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章 神秘飞行员

    轰、轰、轰……数百万吨的化工原料燃烧后发出恐怖的巨响。火场冷不丁爆炸引发的火焰照着几公里外围观人群惊恐的脸,一辆辆特种救援车带着肚囊里几十吨的水,边喷洒边向火场冲去。

    “脑残!”孟大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后,大声叫骂:“温度都***上千度了,钢铁扔进去一下子就烧化了,你喷shui,这不是助燃吗!没XXX常识,完了,这些哥们全送命了。”话音未落,只见火场那里传出一阵悲惨吼叫声,随后瞬间被剧烈的燃烧声淹没。那些车辆变成了火场里一堆堆正在燃烧的通红的铁锭。

    物理火光,和人的欲望等同,超过正常值200%,可控!超过500%,能控制住的是超能量。欲火发作,再高点,控制难度极大。

    几年前火场的这一幕,现在重现在孟大脑子里。

    他通过特战无敌神器,目光穿过云层,先是看到星罗棋布的城市,拧动手柄后,聚焦放大高精密摄像头,向着下面一团黑雾扫描。

    “这群鱼不少啊,把池塘里水全都搅浑了。”孟大嘴里嘀咕着,心里想的是另一回事:“这是什么灵异怪兽,能量这么大,几千米高空,能给飞机吹气,让这么大的家伙颤抖飞行,长崎广岛的**也没影响到高空啊。”

    黑雾在飞机下面城市一处民宅院落里,里面纠缠在一起的几十个古怪的影子发出了巨大能量。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透过低空,穿过云层,向着这架空中“云燕”直接冲来。

    院落周边,还有空中看着像蚂蚁大小的汽车行走,就连高空中看起来像垒砌的积木大小的楼房也没受到影响,在那里安然不动。唯有这股黑烟扶摇而上,曲曲折折地像个天梯而来。黑烟接触机身后,发出刺眼的白光。

    这黑雾就是直奔飞机而来的。

    它像地面伸出的鬼手,Tiao逗毫无防范意识的人:让你感受它可怕的存在,给你搞几个恶作剧。比如,它就在那里,当你在夜幕下吹口琴时,时间长了,你脖子累了,嗓子发干,活动下脖子吧,一回头,正看到一张流着血、露着骨头的鬼脸!或者,你正安心看书呢,旁边墙皮原本好好的,突然掉下来一块,发出刺耳的响声;也有可能,你枕头下的手机突然开机了……都是它在和你开个玩笑。

    这种空中颠簸远比游乐场里过山车刺激,孟大边看边思考时,几个剧烈颠簸传来,黑雾像块巨大磁铁,力能力量增大,开始透过几千米距离,拽着这架“风筝”摇动起来。飞机在继续下降,6000米、4500米、3000米……

    王暖暖脸色吓成了紫茄子,瘦小的身子开始筛糠,双手紧紧地抓住座椅扶手,嘴里默念着:“观音大士,观音大士……”他这么念着,孟大一双大眼睛盯着小孔耐心地观看、分析。听到他说着求神拜佛的车轱辘话,气得差点把他下句话给接上来了——菩萨不保佑胆小鬼!

    此航班不是飞向巴黎、华盛顿、曼谷、巴厘岛,是飞向沙湾,飞向地球那边那个老少边穷加诡异、战乱的破地,乘客不多,满载170人的舱内,实到人数不到40人。剧烈颠簸下,乘客们都集中到中后部几个紧急出口那里,有的紧闭双眼,有的嘴里默默祈祷……

    孟大手在特战无敌神器上快速输入了的几个密码,机器上轻轻地弹出一个**牌大小的键盘,上面有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

    孟大手指灵便地输入“飞行速成”几个汉字,等着里面索引出民用飞机驾驶要点。不好,没有民用飞机驾驶要领!让他欣慰的是,一下子查到了军用歼击机的驾驶方法!

