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章 神明在向你们招手

    “少爷,醒醒!”

    被小弗丁从梦乡里吵醒,高竞还习惯Xing地等着女孩子的温软嫩手来伺候他穿衣服,冷风一吹,他才清醒过来。揉着发痛的额头,勉强撑起沉重的眼皮,对着这间破烂石屋打量了半天,才接受了自己已经身处异世的现实。

    “赫尔在上!还以为少爷你遭了神谴,要长睡不醒了。”

    见高竞睁开眼睛,小弗丁松了口长气。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呃,石屋Chun睡足,窗外日迟迟……”

    石壁高处有个残破的洞口,阳光从洞口挥洒而下,将空气中的游尘也映得纤毫毕现,强烈的不真实感让神智还有些恍惚的高竞感慨万千,下意识地吟了这么一首诗,接着他才回过神来。

    他用的是华夏语,而这里是费恩世界!

    警惕地看向小弗丁,然后一怔。

    小忠仆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嘴里正低低念着:“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

    转念一想,高竞笑了,这家伙恐怕是以为自己在说什么真言神谕吧,根据格雷少爷的零星记忆编造的借口看来还真管用。至于是不是会有神明来找他麻烦,他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

    小弗丁伸手要伺候他穿衣,高竞赶走了他,他可不好这口,换个萝莉还差不多……

    掀开兽皮毯,高竞就要下床,随手在床头一按,圆圆的隆起,曲线很是手熟,转眼看去,一座真人大小的石雕正立在床头。虽然表面被风化得很严重,但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尊身披铠甲的女武士雕像,他的手正按在胸脯上……

    以格雷少爷的记忆来看,这雕像的样式,包括铠甲的形制都很有些怪异,古朴简练,甚至有些寒酸,大异于费恩现今的造型。而以高竞的眼光来看,这雕像充盈着力量和威严,带着点他前世那个时代的韵味。只可惜雕像的细节已经破损,特别是面部更模糊不清,没办法让高竞再多一分绮思。

    这雕像应该跟无名石堡一样,都是费恩的上古之物,高竞可没当历史学家和吟游诗人的兴趣,给那胸脯给出了一个“D+”的评估之后,心思就转到了另一件事情上。

    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将会决定他在费恩世界的命运前程。

    “亡灵大军!?”

    在石堡主楼的大厅里,高竞召开了旗队的军议,这还是他第一次以旗长的身份主持军议,之前格雷少爷只有在墙角划圈圈的份。

    萨里安和几个什长都参加了军议,陶德死后,那个胡子就顶替了他的位置,也参加了军议。

    人一到齐,高竞开口,顿时让所有人心脏都是一个大抖。

    “没错,它们藏在北面三四十里外的山谷里,数量么……恐怕接近十万。”

    高竞淡淡说着,这不是危言耸听,实际上他已经缩减了数字。前世里的工体有八万座位,满座的时候那片人海他印象很深。而他在山谷里见到的骷髅海,几乎快接近了那种感觉的两倍。

    大厅里响起一片耗子吱吱叫似的抽气声。

    “十万……这已经不是亡灵**,而是亡灵暗……暗潮!”

    一个穿着一身素麻长袍的中年人哆嗦着说道,莱恩,旗队唯一的牧师,兼管后勤,也顶着一个什长的职位。跟旗队里那些大老粗佣兵比起来,他算是个“知识分子”。

    “亡灵暗潮?几百年都难得一见的灾祸,怎么叫咱们撞上了?”

