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回 以巧打拙终现路

    桃根这几日都是坐立不安,自从古绣绣来过以后,桃花就没说过一句话。好在该吃的饭照样吃,该睡的觉也照样睡了。只是一整个白天不见人影,接连几天,每次回家都是一脸疲惫,桃花娘问起去哪了,只说是去村长家问点事,再问详细,却又几句话打发了所有人。

    桃根有意去投案,就算吃牢饭,不过是轻罪,又能怎的?但桃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桃花爹年岁渐高,家中没个男人,和天塌了没两样,就算爹娘不说,桃花也绝不同意弟弟去坐牢。

    桃花娘右眼皮已经突突地跳了两天,心里没来由得慌得要命,女儿这几天的反常样子,让她觉得无从下手、从何安慰。那古守恩的脾Xing,怎么可能守着桃花一个人过一辈子,何况他们这样小门小户,没有娘家撑腰,必是新鲜劲儿一过就扔一边,一个好好的闺女就等于毁了。可若要她想个好办法,也着实是为难她一个村妇。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古家聘礼未到,日子未定,再好好看看女儿。

    桃花岂能不知道家人的心思,弟弟和娘还好,心事全摆在脸上。可桃花爹每天连山也不上,就死死守着桃花,见天坐在院里闷不吭声。桃花出门他目送,回家他也还在原来的地方。生怕一个眨眼,女儿就没了。

    桃花咬了咬唇,既然决定已经下了,就不要瞻前顾后,今日,就将自己打算告诉爹娘,何况,如果没有他们同意,这事也不能成。

    晚饭时,一家人依旧默默相坐,自顾自地吃饭。

    桃花叹了口气,放下碗筷,道:“爹,娘,我有话说。”

    桃花父母和桃根齐齐望向桃花,这个时候说的话,想必不是能让人开心的话,看着女儿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凝重,桃花娘觉得,又要出事了。

    桃花默然想了片刻,轻声道:“想必爹娘也知道,我是宁死也不愿意嫁给古守恩那样的人,可他用的招数实在卑鄙,就算我死,他也不可能放过弟弟。但若要我活着嫁给他,还不如死了。”

    桃花爹和桃根都是双拳紧握,满面怒容。桃花娘却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同是女人,自己女儿的心思她又怎会不懂。这事若换了她自己,只怕也是想要寻死。若不是怕桃花真的有寻死的心,桃花爹又怎么可能目不转瞬地盯着她。

    桃花努力笑了笑,道:“爹娘也不必难过,我已经有了办法,虽不能两全齐美,可至少,能保住弟弟保住家。”

    桃花爹诧异道:“这几****往村长家里跑,就是这个事?”

    桃花点点头,道:“古守恩只给两个路,可两条路都不是我想要的,本想一死了之,可这根本不是解决办法,一定要想个不用嫁,又可以让一家人都好好的点子。”

    桃花娘凄然道:“哪有这样的办法呢?古家势力这么大,告官都告不赢。”

    桃花愤愤道:“不去告官,那天的赵捕头你也看到了,和古守恩一红一白,一阴一阳,一个打脸,一个给枣,戏都是他们排的。告官有什么用。”

    桃花爹又是叹口气。

    桃花咬了咬牙,道:“古媒婆走时,说要祭山神,就算是给了我第三条路。”

    一家人闻言大惊,桃根更是滑落了手中的碗,颤着声道:“姐。。。,你干什么?”

    听桃花这么一说,大家心中都明白了,只是万万想不到桃花会出此下策,做山神祭品,这跟死。。。有什么两样??

    上下古村地理环境并不好,靠山吃山,但因为地处北境,气候寒冷,一旦雪灾,或者天气太冷,庄稼冻死不说,冻死的人也不在少数,野兽们都回到深山洞Xue,根本没有猎物可打。每每遇到这样的年景,就要祭山神。挑一个妙龄少女,身子清白,祭祀当日身披嫁衣,被抬到盐岩峰下,送嫁的人趁天未黑离开,将新娘放下,返身回村。为了防止作为祭品的少女逃跑,身上穿的大红嫁衣到鞋子,除了内里,全是纸做,不能御寒,不能走路,若被山神救走,自是能活,若是没有,死了也山神的鬼,总是要起到祭山神的效果。说白了,祭山神就是死路一条。

    桃花立时红了眼眶,心如刀绞,吸了吸鼻子,硬是咽回了眼泪,故做镇定道:“我自愿在祭山神时做为祭品,嫁给山神,做山神娘娘。”

    桃花娘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抽泣道:“女儿啊,你这跟死,有什么两样?”

