁,导演了今天这一场欲致她与死地的闹剧?

    过了严刑拷打这一关,就到问了。

    由于职业习惯,楚芮觉得此时此刻无论是从心理,还是从身体上都是拷问他的最好时机,打都打了,什么都问不出来就白费力气了。

    再说她当街行凶,把个好好的皇室宗亲弄成了太监,那皇帝老儿一定会满世界的通缉她,说不定下一刻钟,她就会死在乱刀之下。

    反正不杀他是死,杀了他也是死,临死之前,总该弄清楚是谁算计的她,她死了化成厉鬼,也好找他报仇不是?

    “我......我......”那个猪头龙三少不知时疼的太厉害,还是真***讲义气,竟然哆哆嗦嗦,一头是汗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出来那就是死啊,怎么能说?况且他现在才发现,那背后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主,他要知道这个主也在这里,他就是抹脖子**也不敢来啊?

    这个云都果然不好混,可惜他现在才知道。

    “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要不要我再给你来点颜色看看?”楚芮脏兮兮的脚在龙三少的脸上加大了力度,恨恨的问道。

    “自古以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你这个女人,打也打够了,快还我酒来,我的酒可是千年佳酿,小心你赔不起......”

    方才被楚芮一把推开,当然楚芮还抢了他一个酒瓶的酒鬼,醉醺醺的拉着楚芮的衣服,傻呵呵的笑道。

    “嘶”的一声裂帛之声传来,不知是有心无意,还是装模作样,酒鬼竟然不小心把楚芮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给撕下了一只袖子,露出雪白的肌肤。

    “有完没完,一出又一出,环环相扣啊,你大爷。”楚芮又一脚把那个无理取闹的酒鬼给踹了开,一股无名火再一次从心底燃烧起来,大声骂道。

    又一出劲爆至极的戏码,她楚芮竟然被一个酒鬼当街撕烂了衣服,当然如果在现代,这不算什么,可是这是在连脚都不能让陌生人看的古代。

    尼玛,现在她比那青楼里的姑娘穿的还暴露,青楼姑娘好歹还有一层薄纱呢,这Chun光乍泄的,还让不让她活了,这真的是逼她死的节奏吗?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酒鬼大着舌头,傻呵呵的笑道。

    “你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吧?Cao你大爷,对不起有用吗?”楚芮提着酒鬼的怒火中烧的喝道。

    刚才不是有人拿什么贞洁说事吗?现在好了,当场被人拿住把柄了,这真的是伤风败俗,为**所不容了。

    “姑娘,男......男女授受不亲。”两人近在咫尺,酒鬼一身酒气,揉着鼻子,又傻呵呵的笑道。

    “你大爷,死酒鬼。”

    这个酒鬼是真傻还是装傻?看这没有丝毫杀伤力的样子,这要是装得,该拿最佳男猪脚了吧?

    楚芮恨恨的推开酒鬼,男女授受不亲,她可不想再添一条当街勾搭男人的罪名。

    再回头一看,那龙三少主仆三人,不顾疼痛,像虾米一样弓着身子,连滚带爬的上了马车跑掉了,原来这个时代的警察也***不给力啊。

    她都行完凶了,什么禁卫军,刑部啊,捕快什么的,毛都没见到一根,可怜龙三少就这样被她白打了?

    楚芮有点摸不清头脑,这到底又是什么情况?

    “你也是有人指使来的?”楚芮明亮的眸中闪过一抹凌厉,恨恨的望着那个摇摇晃晃,一副站不稳的酒鬼,眼睛里直冒火的问道。

    “你好不讲道理,你打碎了我的酒,还要打我?大家说说,这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这还是不是女人啊?”酒鬼恶人先告状的大声呼道。

    “这样人怎么会是女人,女人哪有这样的,简直就是泼妇,谁娶谁倒霉。”

    “就是,说不定九龙山的寨主就是受不了她,才把她丢出来的。”

    “这样的女人就是青楼也没人敢买啊,这就是砸自己买卖啊。”

    “哟,瞧,守宫砂,还是个处?”

    一个人忽然指着楚芮的胳膊,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叫的喊道,一时间整个人群,再一次如煮开的沸水一般,炸了锅,去看楚芮胳膊上那颗殷红如血的守宫砂。

    “就算守身如玉怎么样,那也是悍妇一个,谁敢娶?”

    “悍妇,悍妇......”越来越多的污言秽语,越来越离谱的说辞,越来越脏的脏水都纷纷的泼向楚芮。

    这些人都以抬高自己为荣,以打击别人为乐吗?

    她受了侵害,这些人看不起她,她没有受到侵害,这些人还是看不起她,真是神一般的逻辑,严重的心理变态吧?

    不过可惜他错了,方才她没有寻死,现在更不可能,不就是一只袖子吗,姐还抓过裸奔的变态,那些人不就是以裸奔为荣,她楚芮怕过什么?

    “王妃,我们好像没安排这一出啊?”

    不远处一座茶楼的雅室间,一个侍女模样的丫鬟,对一个衣饰雍容华贵,容颜艳丽的女子说道。

    “不是我们安排的,也许是另外一个人安排的,毕竟想让她死的人多了去了,不,不对,原来是他,竟然有人引起他的兴趣,有好戏看了。”

    那个容颜艳丽的女子轻启红唇,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那个酒鬼,意味深长的笑道。

    “不过看起来,这个楚玉陌不太好对付,竟然把龙三少都给......变太监了”那个丫鬟红着一张脸,欲言又止的不再说下去。

    “她若好对付,王爷又何必那么发愁,别说王爷,皇上不是也在发愁,我们今天做的这件事情,往小了说,我们这是在为王爷解烦忧,往大了说,我们是为皇上,也是为天下出一份力,懂吗?”

    那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眸中闪过一抹精明,望着远处狼狈不堪的楚芮,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轻笑道。

    “奴婢明白,王妃的教导,奴婢谨记于心。”那个丫鬟十分乖巧的说道。

    作为一个丫鬟不单要懂得察言观色,更要懂的因势利导,把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变成利于自己的事情,这是上位的最基本原则。

    比如王妃还不是王妃,她也要先叫王妃,只要今天把楚玉陌交代在这里,正王妃的位子还不是她的,她只要跟对主子,那王府的后院便能占一席之地。

    可是王妃怎么知道楚玉陌今天会出现在这里,这可是连王爷也不知道的?

    一想到这里,那个丫鬟忽然不敢再想下去,这个尚书府的千金一定也是个不同寻常的人物。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翡冷翠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