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04章 进府

    田五六见白荼推车有模有样,也就放下心来,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小铜牌递给他:“这是进出府的牌令,你可得给我收好了,这东西千万丢不得。”

    白荼一看,正面刻了个泔字,背面写了街道司,是街道司专门收甘泔浆的,他拍着胸脯保证不会丢,告别了田五六便往后门去。

    白荼大概猜会被认出来,不过还是垂着头希望能混过去,可结果让他失望,刚要进门就被守卫无情拦下。

    “站住,头抬起来。”

    他乖乖抬头,讨好笑道:“二位大哥,我是街道司收甘泔浆的。”

    守卫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往日怎没见过你?”

    白荼挠了挠头憨笑道:“田五六家里出了要紧事,刚我才把他给支回去,今日这趟我替他收。”

    “牌令呢?拿出来看看。”对这个新面孔,守卫很是称职。

    白荼递出牌令,守卫仔细反复看了几圈,确定无误后才放行。白荼道了声谢入门而去。

    虽只是后门,但院内装点却十分好看,门口左右各种着一簇竹,中间是青石铺成的小路,路两边是花台,种着一些常见花草,往远处了看,甚至还有假山丛林。仅仆从出入的后院都布置的如此雅致,里面景色就更不消说了。

    白荼一面欣赏一面问到厨房,既然应下这差事儿,那还是得给人办好咯,不过他这样一路耽误,到了厨房面对的就是早已等的不耐烦的厨大娘。

    “今日怎的这般晚,你再不来我明儿可就要去找街道司了。”她是王府的厨娘,那底气自然足,区区一个街道司,更不敢怠慢了凉王府。

    白荼赔笑道:“路上耽搁了,小的对不住。”

    厨娘仔细打量了白荼一眼,不是田五六,模样看着清秀得紧,她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看白荼的第二眼,味道就变得有些意味不明了。

    白荼只以为是自己晚到的缘故,解释了替代田五六的事儿。

    伸手不打笑脸人,厨娘没好气的哼了哼,指挥着白荼与其他厨工收拾泔水。

    白荼办事儿麻利,很快又推着推车离开了厨房,不过他走之后,厨房却叽叽喳喳起来,几个厨工围到厨娘身边。

    “这个新来的可真是长的俊俏,那模样我看比王爷身边的铜雀都还要好看几分,这若是被王爷瞧见了,岂不是……”一语未尽,大家已笑作一团。

    “可不是,我还是头一回看到那么秀气的人,看模样年岁也不大。”

    厨大娘适时斥止道:“瞎说什么,乱议王爷是非,你们忘了那院儿里彩珠的下场了?”

    厨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乖觉的闭嘴不言了。

    *

    却说白荼推着满载的推车,艰难的三步一歇五步一停,这体力活儿可着实累人,他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翻了车,那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小心翼翼的找了个黑暗角落,白荼将推车藏好,又换上自己的衣裳,收拾整齐了这才从角落里走出来。

    事实上,混进王府也是他临时决定,张假说凉王府有自己的刻坊,既然如此,他倒想去看个究竟。

    偌大的王府,恐怕也没人想到会有人胆敢私闯吧,何况自己有牌令,就算被询问也不怕。

    白荼自信负手,大摇大摆的走在灯下,时而看到个小丫头,就上前拱手赔罪,称自己要去刻坊却迷了路。

    他生的俊秀,又和蔼可亲,值夜的丫头们虽对这位意外出现的男子很是惊讶,但还真没人去怀疑,含羞带怯的指了路就一溜烟的跑开。

    白荼心里高兴,哼着小曲儿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到了凉王府刻坊。此谓之:百密必有一疏也。

    既是凉王府的刻坊,规模自然不小,若非内有印台,白荼还真不敢相信眼前这如同话本里写的宫殿一般的存在竟是刻坊。

    他往里探了探,更觉宽敞,偌大的场地,从写样到装订,每一处的工人都有条不紊的配合,比起他的刻坊,实在好太多了。

    室内作业的至少也有五六十人,且不论还有没露面的木工、墨工等,加起来恐怕也得百多人。再想想自己那可怜的十个人不到,白荼叹息的摇头,这下算是彻底死心了,他还能怎么着,还能争得过王爷不成,自己都觉得荒唐。

    看来只能另寻他路了,白荼念着田五六还在外面等着,就想赶紧把潲水运出去才是。

    不过想归想,面对如此庞大的刻坊,白荼实在好奇的有些挪不动脚。

    他站在门口观望,没多久,门口不远处的一订工终于注意到了他,上前问道:“这位爷是来找秦总管的?”

    偌大王府仆人管事几千人,哪儿能人人都见过,订工丝毫没有怀疑,见白荼穿的有模有样,说话也很客气。

    白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王爷让我来瞧瞧,我就随便看看,你忙你的。”

    订工以为是王爷派来的监工,立马笑的讨好,“那行,小的这就去忙了。”

    收到好几束打量的目光后,白荼发现大家做事儿更卖力了。

    又观察了片刻,迎面一个半人高的木箱正往外运,他料定是装订好的书册,又见运送之人穿的是粗麻布衣服,便打消了要避开的念头,只要不是管事,他就还能兜得住,这些工匠根本不识人。

    白荼在门口将人拦下,问道:“这是准备送去醒州的?”

    果不其然,运工虽不认识白荼,但瞧此人正经询问,以为是府内其他管事,他疑惑摇头:“秦管事只让送去斐搁院,小的不知是不是送去醒州。”

    白荼微微惊讶,若是正经买卖,也无需遮掩,看来凉王府与醒州的合贾大文章在啊。

    他哦了一声,淡定道:“不是便算了,我找秦总管问去。”说着就准备往里走,只是一只脚还没跨进门,又折回道:“送去斐搁院的也要紧,你且先给我瞧瞧,免得王爷不满你们也要挨罚。”

    运工感激的“欸”了一声,开盖。

    白荼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一番,随意的挑了两本,然后随手翻了翻,点头道:“品质不错,你且去吧。”

    “诶!”运工合上盖子,推着推车就放心离去。

    白荼等那人走了些距离,才慢悠悠的跟上去。

    堂堂凉王府,就算要贩书,也不至于弄的这般神秘,他直觉,只要跟过去,定能发现一些不寻常。

    许是忙于欣喜这重大发现,又或是这一路畅通无阻让他丢了警惕,白荼几乎忘记,他此时正身处拥有八千亲兵护卫的凉王府中。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恰似温水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