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一章,角色扮演

    楚夕言回到凤栖宫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劳累了一天的她不怎么想搭理她女儿了,反正有Nai娘在带,楚夕言也没有说女儿一定要喝自己**的念头,她对小孩的耐心实在有限。

    卸去一身的华服,楚夕言披散着头发泡在浴桶里不想动弹,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不由得想起了她在现代的父亲,她在想以往的中秋她是怎么过的呢?似乎不不记得了,在她五岁之前她的父亲还只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员工只有几个,好像随着她慢慢的长大,她们家越来越有钱,她的生活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几乎忘记了童年的她笑得多开怀,后来她渐渐的就只会优雅的笑了。

    知道把皮肤泡出褶子,楚夕言才从浴桶里出来,窗外的月色正浓,几乎没有多少考虑她就披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坐到凤栖宫里小花园的石凳上,神色寂寥的望着天上的明月,脑海里闪过无数诗句,但是就是没有一句是符合她心情的,要说思念是话大概也就是思念亲人了,但是她的亲人对别人比对她要亲得多。思念爱人,她更本就没有爱人,好像在她还小的时候对一个小男孩有过好感的,那个人笑得很温暖,但是最后他却喜欢上了她的表妹。也许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对所有的男人失去信心,也无比的讨厌她表妹那一类的。

    因为她表妹她似乎迁怒无辜的柳含烟了,不过即使柳含烟是好的,她也不会喜欢她,楚夕言就是这么别扭的一个人,认死理。

    碧云拿着薄薄的披风走到她身旁,轻声的说道:“娘娘,夜深了,小心风寒。”

    楚夕言侧头看碧云一眼又转过头来不说话。她现在心情不好,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好,所以很烦躁。

    碧云把披风披到楚夕言身上,后退一步认真的守在楚夕言身后。她虽然是楚丞相的人不过是陪在楚夕言身边比较多,要说对楚夕言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可能的,看楚夕言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得轻声问道:“娘娘既然那么在乎皇上为什么要拒绝皇上呢?”

    楚夕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碧云问的是什么,呐呐的张口说道:“即使硬把他绑在我身边又如何,不过是让他越发讨厌我罢了。”

    听着这句大实话碧云不知道怎么回答楚夕言,她虽然精明但是却不善于表达。

    看着身旁一反常态的碧云楚夕言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了聊天的欲望,“你说这世间的事,是不是挺搞笑的,皇上不爱我,但是又不得不作出一副爱我的样子。其实皇上也挺可怜的,但是我又何尝不是?”

    碧云依然沉默主子的是她不敢妄议,即使她都知道,但是世间上,又怎么会有潇洒无羁的人呢?或多或少都会有为难的事。

    突然楚夕言的眼角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你说皇上是不是很无礼取闹?”

    碧云幽幽的看着楚夕言说道:“娘娘你怎么如此想?”仿佛楚夕言这么说更加无礼取闹似的。

    “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若是没人护着又怎会纯洁无害。你不去算计就是你死,你算计了,他就觉得你恶毒。但是没有人守护那份善良哪里还会在,早就不知道被哪只狗吃掉了。其实本宫早就后悔了,若是当初不强求现在本宫是否还是那个善良的娇娇女?”

    “也不知道本宫死后会不会下无间地狱,毕竟做了那么多坏事,但是那又怎样呢,只要他心里能有我一分,不入轮回又如何?”

    看似自言自语,不过是楚夕言借机对李珩说的,就在刚才她看到了黄色衣袍的衣角,然后她就知道了,李珩在听墙脚。

    “娘娘早点回去歇息吧!”碧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她一直都知道主子很喜欢皇上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深爱。

    看碧云看她同情的眼神,楚夕言就知道她的演技棒棒的,甚至她都有一点怀疑刚才说那句话的人是不是他自己了。好像她真的深爱李珩一样,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上不会有一个叫楚夕言的女子深爱着她的夫君了。

    “回吧,寂夜催人泪。”楚夕言扶着碧云的手慢慢往寝宫走去。

    李珩带着赵全默默的从梨花树的背后走出。目送楚夕言的背影,李珩久久不言。

    “皇上要不要老奴前去通传。”赵全小心的问道,虽然不能算上一个男人,但是赵全也嫉妒皇后对皇上的感情,唉,造化弄人啊,如果皇后娘娘不是丞相大人的女儿就好了,只是若皇后娘娘不是楚丞相的女儿,皇上和娘娘就不一定相识了。这世事真是够搞笑的,只是这背后掩埋了多少人的泪就不知道了。

    “赵全,你说,朕是不是很无理取闹?”李珩一手抚摸着梨花树的树干,一边问赵全。刚才回到龙伏宫换上常服,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去看看楚夕言,毕竟按规矩应当是这般的。于是他就带着赵全来到了凤栖宫,毕竟已经是深夜,李珩也没有叫人进去通知,他就直接杀到了楚夕言的寝宫,但是意外的是没有见到楚夕言,问了一下才知道,她到小花园赏花来了。

    想到他好久都没有和楚夕言好好谈谈了于是他就跟着来到小花园来了,然后他就听到了她深情的独白,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那又能怎样呢?

    赵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他选择沉默。

    李珩也没有要赵全回答的意思,他只是感叹而已,想他和楚夕言自年少时就结为夫妻,虽然不说琴瑟和鸣,但是也是相敬如宾。而且楚夕言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这般想来,是他对楚夕言太苛待了。

    “回吧,叫凤栖宫的人不要告诉皇后朕来过了。”李珩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楚夕言,他需要静静。

    赵全虽然诧异但是却不说什么,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了。

    李珩出了凤栖宫却没有回龙伏宫,而是去了柳含烟的落英阁。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凌慕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