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03章 王府

    竞争对手竟然是凉王府,这让白荼始料未及。

    一回到书坊,白荼就钻进内室闭门不见任何人,直到酉时才神情怏怏的走出来,看到正在后院逮鸡的啸天,愣住:“晚上吃什么?”

    啸天看着是个孔武有力的中年汉子,实则一笑就露出一副憨相,他直起腰道:“掌柜的身子羸弱,毛先生让我晚上做白切鸡给您补补身子。”

    白荼听罢,本就郁闷的心情更闷了,他冲进前堂,见毛遂正在打算盘,二话不说上前把算盘胡乱拨了一通,气鼓鼓道:“我不喜欢吃鸡,每次你定菜都杀鸡,咱家又不是鸡多的吃不完,我还想留几只下蛋,你非得全炖了才满意么?”

    毛遂一点儿也不恼,重头开始拨算盘,很是悠闲道:“鸡是我养的,要杀要剐当然是我说了算。”

    哼~白荼剜他一眼,甩甩袖子道:“那我去外面吃,鸡你留着自己吃吧。”

    毛遂又道:“掌柜的是要从公中出还是自己的私房钱里扣?”

    “不用你给。”白荼咬着牙一步一步往外踏。他这个掌柜当的可谓是窝囊,平日半点财务自由没有,就连吃顿饭都憋屈得很,想想也是怪可怜的。

    因是阳春三月,天还大亮着,这时候吃晚饭实则早了些。白荼晃啊晃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西水街,等回神过来,才发现街的尽头便是凉王府——镇守陈州的凉亲王的府邸。

    要说起这个凉亲王,那也是“命途多舛”。

    靖国乃邢姓天下,靖文帝在位期间共育有九子,各个都是人中龙凤,尤其第六子,更是生来就有不俗相貌,因而深得文帝喜爱,当即便赐了“琰”字:

    琰,人如其名,喻美玉也。

    单一个字就可晓文帝对六皇子的喜爱程度。琰,不仅有美玉之称,更是帝王的代表,虽文帝不提,但有心之人都在揣测,这位六皇子恐是太子之选,即便有长幼嫡庶之分,但也难保文帝太宠爱六皇子而无视条纲。

    六皇子在成长期间果然不负文帝所望,文能诗词歌赋信嘴道来,武则年仅九岁就能与千户一较高下,是九个皇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位,一时之间,人人都以为六皇子定会成为太子的不二人选。

    然而在六皇子刚满十岁的时候,却被文帝封为凉王,属封地陈州,嫡长子顺利册了太子。

    这消息一出,可是令众人大失所望啊,谁也没料到,最得宠的皇子,竟就这样与皇位失之交臂。

    那之后,一切太平,直到第八年,文帝驾崩,太子继位为惠帝,未及弱冠的凉王便提前入陈州。

    又过两年,时皇后和太子因谋逆被废,贵妃侯氏晋为新后,其子三皇子邢钲被册为太子。同年,惠帝因病暴毙,年仅八岁的太子继位为献帝,侯氏以“新皇尚且年幼”为由,开始垂帘听政,直至现在也七年有余了。

    本来是皇位的不二人选,阴差阳错历经两代帝王更替,如今竟要给侄子俯首称臣。

    “这得多憋屈啊。”白荼想想都替这位凉王憋屈,不过他立马又想到凉王的另一个绰号“杀神”,赶紧摇摇头打消了同情的念头。

    陈州因地处边关,时常受到毗邻的夷国的侵扰,凉王入陈州之后,得到惠帝允许,得以在陈州大肆操练兵马。

    就这一点讲,不得不承认他确是天造之才,不仅将陈州兵马发展壮大,且多次与夷国大战都大获全胜,以至于在夷国提起凉王的名号都会让人心尖儿一颤。

    当然了,凉王的“杀神”称号也不是白来的,相传此人性情冷血无情残暴,在与夷国交战的时候,曾一怒之下屠了对方上万降兵。

    更有人言,凉王府的那些长吏幕僚也都过的人畜不如,却又不敢声张,日日在凉王府苟延残喘以期这位王爷大发慈悲的将自己逐出王府就自由了。

    白荼思量着要不要走进去瞧瞧,他把自己关了一下午,就是在算计今年要损多少,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一年累计至少也要损失五六百金,少了陈袖坊这根大柱,他在醒州的合贾也算是没戏了。

