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她想小小地扳回一城

    西门落花扁扁嘴,有种小狐狸遇到老狐狸的无奈感觉,不过她喜欢见好就收,当下问:“你要什么好处,才肯把这条项链收回去。”

    月对影眸中全是笑意,对着西门落花道:“这样啊,那我要收大一点的好处才行。”

    西门落花双手掩嘴道:“不可以再亲我?”

    月对影点头,完全同意:“是,那个太微不足道了。”

    西门落花生气道:“什么?我长这么大也只亲过二个人而已,你居然说?”

    月对影又开始那种眸子里暗藏杀机的笑:“还有谁?”

    “没有了?”西门落花本能的摇头,她觉得还是不要把小跋师兄供出去的好。

    “说。”月对影用手轻轻地摸索西门落花的脸,笑得好阴,眼神好冷,西门落花一阵一阵地发寒。

    5555555......好害怕......对不起......小跋师兄......你莫要怪我!

    西门落花轻轻吐出四个字:“小跋师兄!”

    月对影一转身,就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西门落花正想偷偷溜走,她三十六计学得最好的就是最后一计,走为上!

    月对影那个天字第一号大变态,居然走了几步,又跑了回来气急败坏地问:“妖,你和他亲过几次?”

    西门落花颤抖着竖起一根玉白的手指,半闭上眼。

    555555555......这家伙以前明明一直笑得很狐狸,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可怕了。

    月对影在一边喘着气,平息着自己从天而降的怒气,过了一会儿又问:“你们,是什么时候亲的?谁主动的?亲了多长时间?”

    西门落花心想,你审犯人么?你有这权利管我么?但月对影的气势实在太吓人了,完全不输给本门最有气质的雁大,所以西门落花有点不敢逆虎须的感觉。

    不过她也不准备讲真话,看得出这家伙不象好惹的,还是先骗骗他吧,“我很久以前被他亲过一下。有些记不清楚了。”

    月对影面色稍微好看了点,然后,他用双手搂着西门落花的肩道:“下次,你要牢牢给我记好了,你的一肤一发,都属于谁的!”

    西门落花美眸一转道:“父母!”接着又叹气:“我自小父母双亡,是不是现在就属于自已的了。”

    月对影道:“你是故意的么?”

    西门落花奇道:“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这话难道又不对么?”

    月对影自已乐了,大概是觉得自己穷紧张了半天,结果发现没什么可紧张的。当时他第一次亲西门落花时,她那么青涩,明显毫无经验,刚才还被亲晕过去,肯定是太激动了忘记正常呼吸了。她怎么会有不良记录呢,自己太多心了吧!

    不过自己的领土完整还是很重要的,月对影笑咪咪地对西门落花道:“你现在的一肤一发,都只属于我。从今天起,谁要是想碰你一下,一定要通过我。”

    西门落花想了一想,低下头来,乖乖地答了个嗯字。内心偷笑,这种要求我长这么大还真从未听见过,不过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别怪我不客气了。嘿嘿!

    她自从与月对影交手后,尚未有胜迹,这一下,她想小小地扳回一城!

    .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轻尘无双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