    加油、推杆、俯仰、滚转、翻转这些技巧下面还有子目录,共有九百五十多字的简要技巧。情况紧急,孟大只用了一分钟就把这些简要技巧粗略记录在脑子里,然后准备消化会,紧急时刻抢占空中驾驶权。

    “小伙子,南方人没坐过船吗,看你吓的这个熊样。没啥事,就是下面有气浪了,不信你看看。”孟大嘴里这么说,脑子里正想着一会怎么一下子开飞机,目前还得做哪些准备工作。

    如果只是起降、空中飞行,飞机驾驶某种意义上讲,比现在的驾驶员考试的科目2、科目N简单得多,至少不用像那些女人拿着脸盆、擀面杖在家没日没夜地温习要领。

    孟大把神器里的几个按键复原回去,然后递给了靠着过道正筛糠的王暖暖。

    呆瓜王暖暖往日也算胆量正常男人,比如说讲述个午夜杀人现场之类故事,什么《一只绣花鞋》了、《午夜血魔》什么的,也能讲得精彩,但是一旦面对着凶残分子横冲而来,他前面的行人中,人人被砍一刀,死亡和血光正直击他眼球,即使他不能像小女生那样哭爹喊娘,也肯定扭头鼠窜。

    这种类型的人孟大见多了。未入战队之前,孟大所在小区里几个练硬气功的家伙,掌握了点技巧,坚持早晚练习,几个月以后竟能一拳下去劈碎七块砖头。

    有点小能耐,别张狂啊,这种人学本事就是为了提高街头混饭吃水平。一日,四个混混惹了孟大,个个手掌摊开,展示自己厚厚的老茧,那眼神,别提多神气。

    大孟手里拿着马扎,先是一个劲地道歉,后来对方指着他鼻子骂时,也只是用马扎挡着自己往后撤退。可对方步步紧逼,连最难听的话都骂上了。

    没辙,动手吧,孟大手里马扎左右开弓,专打他们练了小半年的“黑沙掌”,收拾得他们嗷嗷惨叫,连带头的那个“老大”吓得躲在一颗大杨树后面用反对加求饶加害怕加心痛的口吻喊话:“别打了,都打成什么样了。”

    想到这里,孟大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王暖暖,想收回神器,别再让他惊恐地发出变态的惊叫。可,想起他也是孤身前往多灾多难事故频发的国外,又决定让这哥们补补钙,加点钢。

    王暖暖浑身一直在颤抖,潮湿的汗水,语无伦次的祈祷,弄得孟大思考点问题精力都被这小子影响了——就就是***的神枪手,心理素质再强大,人家拿着88狙击步枪瞄准呢,总有个小屁孩在旁边喊着“热死了,热死了”,这样的噪音就是神仙也不会打得准。

    “一步到位吧。”孟大想直接让着小子看看**镜里的鬼怪魔菇云。

    里面是什么?一排排的导弹对着这里?飞机翅膀断了一个?妈啊,我敢看吗?王暖暖看着孟大微闭双眼,双手轻松地放在膝盖上,安全带都放心地耷拉在身子下面,寻思这家伙倒是放松,可我不能信啊,刚才他还紧张的脑门冒汗呢?再说,什么玩意能让飞机这么颤抖?十几米高的恐龙肯定做不到,就是飓风来了也不至于这样,那么是什么呢?

    去低头看这样一件标有恐惧甚至死亡的东西,王暖暖思考30多秒钟了,还无法下决心。关键时刻,真正让他决心低头去看的是孟大思考了半天说的一句话:“X,飞机,我能开!”

    王暖暖额头伏在了“神器”上,屏住喘息大胆地去看,镜头里竟然,竟然是……

    是一双无比秀美的腿:比例匀称,弹性十足,洁白的肌肉在丝袜里呼之欲出;两腿交叉,现在正在换位置,那种优雅和美感,看得这个**了好几天的小爷们像额头摸了清凉油似得,辣辣的酸酸的,味蕾蠕动,心里是触电的感觉。

    魔云变成了美女!孟大不信!可当他对着自己调错了的摄像头方向,重新再看时同样目瞪口呆:摄像头通过过道穿越半掩着的门缝,看到确实是一位极美女人在驾驶飞机,虽然只能看到后半身,那种曲线,那种美感,让人心跳不已;她旁边两个下穿西裤上身着白色短袖衬衫的男助手,正在那里喝咖啡、聊天。

    “难怪,是个女人!”孟大想到这里,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下面是怪异场景捣乱,这里有个怪女人开飞机,真是犯邪了。她是哪个基地培养的呢?现在海量乱七八糟的新闻里没提过培养美女开飞机的新闻啊。再说,当个空姐多好玩啊,穿行在过道里,秀秀大腿,发发饮品,顺便搭讪几个高富帅。”

    这个女人是谁?

    孟大目光锁定在这双无比美艳、标志的玉腿上,心里猜想:这个神秘的女人什么样,她什么开着飞机在地面魔菇云上空玩“过山车”?她是不是等待地面磁力爆发,然后带着飞机去那个神秘院落里“约会”,或者在机毁人亡前她神秘消失。

    孟大萌生了一个大胆想法:去会会这个女人。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准星移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