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五章 令人起疑的女祭司

    “老公爵真不愧是公正严明……”

    这会高竞对这个词的理解依旧是正面的,虽然亡灵法师这事让他很是耿耿于怀,如果不是奥蕾萨也是圣武士,圣武士一词在他的词典里就已经被代换成了脑残士。可看着从军团勤务部领到的凭据,他觉得老公爵至少还算是个好人,凭据上的东西就是老公爵所说的“零碎”。

    一套出自云霄堡矮人工匠之手的传家骑士武备,包括两副铠甲(一副板甲一套链甲),三柄骑士剑(双手、单手和短剑各一),一面骑士鸢形盾,一套马具、马甲,一大堆骑士装具,包括人马各用的罩衣、角旗等等,这些东西就像是给贵族家给家中子弟准备的成年礼。虽然云霄堡的矮人制品在费恩还算不上什么精品,只比大路货好一些,但这么一套完整的传家武备,购置下来也得两三千金币,一个平民一年生活费也就几十个金币,这套武备也算是价值不菲了,处于贵族底层的骑士们用的传家武备也就这个水平。

    可这还仅仅只是小头,公爵大人还送了两匹战马,一辆马车,凭据的最后一项还是5000金币,林林总总加起来,让高竞对老公爵的怨气消散了大半。

    拿着凭据,找到了跟在军团后面的商人,那个矮矮胖胖的商人见了高竞,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恭恭敬敬地按照凭据把东西一件件找出来,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各种谄媚之辞。

    这些东西高竞一个人可搞不定,小弗丁和佣兵们也都过来帮忙了,看着格雷少爷的丰盛犒赏,他们也都满心欢喜,公正严明的圣武士老爷们应该不会忘了他们。

    “格雷少爷,您将金币这么带在身上,可不怎么保险。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直接在我这买,给您英雄优惠价七折!”

    那个叫曼菲的商人对高竞那5000金币打起了算盘,即使是脑子脱线的小弗丁也对他怒视而视,将装着金币的箱子抱得紧紧的。

    “以后再说吧……”

    费恩世界虽然也有空间戒指这种东西,可那不仅是神装,需要身具神力才能使用,而且还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高竞看着这一箱金币,感觉也颇为累赘,可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特别需要的物品,只好婉拒了商人的“好意”。

    一番折腾,回到营地已经是下午,萨里安也刚刚从临时军团的军团部回来,他见到高竞的时候,神色颇为迷惑。

    “旗长,您要回伯爵领了?”

    “是啊,你们佣兵团应该也要走了吧,要不顺路护送一下我?我现在可是劫匪的绝好目标,正想找保镖呢。”

    高竞心情愉快,跟萨里安开着玩笑。

    “旗队没被解散啊,还被扩编成了满编的旗队,准备进山剿灭残余的亡灵。”

    萨里安很是不解。

    高竞哦了一声,这还真是有些奇怪,他们的功劳已经立够了,以常理而论,不可能再给他们出战的机会。

    想到了之前一个个圣武士谈到佣兵的态度,高竞皱眉,心念转动,一股寒气忽然从尾椎骨直升而上。

    公爵没有在亡灵法师这事上追究他,可好像并没打算放过佣兵,萨里安他们完了!

    “你们领到了什么奖赏?”

    他还想确认下,圣武士也会玩弄这种阳谋?

    说到这个,萨里安也是一脸喜色,“我得了一个荣誉爵士!还有1000金币!劳尔胡子他们几个什长也得了荣誉骑士,500金币!其他人都有300金币,伤残和战死的加倍!”

    他对高竞满心感激:“格雷少爷,不是您,我们这么个苦力佣兵团,可挣不到这场富贵。”

    高竞问:“就这样?没给你们佣兵团封赏个名号什么的?”

    萨里安摇头,高竞心中冷笑,“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圣武士老爷已经不打算让你们这个佣兵团存在了。”

    这话他没有说出口,之前和佣兵们肩并肩,不过是形势所迫,他花力气训练这帮佣兵,也不过是为了他自己既能抓住这个机会,也能有一条退路。高竞不是没想过把他们收编成自己的私兵,可就算他解决了身份危机,成为真正的贵族,也还没有实力能吃下这么一支佣兵团。他只是家中的幼子,没有封地。没有封地,就没有财源,也没有能给私兵前程的名位。

    现在形势骤变,圣武士老爷们要将这些佣兵不着形迹地处理掉,尽管他们是无辜的,高竞可没想过跟他们共进退,更不用说声张他们的冤屈。

    圣武士的作法,很有前世政客的风范啊,把你朝死里整,你还念着他的好。

    “真是公正严明啊……”

    高竞感慨道,这多半是公爵大人的手段吧。看不顺眼这些“贪婪”的佣兵,但又不想揭破这事,一边用奖赏安抚住他们,一边把他们送上战场,借亡灵的手处理掉。高竞都能预想到,这些佣兵肯定会受到特别“照顾”,领到特别的任务。

