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咬的就是美女!

    “啊!”吕班压在女孩的身上,不顾一切的就咬了下去。这一口无巧不巧的咬在易雪的樱唇上。

    就算被这个丫头活生生的打死,也要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

    任何羞辱吕班的人,不管他有什么背景,实力有多强悍,都要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这就是吕班最终的战术目的,也是他多年跟虫子们生死肉搏后,从虫族身上得到的最大领悟----不屈的战意,宁折不弯的意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一名战士的铮铮铁骨!一个男人的荣誉和尊严不容玷污!

    耻辱!只能用血来洗清----不管是敌人的,还是自已的!

    在那一瞬间,星辰学院里的时间仿佛都凝固了,贱民吕班,全身是血的吕班,以一种极端暧昧的姿势压在星辰学院的校花易雪身上,吕班这一口下去,生生的把易雪的嘴唇给咬破了,从女孩嘴角咬下了一块柔软的***然后噗的啐到了地上,艳红的血混着汗水和泪水从吕班的嘴角滴滴嗒嗒的淌落到了地上。

    感觉到吕班压到自已身上的重量,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孩气味,易雪的反应跟全宇宙任何少女一样,惊恐、迷茫、娇羞!

    “啊!”易雪旋即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她浑然忘记了先前的承诺,两只粉拳抡起来在吕班的身上狠命的砸着。

    吕班以一种征服者的姿态望着被他压在身下的易雪,他分明从易雪的眼眸中读出了一种少女耻辱的羞涩和愤怒的恐惧。

    “你....输了!”吕班的嘴角绽放出胜利者的骄傲,满意的笑了一下,从易雪身上滚了下去,双眼一闭便晕死过去。

    “来了啊,快救人!快来人啊!救人....这孩子受伤太重了....医疗机呢,医疗机快点拿来救人啊!....救....”吕班凭借顽强的意志和精妙的战术技巧逼得易雪使用了双手,但是易雪也踢断了他的三根肋骨和尾椎,而且易雪又卸了他的一条膀子,吕班内伤很严重!

    先前吕班忍着全身的剧痛把易雪按倒在地,全凭着一口气,现在他获胜了,这口气一旦卸去,他终于挺不住了便晕死了过去….下面所发生的事,他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台阶上的任院长消瘦硕长的身躯在原地消失,瞬间便出现在了吕班的面前,这个老人的身形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整个星辰学院里居然没一个人看见此老是怎么动的。

    任院长一步跨到吕班的面前,神色凝重的伸出指头探他的鼻息,终于面露喜色:“好,虽然内脏大出血,但好在他还有口气,快来人啊,把医疗机拿来,立刻把这孩子送进医疗室!”

    易雪呆呆的凝视着合金担架上昏迷不醒的吕班,她突然想起甚至直到现在,自已居然还不曾知道这个倔强的小子的名和姓呢。就算昏迷躺倒在担架上,嘴角边仍然还隐约浮现出一丝胜利者的骄傲,似乎在睡梦中还在回味这场胜利的滋味!

    易雪下意识的摸了摸唇角的伤口,伤口痛,可是内心里某处最柔软的地方似乎也在滴着血!

    易雪感到内心长期以来的矜持和骄傲都被吕班这恶狠狠的一咬而摧毁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混蛋!”易雪突然感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委屈,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眼眶里不断的打转,但就是没有滚落下来。

    “易小姐,您怎么样啦,要不要我们把这个小子给....?”易雪的身边突然诡异的出现了几个黑衣人,这些人都是星辰城城主派到易雪身边的保镖。

    “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我的事,不用你们管,没有我的命令,这个小子你们谁也不许动!听明白了!”易雪轻轻的揉了揉眼角的泪痕,昂着脸落寞的离去。

    黑暗

    窒息

    在巨痛的刺激下,吕班慢慢地清醒了过来。尖锐的疼痛传入他的神经,吕班的每一条神经都在颤动、抽搐。他全身酸肿得像有千万根滚烫的毒针在刺一样。

    鼻子上插着氧气呼吸器,身上插着各种导管,周围是湛蓝的能量复苏液,吕班上身赤Luo着站在合金营养棺里,各种对他身体有利的能量正在通过插在身上的管子不断的灌输进他的身体。

    “咣!”合金棺突然上下分开,吕班从浸泡着的营养液里面掉了出来。

    “咳咳!”吕班剧烈的咳嗽着,把身上的插头全都拔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缓慢地、小心地开始分辨真实的灯光和周围模糊的阴影。

    复苏医疗室的光线十分刺眼。吕班呻吟着,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试着摸了摸先前被易雪打断的肋骨个胳膊。微微的疼痛传入他的大脑,虽然伤口还是有点疼,但是无疑的,这间复苏医疗室的设备都是最顶尖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他身上的伤全都治好了。

    “呵呵,你身体的恢复机能果然异于常人啊,一般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最起码也得在床上躺几个月,而你,不过三天时间就恢复如初了!吕班!”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回响。

    “谁,谁在那里说话?”吕班的视力在逐渐的恢复,几秒钟后,他已经开始可以在黑暗中模模糊糊地辨认出周围的物体。

    任院长坐在一张椅子上微笑着望着他:“不要慌我的孩子,这里是星辰学院的复苏医疗室,这里的医疗康复设备都是镇关星上最先进的,你的伤在这里能得到最完善的治疗!”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我又不是这间学院的学生,我只是一个卑微的贱民,你根本就没必要救我….”吕班的视力终于恢复了正常,眼前的这位老者慈祥和蔼,正在微笑这凝视着自已。

    “老夫任群,乃是这间星辰学院的院长,你方才说你不是星辰学院的学生,此言差矣,你既然赢了易雪,那从现在起,你就是本院的学生了,也可以算作老夫的弟子!吕班,在你疗伤的这断日子里,老夫已经把你的底细都查清了,怎么,你不是一直都梦想进这间学院里主修机甲术吗?怎么,你不高兴吗?”

    吕班傲然挺立,脸上露出一种傲然的坚毅:“谢谢院长大人的好意,如果说以前我还想进你们学院进修,但是现在我的主意已经改变了,贱民就是贱民,贵族就是贵族!就算我接受了你的施舍勉勉强强的进来学习了,那你们的学生还是看不起我!所以,我谢谢您的邀请了,我还是当我的垃圾清理工去吧!”

    吕班冲着任群深深的鞠了一躬,挺着胸膛傲然离去,任群并没有去拦他就那样任凭着他独自离去。

    “喂,小伙子,我感应到这小子身上存在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气场,好奇怪哦,到底是在哪里呢?就是想不起了哦,喂,你为什么要放那小子走呢?也许他身上就藏着那把‘钥匙’呢”在任院长的身后,赫然浮现出一道流动的光环,光环不停的摇曳变幻,光环中似乎隐藏着一个曼妙女子的身影。

    说话的正是这个被禁锢在光环内的女子!

    “嗯,小伙子,不要忘了你我之间的协议啊,你几十年前还只不过是个地位卑下的小小贵族,是我赐予你力量,把你从一个废材变成了现在的三星师士,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还不能把我解放出来,我就要重新的考虑我们之间的协议喽….”

    “盈盈,一切事情老夫自有分寸,这个孩子Xing格刚毅倔强,如果想要这孩子帮助我们,一切便只可智取,不可强逼,你懂吗?反正你也在‘玛雅环’里被禁锢了那么多年了,也不着急这一会儿!”任群的脸上浮现出莫测高深的笑意:“连这颗星球都在老夫的掌控之中,区区一个屁大点的孩子,怎么可能逃出老夫的掌心呢?呵呵呵!”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我耐郁金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