    其他的什长都是一脸惊恐,胆颤心惊地议论着。

    “亡灵暗潮”这个名词,格雷少爷有印象,可高竞理解起来却需要转上几圈脑子,要搞懂这事,就必须得先搞懂费恩世界的构成。

    很多时候人们都把费恩世界和人类诸灵所居住的主位面搞混,实际上费恩世界是一个统称,它是一个结构极其复杂的晶壁系,包含了无数晶层、位面,乃至半晶层和半位面。而跟人类诸灵有关的仅仅只是几个位面而已,主位面只是其中一个。

    神明不在主位面,甚至它们无法在主位面现身行走,它们的神国另有居处。容纳恶魔的炼狱深渊是单独一个位面,容纳亡灵的幽影暗域和炼狱深渊的Xing质一样。

    这些位面依照费恩世界创世神的设计,有其相互来往的规则和通道,由此也形成了费恩世界的诸多法则。例如神明接纳虔诚的信徒进入自己的神国,而无信者以及堕落者的灵魂坠入炼狱深渊,灵魂被禁锢,或者失去了灵魂烙印的混沌者被收入幽影暗域成为亡灵。一切的安排如钟表零件一样精巧细密,让费恩世界能永恒而和谐地运转下去。

    可这种和谐仅仅只针对费恩世界整体而言,如果将视野缩小到主位面的细节上,就能看到无数的不和谐。

    除非依照法则来往,否则位面之间是相互阻绝的,但小小的意外却经常发生。当元素位面和主位面之间的阻隔出现意外的缝隙时,元素能量涌入主位面,就会产生自然浩劫。当炼狱深渊和主位面的阻隔出现意外的缝隙时,就会出现恶魔**主位面的魔灾。

    当幽影暗域和主位面之间的阻隔出现意外的缝隙,亡灵就会涌入主位面,造成亡灵**。而当这个缝隙大到成为半位面通道的时候,就会升级为“亡灵暗潮”。缝隙小而短暂,就像是一个搬块石头就能堵上的狗洞,可半位面通道却像一扇门,不费上大力气是封不住的,通过这扇门涌入到主位面的亡灵,规模自然大得惊人。

    “必须马上通知灰岩城!十万亡灵,都快能把王国西部扫成一片坟场了!”

    萨里安习惯Xing地还当自己是老大,开始发号施令。

    “旗长,您昨天就是去查探亡灵大军的情况了吗?”

    有人很乖巧地把军议的主导权朝高竞身上凑,是胡子,高竞暗赞这个家伙懂事。

    胡子一说话,萨里安也才醒觉自己现在可不是话事人,他尴尬地嗯咳一声,赶紧开口掩饰:“一个人去,真是太危险了……”

    高竞点头:“没错,我是去查探情况了。之前我只是有所感觉,在没亲眼看到之前,我自己都不相信……”

    他眼皮都不抖一下地撒着谎,而众人都不敢接腔,所谓的“感觉”,在他们想来,肯定跟真言神谕有关。

    “通知灰岩城是必须的……”

    接着高竞看住了众人,一句话问得所有人都拧紧了眉毛。

    “可更重要的是,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他们怎么办?

    亡灵大军近在咫尺,十万副骨头架子,每副拆根肋骨,都能把他们这二百来号人给埋死。而这座形同废墟的石堡,能让他们在十万大军下坚持半小时吗?

    结论似乎显而易见。

    “那个……咱们将亡灵大军的情况打探清楚,然后带着情报回灰岩城,想必……想必威尔斯伯爵不会说咱们是逃兵。”

    牧师莱恩结结巴巴地当了出头鸟,然后带起了一圈跟飞的麻雀。

    “是啊是啊,军团当初派咱们来这,下的命令只是清剿亡灵,也没说必须要坚守这里。”

    “咱们整个旗队就是哨兵么,发现了敌人,当然得撤退,不然军团怎么能知道敌情呢?”

