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七章 欠收拾的女人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在除了床上之外的地方,引起他的兴趣。

    可是回来这一路上,他的脑海里,却有点不受控制的将那个姓夏的女人,撅嘴撒娇的模样,跟他记忆里尘封着的那个人的笑颦重叠在一起。

    记忆里那种熟悉的感觉被再次勾起……

    他讨厌这种思绪脱轨的感觉,一个不能完完全全驾驭自己情绪的男人,注定是失败者。

    何况,那个姓夏的女人,不过是他找来的挡箭牌。

    说她是挡箭牌那还算是客气,不客气的称呼,她就是个炮灰!

    他不能准许自己对一个炮灰女产生半丝脱轨的情绪!

    微微闭眼,等到他再次睁开双眸,眸光再次恢复了冷冽如冰,看不出一丝波澜。

    忙碌了一下午,待到快下班的时候,夏小艺再次接到了墨夜皇的电话。

    “下班了么?”

    这是她第一回听到电话里他的声音,原本就极具魅力的声音,透过电波的传递,多了一丝说不出的磁性低沉。

    夏小艺喜欢收听的电台男DJ,素有声霸之称的欢哥的声音,在墨夜皇面前,也是瞬然失色。

    “还有二十分钟。”

    夏小艺回过神来,不明白他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收拾一下,十分钟后下楼。”

    霸道不容商量的语气,夏小艺很无语。

    对上墨夜皇,她似乎总是处于下风。

    话说,他叫她下楼干嘛?难道他要过来接她下班?

    夏小艺被自己的这个荒唐的想法震住了,随即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

    夏小艺你脑子进水了么?摆正自己的位置好不好?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那边的男人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压了电话。

    夏小艺握拳在空气中挥舞了一下,狠狠磨了下牙。

    哼,话都不说清楚,你叫我下楼就下楼啊?那姐岂不是太没有血性了?

    关了手机,她调开电脑里的文档,将今天已经整理妥当的文件再次逐字逐句的核对起来,标点符号神马的,都不放过……

    看谁耗得起谁!

    好不容易拖到准点下班,夏小艺收拾好东西,跟同办公室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同事说说笑笑着走出公司。

    女同事突然指着视线前方的某处,惊讶的叫出了声。

    “小夏,你快看,你未婚夫,欧莱集团的墨总裁来了耶!”

    夏小艺抬眼望过去,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

    她愣住了!

    拉风的蓝色跑车旁,斜靠着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低调而内敛的颜色,可是他的存在感却是那么的强烈。

    夕阳在他的身上,洒上了一沉淡淡的金色。

    他是个英俊的男人,他的英俊是野性、的,浓密的眉毛染着彪悍之气,刚毅的脸部轮廓透露着力量的强大。

    他的视线越过门口陆续涌出来的人,径直投在夏小艺的身上。

    那双眼眸,是种过于纯粹的黑色,太过粘稠,亮得凌厉下人,让人捉摸不透,让人心生畏惧。

    此刻,他正严厉而肆意的打量着夏小艺。

    夏小艺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过来接她下班,想到自己故意拖延不下楼,还关了手机。

    也不知他在这里等了多久?

    心里不禁生出一股心虚。

    转念一想,比起她上午在民政局门口等他的两个小时,她不亏欠他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她理直气壮的迎上去。

    将这个女人眸底神色的转变尽扫眼底,墨夜皇唇角勾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纹。

    熟悉他的人都清楚,墨夜皇往往露出这种笑容,就越显示出他的不悦。

    胆敢拒绝他墨夜皇命令的,这个女人是第一个。

    不下楼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关机?

    墨夜皇超不爽!

    这个炮灰女,他一定要让她知道任性的代价!

    “你怎么在这?”

    不理会周遭同事们灼热的注视,夏小艺平静的抬起头问他。

    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在他的面前,如同一个发育尚不完全的少女。

    “宝贝,今天是我们新婚第一天,做老公的,当然要接老婆下班!”

    墨夜皇勾了勾唇角,说话间,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朵红玫瑰递到夏小艺的面前。

    夏小艺的的确确愣住了,不知道,不明白,更不理解,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四周那些投注过来的视线,越发的灼热了。

    来不及给她时间想明白,墨夜皇已极为绅士风度的为她拉开了车门,并抬手挡在车门的上方。

    如此体贴细心的呵宠行为,无疑又让附近围观的女同事们,惊羡得眼中粉红色泡泡狂冒。

    夏小艺满腹狐疑,难道墨夜皇今天被穿越了?

    当她的视线不经意的瞥见一百米开外的一棵大树边,那几个拿着照相机的鬼祟身影,瞬间恍然。

    原来如此!

    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夏小艺侧身优雅的坐进了车里。

    刚准备给自己扣上安全带,一只修长骨感的手伸过来,按住了她的手。

    “我来。”他冲她眨了眨眼,眼底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夏小艺抽回手,微微挑眉,任凭他为她扣上安全带,外面的摄像头,一直没有离开过这边。

    “墨夜皇,你不去奥斯卡拿小金人,真是屈才了啊!”

    待到蓝色阿斯顿马丁扬起一股旋风,绝尘而去。

    她忍不住侧目看向他,眼底的嘲讽一览无余。

    “谢谢!”他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浅笑,车子拐了一个弯,驶进了前面的繁华大道。

    “为什么关机?”他侧目看她一眼:“你知道,我这个人没有等人的习惯,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的声音低沉,很有磁性,一般是质问,一般是警告。

    “我上班时间,不喜欢被打扰。下回墨总裁你有事,希望在电话里讲清楚,讲清楚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误会了。我也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夏小艺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将他的话,悉数还给他。

    有权有势怎么了?就可以对她无休止,无原则的发号施令,呼来喝去吗?

    他不喜欢等人?那她呢?

    上午跟傻子般在民政局门口等了他两个小时,连条短信都没有,难道她生来就有义务等他?

    扫了眼身旁女人平静小脸后蕴藏着的愤怒和不满,墨夜皇的眸光冷了几分。

    难得他如此耐心的跟她交代,她认个错不就完事了吗?

    竟然还反唇相讥,反了天了?

    嘴硬的女人就是欠收拾,墨夜皇决定要给夏小艺一点颜色瞧瞧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傲薇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