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初次交锋

    转眼就到了小公主满月的日子,对于楚夕言来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可以好好的洗一次澡了,一大早楚夕言就在林嬷嬷等人的伺候下沐浴更衣。

    穿衣上妆差不多弄了一个时辰才罢休,只是妆是化好了,楚夕言却不满意了,因为太丑了,那鬼似的“樱桃小嘴”比僵尸还白的脸让她不忍直视。楚夕言无语,据说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妆,在林嬷嬷不认同的目光下,楚夕言把妆洗掉,也不想再往脸上抹那些胭脂,她现在这具身体长得比她以前的面容丑多了,最多只能算得上是清秀,不过由于母亲的缘故眼眸是深紫色,仔细看的话,就可以清楚的看见是很高贵的紫眸。

    头发被高高挽起,只插了几只金步摇,明黄色的宫装繁琐精致,一眼看上去还是挺雍容华贵的。上下打量了一翻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扶着碧云的手从容不迫的向前殿走去,她到这是界这么久了,今天还是她第一次接受众人的请安,马上就可以会一会传说中的贤妃了,想想还是有点激动呢。

    “皇后娘娘驾到。”她人一出来身后的大总管小沈子就扯着嗓子喊道。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众妃嫔看到她就立马跪下行礼。

    楚夕言目不斜视往主座走去,看了一眼乌压压的头顶落坐后才说道:“免礼。”

    “谢皇后娘娘。”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众妃嫔在宫女的搀扶下起身落坐。

    大雍的宫规有言凡正五品以上和初次承宠的妃嫔才有向皇后请安的资格,按理说现在应该只有几个人来给她请安才是,不过今天公主满月算是特例。

    等到所有人都落了坐,整理好仪容凤栖宫的宫女才上茶,楚夕言借着吹茶沫的空档扫视一眼,等她的眼神落到右手首座那个空空荡荡的位置,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贤妃的位置。

    察觉到楚夕言的眼神,静妃不得不出来打圆场,柔柔的笑了一下说道:“娘娘不要生气,想来贤妃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楚夕言还没有回答丽婕妤就忍不住跳出来嘲讽道:“静妃姐姐这话说的,贤妃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么多‘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是何意。”丽婕妤扶了扶鬓角把不是故意的咬得特别重,现在李珩的后宫简单,她比静妃得宠是以敢不顾静妃的脸面。其他的妃子都是些身份低微又不得宠的,乖乖的在一旁坐着不说话。

    静妃的脸上划过一丝难堪,咬了咬牙看着楚夕言柔弱的说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妾不是这个意思。”

    “我的好姐姐啊,你这样为人家开脱,人家可不稀罕呢!”丽婕妤也没有看楚夕言自顾自的说道,说完还拿起手帕捂住嘴痴痴的笑了。

    静妃也不想说什么了,低下头也不接丽婕妤的话,一副柔弱无辜的模样。

    “林嬷嬷,掌嘴。”楚夕言也不想多言,她不喜欢静妃这幅模样更讨厌丽婕妤在这刺人,不过她对贤妃倒是看低了,这样的手段未免太不入流了。

    “是。”林嬷嬷不问也知道是罚谁,娘娘的自尊心强大,丽婕妤虽说的在嘲讽静妃但是字字句句都在影射皇后不得宠,让贤妃骑在她头上。

    林嬷嬷示意俩个宫女拉住丽婕妤,还没等丽婕妤说出话就直接大耳瓜子煽了上去,丽婕妤白皙的脸庞立马就多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宫规都学到狗身上去了,不敬本宫可是大罪。”楚夕言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冷冷的说道,锐利的眼神让对上她目光的人都低下了头。

    直到把丽婕妤打出血,林嬷嬷才罢手,低眉顺眼的走到楚夕言身后站好。

    丽婕妤忍着怒火跪下说道:“臣妾多谢娘娘教诲。”心里却是恨得不行,昨晚贤妃借着头疼的缘故把人从她这劫走了,她一时恼怒就犯到皇后头上了,皇后可不是她能惹的。

    “嗯,起吧,回去抄两遍的宫规让本宫过目。”楚夕言淡淡的说道,让人分不出喜怒。

    众人也不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就在这时一声婉转动人的声音传来打破了一室的沉默也让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微妙的眼神。

    “臣妾来迟了,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顺着声音一名身着红色宫装的绝色美人款款而来,一举一动皆是风情。

    楚夕言没有说话任由贤妃半蹲着给她行礼,没有叫她起来的意思拿起一旁的茶杯吹了口气又抿了一口。

    贤妃的脸上虽然还是挂着笑容但是眼神却变得很危险,心底的愤懑怎么也止不住,要不是她爹是丞相,她楚夕言何德何能能够当上皇后。

    楚夕言把茶杯放了回去才开口说道:“不知道贤妃能否为本宫解释一下你迟到的原由?”扶了扶乱颤的步摇似笑非笑的看着摇摇欲坠的贤妃。

    “昨夜臣妾与皇上商议公主满月宴的事歇的有些晚了,夜里风大,臣妾不幸染上了风寒,故而来晚了。”贤妃维持着原状,恭敬的说道,眼里的得意怎么也藏不住,她不是第一故意来迟,也不是第一次故意拿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刺激楚夕言,而楚夕言即使恨毒了她,也不得不故做大度的放过她而且还对她嘘寒问暖。

    “风寒啊!”楚夕言挑眉接着她又慢悠悠的的说道:“不知道有没有宣太医看过了?”

    “未曾。”贤妃嘴角抽了抽僵硬的回答道。不过身体依然保持着半蹲的姿势。

    “嗯,既然病了就好生歇着,这几个月劳烦妹妹替本宫处理宫务,不过本宫既然身为大雍的**就不好懈怠,这大公主的满日宴过后贤妃你就把宫务交出来吧,好好养身体,不然皇上又该说本宫不体恤了。”楚夕言不想让她起身,她虽然看似一副好说话的模样但是不喜欢有人忤逆她,而且贤妃这是明目张胆的打她的脸。

    “是。”贤妃脸色难看的说道,自从楚夕言怀孕后她就在太后的支持下掌握了宫权,现在楚夕言已经出了月子,而太后也不在宫中,她只能咬着牙齿把到手的权利交出去,毕竟楚夕言才是名正言顺的后宫掌权者。

    “哎呀瞧本宫这记性,贤妃你先起来吧!你们也真是的,都不提醒一下贤妃还在行礼呢。”楚夕言敲了敲脑袋埋怨似的说道。

    众妃嫔默然不语,心里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些心思浅的直接就把不屑表露在脸上。

    贤妃心里窝着一团火,此刻她是恨毒了楚夕言,家世,容貌,才华她楚夕言哪一样比得过自己,皇后的宝座总有一天她会抢回来的。心电转念间贤妃也在贴身侍婢Chun华的搀扶下走到自己的位置落了坐。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回吧,贤妃等下的宴席你可不要再迟了。”楚夕言特意对贤妃嘱咐了一句,她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留着她恐怕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众人起身行礼。

    楚夕言搭着碧云的胳膊款款的往内殿走去,她前世是千金小姐一举一动都是依照高等的贵族礼仪培养出来的,举手投足间自是一派风流,不会出现礼仪不到家闹笑话的情景。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凌慕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