    连从不掉眼泪的桃根,也是眼中含泪。

    桃花再也忍不住眼泪,哭道:“死都是一样的死,但结果却是不一样啊。”说着擦了擦眼泪,道:“我若是一味不嫁,自顾自地悬梁自尽,他古家颜面尽失之下,恼羞成怒,必然会来找爹娘和弟弟的麻烦,九成还是要让弟弟坐牢,那您二老在家可怎么办?做山神娘娘也是死,可宗祠的规矩却能保着爹娘一辈子,哪怕是弟弟,也能有个好日子。”

    桃花爹疑惑地问:“什么规矩?”

    桃花道:“我这几日往村长家跑,就是让他找出十几年前的村志,还有古家宗祠关于祭祀的礼数,想看看其中有没有什么未写明的错漏。但却让女儿看到了关于山神娘娘家眷的礼法。因为时日久远,又十几年未曾祭过山神,爹娘可能已经不记得,但凡自愿嫁给山神,其家永受宗祠保护,划地十亩,赏银百两,若有二老,奉为山神之父母,若有债务,古家宗祠代为偿还;同支亲属均为贵人,免罪,免责,永不追究。”

    桃花爹娘瞪大双目,显然是被这样的条例震惊了。不怪他们不知道,从上下古村有了祭祀习俗以来,从没有哪家姑娘自愿嫁给山神,十几年前的那一个,还是被人硬绑上山的,山下哭声一片,没多久,那姑娘的父母就病逝了。所以,不管在老人的记中,还是孩子们的故事里,祭山神,当娘娘,那都是个恐怖的存在。

    桃根嚯地站起,大声道:“姐,你这就是拿命换我们的一辈子,你让我怎么能安心活着!”

    桃花望着挺拔健壮的弟弟,柔声道:“姐最怕的,就是不能用命换你的一世幸福。”

    桃根擦了擦又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绝然道:“我绝不让你当那个山神娘娘,大不了,鱼死网破,我这就去县衙,古守恩休想用我来要挟你。”说着,就要往门外冲。

    “桃根,你给我站住!”桃花一拍桌子,冲桃根叫道,“想过爹娘没有?”

    桃根闻言愣住,桃花赶紧冲过去将他拉回,按在凳子上,说道:“你这样冲出去,后果两个,一就是你坐牢,二就是前两天的戏码再演一遍。但改变不了任何事情。”说着,按了按弟弟繃得紧紧的肩膀,勉强笑道:“我这一去,未必是死,县志上从未写过寻到过哪位山神娘娘的尸首,说不准我还能活着见到你们。”

    桃根想要反驳,但却根本从何驳起,桃花的考量的确是好对策,若是旁人家,他也许也会觉得这是个可行的办法。但搁在自己身上,却无论如何点不下这个头。

    桃花爹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和无计可施,让自己亲女儿做祭品,他不能同意,可若是不让,以桃花倔强的Xing子,就算劝她嫁到古家,到头来还是死路一条。若是可以,他宁可用自己的命来换桃花的命,从小就如珠如宝的捧在手心,千挑万选想要给她寻一门好婚事,却没想,正是这迟迟未嫁才让别人有可乘之机,这。。。这真真是怪他误了女儿啊!

    桃花岂能不明白爹娘心思,微笑道:“人固有一死,女儿可以在死前给爹娘尽孝,算是尽了女儿责任,又可以给弟弟拼下娶亲彩礼,算是尽到长姐之力。有些人一辈子可能也做不到这些,对女儿来说,值了呢。”

    桃花娘老泪纵横,道:“可爹娘却觉得,对不住你啊。”

    桃花偎在娘身边,也是止不住地泪流,哽咽道:“哪的话,爹娘生我养我,这一世报恩都嫌不够,哪来对不住之说。女儿问心无愧,未做恶事,若是老天有眼,也必不会亡我。”

    可是,这历来的山神娘娘,有几个是恶人,还不都是好好的黄花闺女,活着回来的,也是一个没有。老天,又岂能真的开眼?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九重光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