    “幸亏我还没成年,不是平民,否则也会落得一样的下场。”

    老公爵应该是念在他还有贵族身份,这事没有追究他,想到这里,高竞心中暗自庆幸,想要摆脱神之弃子的念头也变得越加强烈。

    “圣武士老爷们忙于剿灭亡灵,对咱们的奖赏没想那么细吧。”

    萨里安心细,听出了高竞话里的讥讽之意,可他却没高竞想得那么透彻,“就连咱们杀了亡灵法师那事,他们都好像一点也不知道,旗长,这事公爵大人对您是怎么说的?”

    高竞含糊地回答道:“他们……确实很忙……”

    “唔,看来我是心急了,他们应该还在复查那几瓶东西吧。”

    萨里安随口一说,让高竞心中一震,复查?几瓶?

    “中午旗长您不在的时候,一个祭司过来拿走了剩下那几瓶东西,说是要复查。禁卫军团里什么时候有祭司了?不是有圣武士老爷陪着她,我还真当她是那个亡灵法师的同伙。”

    听着萨里安的解说,高竞心里旋起一股凉风。

    关于那几瓶9号样本,高竞可不相信是什么软泥怪唾液,牧师莱恩也懂一些粗浅的炼金术,他没认出这东西。而在发现9号样本能被幽视探测到之后,高竞就对着各种物品用过幽视,其中就包括莱恩那的一些炼金材料,全都没有反应。

    亡灵法师一事被公爵他们认定是格雷少爷和佣兵们编造的谎言,除了格雷少爷是神之弃子,可信度为负值外,女祭司对9号样本的检验更是关键。

    她说这格雷少爷送来的东西不是什么瘟疫毒液,而是软泥怪唾液;她遇到高竞的时候,如同见到仇人;在公爵大人决定处理掉佣兵之后,她又溜过来搜走了这东西,说要复查。复查?恐怕是销毁罪证吧。

    这几条凑在一起,如果高竞还没醒悟这个莉雅祭司很有嫌疑的话,那他的160智商可真就在穿越中被折半处理了。

    萨里安想得没错,说不定她还真是亡灵法师的同伙。

    高竞沉思着,拳头悄然捏了起来,他可以不管佣兵,但他杀了麦斯德,这事看来还没完。他可不想被麦斯德提到的那个主人暗算的时候,还懵懵懂懂不知道对方是谁。

    “就这么回家舒舒服服地享受贵族生活,我还真是幼稚啊。”

    高竞苦笑,当他开始为摆脱格雷少爷的悲催命运而努力的同时,却又让自己一脚踏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泥潭,穿越而来的命运真是注定了不得清闲么。

    “你以为祭司都是很清闲的人,随便什么人都能见吗?莉雅祭司正在圣祷,没空见客。”

    石堡里,一位圣武士对高竞说道,看起来他对自己的任务很是不满,所以回答高竞的语气很不耐烦。

    “没空吗?那我等会再来吧。”

    似乎很畏惧圣武士的威严,高竞忙不迭地离开,他不过是确认那个女祭司是不是在这里。

    “是格雷少爷啊,真不敢相信是你的旗队守住了这里,虽然说那些骷髅架子只是初级亡灵,就跟耗子似的没什么可怕,可毕竟有十多万,有空能跟我仔细讲讲你们是怎么办到的吗?”

    圣武士看清了高竞身上罩衣的家纹,认出了他,口气也变得友善了一些。

    高竞连声应好,和圣武士客套地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他没有走远,转进了石堡的一个角落里,离莉雅祭司所在的房间只有几道墙壁。

    高竞在营地里左思右想,总觉得不能这么甩手而去,给自己留下一个大隐患,而解答谜团的关键,就在这个莉雅祭司的身上。所以就径直找来了。

    之前他还为进化核脑用一只幽虫吃掉了他的200点进化点数而心疼不已,对这个秘谍暗探才会用到的技能很不在意,现在么,要探查这个莉雅祭司的底细,正好用上这个技能。

    展开幽感,石堡的墙壁化作了模糊的雾气,再也阻挡不住感知的视野,前方不远处,两个金黄身影骤然浮现。跟奥蕾萨那可以闪花眼的光影相比,这两团金光很是黯淡。那个肃立在门外的身影就是刚才见到的圣武士,而在那道门里,一个正跪在地上,双手合什,低头祷告的身影,应该就是莉雅祭司了。

    看清了位置,高竞用出了幽虫技能,那一刻他只觉有微微一点什么东西跟自己分离开了,接着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银白光点在眼前悬浮不定。

    “小东西,你可要对得起你的价钱……”

    高竞暗自祈祷着。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秋风杀爽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