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床底下的东西

    叶子初一纵身,消失在了王府后院,如一道黑影,原本就是暗藏于黑暗之中。

    李景誉无声地笑了:“就算没了这样东西,你们的好日子也长不了了,你以为你永远都能被捧在手心里?”

    他望着地砖上残缺的薄片,忽觉这东西也不那么碍眼了,只不过是计划中小小的残缺而已,他想。

    他皱眉望着刚刚抚摸了叶子初的那支左手掌,随手拿起衣架子上的绸制巾子擦了擦手心,顺手丢在地上。

    正在这时,却有一个如鸭子般的叫声在门口欢乐地响起:“三哥,三哥,你在屋子里么?你忘了今日答应我什么了?”

    李景誉心想:只有这小子才是最无忧无虑的人,连御花园的池塘都能想出好玩的东西来。

    他微微笑着走了出去,见院子里李景乾手里拿了根鱼杆,兴致勃勃地望了他,不由上前抚了抚他的头,极怜爱地道:“老四,你还当真晚上去御花园池塘钓鱼啊?”

    李景乾瞪着大眼睛道:“三哥,你不是反悔了吧?算了,我去找二哥。”

    李景誉忙道:“哪有,三哥说过的话,当然得算数,走,我们走。”

    李景乾露过半掩的房门不经意地望了望屋内,看清玉制屏风处有一两片黑色残烬,却假作不知,欢天喜地地挽了李景誉的手,往御花园池塘去了。

    。。。。。。

    如今虽微有成效,也不过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而已,萧问筠心想,他没有拿到册子里的秘密,而自己也没有,上面,他该如何行动呢?

    再隔半年,皇后将会病逝,而且在病逝之前,会被皇帝废除皇后的封号,前世她不明白其中端倪,这一世,她可以肯定,其中定有古怪,她想起皇后病逝之后,才从宫里面流传出来,在名门贵族之中隐隐流传的流言:皇后床底下有东西,所以皇后才会缠绵病榻,怎么也不见好。

    流言传出,又引起了宫里一场风波,几位尚宫等女官因此而丢了性命,但流言传出的不是时侯,这个时候,刘贵妃已被晋为皇后,李景誉成了太子,自己满心欢喜地等着嫁入东宫,哪里知道……

    所以那流言流传了些时日,便无声无息了。

    如今看来,空隙岂会无风?看来是忠于皇后的人找到了某些证据,做了最后的反击,只可惜一切已成定局,这反击也就被消于无形了。

    如此,自己要进宫一趟才行,而且要求得皇后的接见,皇后与娘亲以前是手帕之交,有了父亲的帮忙,相信这一点并不难。

    萧问筠正想着怎么样想办法让父亲帮忙,让自己名正言顺地受到皇后娘娘的召见,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了急迫的声音:“筠儿,筠儿,你怎么样了?”

    萧问筠想,这可真是得来全不废功夫,刚刚还想着什么,就来了什么了,她忙眨了眨眼,使眼泪在眼框里逼了出来,又揉了揉头发,使头上显出几丝凌乱来,拿镜子一照,脸上的红扑扑的,感觉精神上显得太过旺盛,所以极为迅速地拿放在墙角的瓷盆子里的冷水浇了浇脸,又抹干净了,这才迎出了内堂,凄然地道:“父亲大人……”

    萧南逸走在前边,萧月怜和顾氏跟在后头,见了萧问筠的模样,萧南逸心都痛了:“筠儿,发生了什么事?为父不过去了衙门歇了一晚而已,就出了这样的事来?”他转头对顾氏道,“你是怎么当家的?”

    顾氏委屈地道:“妾身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老爷是知道的,筠儿院子离我那边远。”

    萧问筠心知自己已反复叮嘱,没有她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这院子里的消息往外传,所以顾氏才成了睁眼瞎子,忙劝说父亲:“爹爹,怪不得二娘,怪只怪女儿一时心慌,竟忘了使人通知二娘了。”

    顾氏心想你这么替我辨解,还不如不说的好,这不明显让老爷怪我不管事么?脸上却扮了个笑脸出来:“是妾身不好,是妾身顾得不周全。”

    如果是往日,萧月怜早凑上前嘘寒问暖了,此时却只怯怯地上前:“姐姐,昨儿晚上,您没被吓着吧?”

    萧问筠不理她,只向父亲哭述:“爹爹,女儿昨晚刚刚睡着,还梦见发娘亲,她请我吃桂花糕呢,就听见院子里吵闹打杀了起来,吓得女儿一惊而醒,连桂花糕都没吃成,女儿现在的心还在砰砰直跳呢。”

    萧南逸见了她的样子,心都缩成了一团,此时她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怕是搬张梯子给她摘了下来了,于是道:“乖女儿,这可怎么是好,要不爹爹陪你外出散散心,让人把这院子重新装璜了,爹爹再在军中抽几名武艺高强的人回来,四周围地守着,保证绝没有人再胆敢深夜闯入。”

    萧问筠眨了眨眼,泪意盈然:“爹,女儿想娘亲了,娘亲昨晚梦里面给女儿做的点心,女儿还没吃得入嘴呢,女儿还梦见娘亲和凤月阿姨在一起,对女儿笑着。”

    她虽是假扮,但想起过早逝去的娘亲,想起前世所受的一切,如果娘亲还在,不知会多么的心痛,一想及此,她的眼泪便止不住地往下流,看得萧南逸心里跟着冒酸水,哽咽着道:“筠儿,其它万事爹爹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一件,你要爹爹怎么能办得到。”

    萧问筠轻声地道:“我知道,爹爹,您办不到,可女儿想见见凤月阿姨,也许她能告诉女儿,娘亲以往的时侯,是怎么样的?”

    萧南逸为难地道:“筠儿啊,她现如今已是皇后了,哪能说想见就见的,而且她现如今病重,哪有精神会客?”

    萧问筠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我知道的,爹,我知道的。”

    她脸上的失落让从未对萧问筠喝骂过一句的萧南逸一下子下定了决心:“好,筠儿,明日我就向皇上请求,请他下旨,让皇后见你一面。”

    萧月怜见萧问筠如以往一样三言两语的就说动了父亲,达到了自己的目地,咬了咬嘴唇,怯怯上前:“爹爹,女儿也有一事相求。”

    萧南逸望都没望她,动手拿了方洁白的帕子出来,笨手笨脚替萧问筠擦着眼泪,闻言只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没看见你姐姐现在正伤心吗?”

    萧月怜气得心缩成了一团,默默地退下了,她不忿地向萧问筠望过去,却见萧问筠望着自己,似是嘲笑,又似讥讽,仿佛在说,你真以为自己那萧姓有如此重要?

    。。。。。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云外天都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