    “就算是花岗石脑袋的圣武士老爷们,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撤退吧。”

    看样子,不是有可能被军团判定为逃兵,在高竞说出“亡灵大军”这四个字的时候,这些家伙当时就会撒丫子逃掉。现在么,这层顾虑甚至都开始淡薄起来,毕竟小命要紧。

    “果然只是一帮惜命的佣兵……”

    高竞一边在心中感叹着,一边盯住了萨里安。

    这些什长的态度如何并不关键,他真正在意的是萨里安的想法,作为这支佣兵团的灵魂人物,他的影响力可比高竞这个名义上的上司大得多。

    萨里安的第一反应是粗眉高扬,兴奋异常,可紧接着目光黯淡,摇起头来。

    “太多了……”

    他看向高竞:“格雷少爷……哦,旗长,您是怎么想的?”

    高竞嘴角微微一翘,有戏……这个佣兵团的团长,看来还并不是一个庸人,居然还是存了丝舍命一搏的胆气。

    “我?”

    高竞扭了扭腰,让身体更深地埋进了座椅里。他屁股下的石椅和那尊女武士雕像同是文物,厚重的石板围成了扶手和靠背,让这张处于大厅主位的座椅颇有些像王座。

    翘起了二郎腿,一只胳膊靠在扶手上,支起了下巴,高竞扫视着众人。

    “我不必再想什么,神明都替我想好了。”

    他指着众人。

    “应该好好想想的是你们!你们这些佣兵,用命讨生活,不过是挣些吃饭的血汗钱。被征召到临时军团,虽然有了薪水,可跟着我守在这里,也捞不到什么功勋荣耀。”

    “难道你们就没想过,自己也有被神明眷顾的一天?成为王国有名的勇者,事迹被吟游诗人传唱整个费恩,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如果不是高竞在他们眼里的形象已经非同一般,恐怕佣兵都要对这话嗤之以鼻了,这不是废话么?

    “谁都想蒙神恩宠,可小命保不住,就算有什么荣华富贵,也没机会享用。”

    萨里安叹气道。

    虽然高竞对他这话心有戚戚,可为了他格雷少爷的荣华富贵,却必须要出口驳斥。

    高竞语气里带着怜悯地冷笑道:“难道你们现在还没明白,神明在向你们招手吗?”

    佣兵们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给你们说个故事……”

    想起了前世那个世界某则宗教故事,高竞顺手牵来,包装了一下。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他是个虔诚的信徒,终日向他的神明祷告,一切言行都奉行神明之意。”

    “有一天,他坐的船遇上了海浪,船沉了,人被冲上了荒岛,孤身一人,困在了那里。”

    “他就向神明祈祷,求神明拯救他。”

    “第一天,一艘船路过,船上的人要他搭船脱困,他拒绝了,因为他还得等神明来救他,总不成让神明白费功夫吧。”

    “第二天,一个狮鹫骑士迷航了,碰巧降落到那座荒岛上。狮鹫骑士想带他离开,那人还是没答应,他相信神明会来救他。”

    “第三天,一个法师的传送门出了故障,也出现在了荒岛上。法师准备带着他一起传送回大陆,他又拒绝了,他不相信神明会抛弃他。”

    “在那之后,再也没谁来过,而他又饿又渴,最终死在了荒岛上。”

    “神明果然没有抛弃他,把他接进了神国。当他见到了神明的时候,很是气愤,问它为什么没有救他。”

    “神明也很气愤,它说:‘第一天,我让海流推着一艘船漂到了你那里,你却没有上船。第二天,我刮起大风送来了一位狮鹫骑士,你还是没有理睬。第三天,我花了老大功夫,扰乱了法师的传送门,给你送了一个法师来,你怎么还是不跟他走?’”

    佣兵们哈哈笑了起来,笑这个人的愚蠢,可笑声渐渐低了下来。大老粗们不是弱智,粗粗嚼一下这个故事,就能品味出大致的含义。想要获得神恩,却总把眼睛放在天上,现在机会来了,却只想着保命逃跑,他们跟这个人有什么区别?

    大厅陷入一片沉寂。

    “神恩不会平白从天上掉下来,你不伸手,永远都得不到。”

    高竞的嗓音击碎了宁静,回音一直荡进了众人的心中。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秋风杀爽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