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完全是狗链子

    月对影正亲得愉快,只听一声断喝,“狂徒,拿命来!”

    一条绿竹势如游龙,冲着月对影刺了过来。

    月对影的抬手凌空拍了一掌,然后迅速替西门落花拉好衣裳。这么好的风光,可不能让别人看去了。

    他抱着西门落花轻飘飘后退了一箭之路。

    只见面前有二少年分别手持一翠竹,再次袭来。月对影左右分拍两掌,将翠竹拍走。回头看,怀里的西门落花垂着头好象已经晕过去了。

    月对影吓了一跳,这丫头够热情的,才这样就能晕过去,要是以后,再热情点......哇,能拥有一个热情的小妻子是他最大的梦想,看来,他果然没有挑错对象!

    (月对影——西门落花昏迷中都会画个圈圈诅咒你的!)

    “你是谁?”肆师兄手一抄翠竹又捞在手中,冷眉冷眼,对月对影暴喝。其实他心里大概也猜到了。

    “在下月对影!”月对影彬彬有礼的笑。他是那种狐狸男,猜到对方是西门落花的师兄,当然会好言相向。

    “你把我们西门落花怎么了?”小跋隔空对月对影抛了个媚眼,娇柔地问。

    “噢,我把她亲昏过去了!”月对影高兴地大声宣布。他还真不知道害羞为何物,什么事都能这样大大方方地,唉,真是变态啊!

    小跋师兄卟得笑了。肆师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西门落花正好慢慢醒来,就听到这一句话。

    玩亲亲玩晕过去了?!

    这丢脸的事狠狠地打击了西门落花本来还蛮坚强的神经。现在肆师兄与小跋师兄都知道了,也,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

    因为小跋师兄不但举止打扮象个女人,言谈也很象,他知道的事,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

    丢脸!唉!西门落花呻吟着,不愿意睁开眼。不愿意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她突然有点了解那天江云被亲晕过去的感觉了。怪不得他不愿意醒来了。实在太丢脸了!

    (喂,江云不是被亲晕,是被你吓晕的好不好!)

    肆师兄对小跋师兄的态度很不满意,当下觉得月对影是个危险人物,以后再找他算帐吧,先把心上人带走为上策。当下肆师兄看也没看西门落花一眼,一拉小跋,两个人衣袂飘飘,顺着翠竹飞走了。造型真是很有看头。

    月对影高兴地摇晃着怀里的装晕的宝贝,道:“妖,你要不要我再把你亲醒过来。”

    西门落花立刻一个鲤鱼打挺,轻盈无比地跳了下来,站得直直地,不过她的脸是那么红,眸子那么亮,唇有一点点肿,衣裳还有一点点乱,一看就是狠狠被人亲过的样子。

    月对影故意装成有点遗憾地声音:“你醒了。”

    西门落花暗暗咒骂两个师兄见死不救!冷哼一声,振了振衣衫,这是雁无痕雁大的招牌动作,因为很帅,西门落花故意学起来耍酷用。

    “那,这个东西还你?”西门落花想起来,将小手伸出来递给月对影,那个讨厌的项链跟了她好多天,可把她害苦了。

    月对影仍在笑,不过西门落花就是感觉得到他的不怀好意。“你确定?”

    西门落花后退了一步,防备的问:“什么意思?”

    月对影道:“如果这条项链令你不舒服,我还有别的重礼相送。”

    月对影不愧是变态中的变态,居然手一伸,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更粗更重更黑更恐怖的项链王。西门落花惊讶的倒退一步,这哪里是项链,完全是狗链子,而且还不是拴一般的小家狗,是拴成年藏獒的链子!

    .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轻尘无双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