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章,无双永长宁

    大雍王朝地处中原,国力雄厚百国归顺,百姓安居乐业,五年前先皇第六子李珩继位后

    改国号昭和,虽然现在朝堂一片安宁但是丞相楚天权势滔天让李珩坐立不安。

    说起来李珩能够当上皇帝,楚天居功至伟。

    先皇宠爱贵妃之子李瑞,欲改立李瑞为太子,当时的皇后生有嫡长子李琛,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太子文武双全,且气度过人得朝堂众多大臣的拥戴,太子与李瑞相争多年大部分成年皇子都卷入其中。

    现在的太后在当年不过是依着先皇表妹的身份被封贤妃,育有皇六子李珩,后来求得先皇赐婚,楚丞相的女儿楚夕言为王妃。此后李瑞逼宫,太子与先皇身陨,其他成年皇子更是非死即伤,而李珩在楚天和外祖家的支持下成功处置叛贼李瑞一党。

    当年的一场动荡使得默默无闻的六皇子一跃成为天子,而楚天由此也觉得没有他就没有李珩的今天行事作风更是越发独断专行,隐隐有凌驾于皇帝之势。

    今年是李珩继位的第五年,他一直默默的发展自己朝中的势力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除掉楚天,李珩与楚夕言虽然是少年夫妻但是那时的李珩正是夺位的关键时期对于男女之情没有太多的心思,自然也就和楚夕言没有多少情感。登基之后由于对楚天的不满,迁怒到楚夕言身上,所以即使楚夕言努力的成为一为贤后也没能让李珩认真的看上一眼,更不要说楚夕言本身只是一个表面上贤良淑德背地里阴狠无脑的恶妇。

    可以很诚实的说如果楚夕言不是楚天的女儿李珩直接就把她打入冷宫了,听到楚夕言难产血崩的消息他不知道有多高兴,这件事他可没少在背后推波助澜,可惜楚夕言还是挺过来了,不过想到以后她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李珩的心又放下了。现在楚夕言还有用对于这个结果李珩还是很满意的。

    若是在往常楚夕言早就派人来请他了,李珩也不想主动去看她,所以从楚夕言生产到现在李珩都没有派人过问一声,在他女儿的洗三宴上也没有到场,因此更是使得楚夕言生的嫡长公主成为了一个笑话。

    现在楚夕言命人前来请他给长公主赐名,思索了一会他还是决定放下手中的奏折前往凤栖宫。

    李珩来的时候楚夕言也醒来喝药了。

    楚夕言听到内侍尖细的嗓音高呼皇上驾到的时候没有要起身的想法,很淡定的抱着便宜女儿亲热。

    楚夕言已经命人把床帐放下,凤栖宫里的大小奴才跪了一地三呼万岁,李珩直接无视背着手往内殿走去,林嬷嬷等人出来接驾在外殿跪着。

    听到脚步声的靠近楚夕言内心翻过诸如“我要不要无视他?”“我不想理他可以不说话吗?”此类不耐烦的念头,她真心不想理会李珩,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正在她纠结的时候李珩率先开口道:“这几日国事繁忙,朕没能来探望皇后,皇后不会怪朕吧?嗯?”最后一个尾音低沉沙哑令人沉醉,又觉得有些喉咙发痒,让听到的人感觉到无比的宠溺和羞涩。

    虽然语气很熟稔但是李珩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嘲讽,背着手在远离床榻四五步的距离站定,眼神冰冷的看着黄色的床帐。

    要是以往听到这个伟大而又万能的理由楚夕言肯定大义凛然又娇羞的说一句国事为重,可是换了一个灵魂的楚夕言却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内心狠狠的鄙视了一翻,思索着要不高傲的说一句:谁稀罕你来看我。

    最后楚夕言很别扭的说了一句:“皇上言重了,臣妾衣冠不整还望皇上饶恕臣妾不敬之罪。”语气云淡风轻听不出喜怒。楚夕言的内心可是一点都不淡定,臣妾什么的好别扭有没有。

    李珩自然不会计较,一来楚夕言正在做月子不可以梳洗,二来他也不想见到楚夕言望着他时那痴迷的眼神。

    两人一个不想理一个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宽阔的大殿里安静得只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突然一声细弱的猫儿似的哭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怀中的女儿突然的哭泣令楚夕言先是一惊然后就是手足无措,她可没有哄婴儿的经验。她不过是亲了她一下她怎么就醒了?

