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章 契约婚姻(2)

    景薄言看着许唯一离开“皇冠”以后也开车离开了,只是他并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隶属于世爵集团的一家医院。

    景薄言停好车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此刻,他心里很乱,他做了这个决定他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可他心里清楚,如果他不这么做,他这辈子都不会和许唯一有所交集。

    但是,这也并不能让他真的忘记,这份即将到来的幸福,是他从他亲弟弟那里偷来的。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可却改变不了他的出生,更改变不了,他是庄萧然同父异母哥哥的命运。

    没错,他景薄言是庄家的私生子,是庄盛结婚前跟景薄言母亲怀上的孩子,后来庄盛娶了现在的夫人,生下了庄萧然,而他也不过比庄萧然大几个月罢了。

    而许唯一,是庄家和许家指腹为婚的媳妇,是庄萧然的未婚妻,如果庄萧然没有出车祸的话,他们现在也差不多要结婚了。他承认,他在庄萧然还昏迷不醒的时候,在许家有难的时候趁虚而入很卑鄙。

    可是,他真的很爱她,认识了她十四年,一爱便是十年。第一眼便入了心,后来便动了情,他真的放不下。

    景薄言越想心里越乱,但是已经做了决定,他就不会再后悔了。

    冷静下来的景薄言,终于鼓足了勇气踏入了庄萧然的病房。

    这还是庄萧然出事的一年里他第一次来看他,他虽然并不讨厌庄萧然,但是他却不想跟庄家的人有任何的往来。

    他不知道庄萧然爱不爱许唯一,印象里,庄萧然对许唯一很好,或许,就算是不爱也很喜欢吧。

    想到这儿,景薄言忍不住狠狠地抿了抿唇,然后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一直躺在病床上的庄萧然脸色很苍白,这一年里一直靠着营养液来维持生命让他瘦了很多。景薄言看着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忍不住想起以前庄萧然问他的一句话:“你离开庄家,是为了她么?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谁?”

    当时的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没办法面对庄萧然去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告诉他,他离开庄家是为了她。

    他曾经说过:“我希望以后她的幸福都是我给的,给她的东西都是我亲手挣来的。”

    所以,他必须离开庄家!他有今天的成就,都是他亲手挣来的,为的就是成就她的梦想!

    病房里异常安静,景薄言沉默了半分钟才缓缓开口。

    “我要娶她了,你以前问过我,我心里的那个人是谁,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那个人就是一一,我只爱她,爱了她十年。”

    “你还记得我十二岁那年,我第一次去你家吧?那天你和她一起站在楼梯那里,我看着你们,像一对金童玉女,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么羡慕你,嫉妒你。”

    “我在想,如果是我跟她在一起多好。”

    “第一眼,我就对她入了心,可是,她却是你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我便明白,有些爱我这辈子只能深埋于心。”

    “许氏出事了,她的几个叔叔伯伯都要撤资,把手里的股份都要卖掉,我本来就打算帮她的,却没想到她会主动来找我,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的跟她签了份协议。虽然协议上写着一年以后,两个人就散了,可是我并没有打算就此放手,你知道我有多在乎她,我希望能娶到她,照顾她一辈子!”

    景薄言一口气把这些年都想要告诉庄萧然的话都给说了出来。以前顾虑着庄萧然跟许唯一的婚约,他没告诉庄萧然他心里的人就是许唯一,就算是庄萧然问他,他也绝口不提。可现在不同了,他们就要结婚了,就算不是真的,他也会让这场契约婚姻变成真的!

    景薄言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幽深,他盯着庄萧然苍白俊逸的脸,一字一顿的说“庄萧然,你没有机会了!”

    “而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

    下午两点五十分,许唯一驱车到了民政局,刚推开车门许唯一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唯一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靠在车边上抽烟的景薄言,他削瘦精致的侧脸完美的让人惊艳,一举手一投足间都带着优雅矜贵。

    他夹着一支烟,递到唇边,然后吐出一阵烟圈,但是眼神却有些飘忽,漆黑的眼底带着一抹许唯一看不懂的苍凉寂寞。许唯一的心底,忍不住泛起了一抹疼。

    这个男人,是天之骄子,永远活在闪光灯之下,她虽然跟他不是特别熟却也了解他的性格。高冷,淡薄,这是他给她的感觉,可是此刻,她却发现好像不是这样的…………

    “你来了?走吧。”景薄言冷淡地嗓音突然在许唯一耳边响起,惊的她立刻便回了神,一抬头就看到景薄言站在自己面前,离自己很近,她的鼻端还萦绕着淡淡地烟草的味道。

    “许小姐?”看到许唯一愣愣地看着自己,景薄言忍不住皱了皱眉,抬高了音量。

    许唯一慌乱地收回了视线,捏紧了手里的户口本,刚打算开口,就见到景薄言已经率先走了进去,许唯一咬了咬唇,跟了进去。

    下午办理结婚证的人不多,没过多久就轮到了他们。许唯一沉默不语的跟着景薄言坐在工作人员的面前,刚准备扬起笑容说话,谁知道他们刚坐下,工作人员抬头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开口道:“办离婚去那边,这边是办结婚证的!”

    许唯一脸上刚打算露出的笑容微微一顿,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她忍不住偏头看了景薄言一眼,却发现对方的脸色在听到工作人员那句话以后瞬间沉了下去,原本就冷的脸色更冷了。他盯着工作人员,不悦的冷冷道:“我们就是办理结婚证!”

    工作人员被景薄言的气势吓了一跳,赶紧收回了视线,兢兢业业的给他们开始办理结婚证,只是整个过程中,景薄言一直沉着一张脸。

    办好结婚证之后,景薄言接了结婚证就走,直到走到车旁边才停了下来,许唯一赶紧跟了过去。景薄言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把其中一本结婚证塞到许唯一手里,不咸不淡的开口道:“明天你就搬到御墅临风吧,然后我带你去见我妈。”

    “嗯。”许唯一知道景夫人病了,要不是这样,景薄言也不会答应她的条件,景夫人想要在生命最后的时候看到景薄言成家,所以他们才会有了这场为期一年的婚姻。

    景薄言看着许唯一的表情,动了动唇,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直接上了车,扬长而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南越倾歌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