    李珩听到这细弱的哭声,感觉心头一颤,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让他忍不住想要看一眼。那是来自血脉的微妙联系。

    “宝宝乖,不哭了哦!”楚夕言生疏的拍打女儿的背部,轻声细语的哄着。

    李珩听到这软软的声音不由得有些羡慕,是的羡慕,他儿时最美好的向往就是他母妃可以抱着他轻声的哄他入眠,现在他的皇后变得这般温柔不似以往装出来的大度,让他有些诧异,想到这李珩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起来,这个女儿是不被他期待的,他不该对楚夕言有丝毫的好感。

    “皇后无事朕就先回去了,国事繁忙下次再来探望皇后。”李珩依然笔直的站着,宛若神诋威严十足,但是可惜没有人欣赏他的英姿。

    “皇上恕罪,臣妾今日请皇上来是想让皇上给我们皇儿赐名。”听说李珩要走楚夕言连忙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可恨李珩也不自己提出来。

    楚夕言心里暗自恼怒李珩的同时,李珩也是满腹的不愉,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淡淡的问道:“皇后可知皇家的子嗣向来都是百天之后才赐名的?”

    这皇后向来都是一副贤良淑德的正宫模样什么宫规自是经常挂在嘴边的,他可没少拿这个当幌子来堵她,每次都很奏效。

    说起来楚夕言也是悲剧,痴恋李珩不得反而因为楚天的缘故招他忌恨,原先她也是仗着母家的势力刁难作践受宠的宫妃只是在林嬷嬷的支招下装得大度从容,又因为贤妃入宫,为了牵制贤妃,李珩才不得给楚夕言几分面子情,久而久之楚夕言也就不得不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宫规更是背得比谁都顺溜,努力给朝中清流大臣一个好印象。

    只是这次必然要让李珩失望了,楚夕言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痴恋他的蠢货了,自然也不会想着给他留啥好映像,所以楚夕言不得不装出一副惆怅的模样幽幽的说道:“臣妾自入宫以来,虽说没有给皇上提供多大的帮助,但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连这小小的要求皇上也不能答应吗?法律还不外乎人情,规矩都是人定的,皇儿早产体弱,臣妾只不过想请皇上赐个名,以求龙气庇佑。这天下的规矩哪条能够束缚您呢?若是皇上不愿臣妾自当让丞相替臣妾在白马寺求个好名。”

    一番话说完,李珩的脸差不多都要掉冰渣子了,这话中的意思他如何能不懂,软硬兼施偏偏他还找不到话来反驳,大雍王朝全民信佛,为了初生儿能够平安长大,许多人都会去寺庙求高僧赐名,即使是皇子也不是没有,而白马寺则是皇家寺院,请白马寺高僧赐名本来也是很合理的但是提到丞相就是明摆着威胁了,前半段那些看似服软实则讽刺的话也让李珩暗恨不已。

    “皇后哪里话,皇儿是朕的嫡出的长公主自然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朕为她破例也是无可厚非的,皇儿体弱就赐名长宁。”多年的隐忍让李珩很快就反应过来随口就说了个名字。

    “谢皇上赐名,皇上政务繁忙臣妾就不久留了,臣妾恭送皇上。”

    “嗯!”李珩也不计较楚夕言的态度了面无表情的拂袖而去。

    等李珩出去了楚夕言立马就让林嬷嬷带口喻通晓六宫,皇上赐名长公主长宁,封号无双。

    此喻一出六宫哗然,澜懿宫的贤妃知道后先是表示尊敬,等小太监走后直接就砸碎了一地的瓷器语气阴冷的说道:“无双,呵,无双,好得很。”

    说完有些失落的扶上自己的小腹,什么时候她也能有个孩子就好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凌慕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