    那么大的买卖说没就没了,白荼想到书坊那帮子脾气比他还大的工人,就觉得头阵阵作痛,若是自己开不起工钱,那些家伙一定会拍屁股走人,毛遂就是那第一人。

    白荼之所以能将黑明坊做出与其他书坊不一样来,最大的原因还是那些伙计帮工,他找的皆是老把式,一个个心高气傲的,都是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他甚至敢肯定的说,陈州没有比他给的工价更高的书坊了。

    好的工匠是保证书品质量的重要因素,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亏待工人。

    心里这样想,白荼脚已经不自觉的往里走。

    西水街要比其他街道安静的多,往来人也少,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前面坐着一尊杀神的缘故。

    走过街尽头,入目是金碧辉煌的府门与一眼望不到头的青砖府墙。金黄的琉璃瓦下,朱漆大门上方悬着镶金“凉王府”的匾额,大门两侧立着两尊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左右十多位护卫正严守以待。

    陈州凉王府,东起拾水西至栾桥,六十六丈宽,百余丈长,占地九十多亩,是所有王府中最辉煌也最大的,单从这点看,也知道文帝对凉王的宠爱有多盛了。

    白荼还从未如此近距离的看过凉王府,他虽没见过宫殿,但觉也不过如此了,隔着这道大门,里面亭台楼阁水榭想来更叫人咋舌。

    住在这样金碧辉煌的府邸,难怪都说凉王嚣张,更有传言,连京中那位都受他牵制。白荼没见过凉王也不能妄加揣擦,但能文善武且手握重兵,也确实叫人忌惮,毕竟自古藩王造反屡见不鲜。

    王府大门紧闭,更显庄严肃穆,寻常老百姓哪敢上前,多瞧几眼都害怕。白荼倒也不怕,他知道,就算自己上前瞅上几眼,也顶多被守卫斥退罢了。

    但是在这里瞅也瞅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大摇大摆的经过凉王府门口,只瞄了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走到府墙尽头,脚步一转,又继续往前。

    凉王府东南西北有不下十个大门,白荼走了一盏茶的工夫才绕到后围墙,最后停在偏门不远处。

    这是进出王府的下人或者供货之人通的门,守卫只有两个,比起其他地方要薄弱的多。

    白荼无意识的踢着墙角发呆,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做些什么,他只知道,凉王府抢了他的合贾,他虽没本事与王爷对抗,可什么都不做,他心里又咽不下那口气。

    一般大户人家,早晨都有供货商进出,晚上又有潲水桶进出,白荼拍着肚皮,突然想吃酱牛肉了。

    时过酉时,天渐渐暗下来,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一抹瘦小的黛蓝直裰身影挨着王府墙角慢悠悠的晃,最后晃到后偏门不远处停下,正是吃完饭的白荼。

    也不知等了多久,终于听到车轱辘的声音,白荼定眼一看,是从正前方驶过来的,他赶紧几步上前,趁着推车还未进门,一把拉住来人的手膀子,顺势悄悄往其手里塞了一颗银裸子,低声道:“这位小哥请移步旁边讲话。”

    来的是常给王府收潲水的田五六。田五六疑惑的看看白荼,又看看手里的银裸子,再看看那两个守卫,一时不知是该进去还是该靠边讲话。

    白荼抖抖衣袖,银裸子碰的乒乓响,他恳求道:“不是什么坏事,小哥莫慌,也不会耽误你事儿,你还能多挣几个银裸子。”

    这下田五六不再犹豫,推着推车往边上走了几步,白荼朝前努嘴,二人又往前走了好大一截,直到左右看不到人了才停下。

    白荼不等他问就先拱手:“贸然拦住这位小哥实属无奈之举,实不相瞒,我的相好在这王府做事,前些日子我们闹了不愉快,我苦等几日都不得见她,心里着急得很。本来准备上门提亲,却怕她不乐意,所以恳请小哥能成人之美,哦对了,敢问小哥如何称呼?”

    田五六想了想:“我叫田五六,你想让我把她请出来?”

    白荼连连摆手:“哪儿敢麻烦田小哥,王府这么大,你又不认得她,何况你请了她也未必乐意出来,还得我自己进去找……”

    他又摸出两颗银裸子,恳求道:“田小哥这是进去收潲水的吧,这差事不如交给我,我再顺道儿进去找找人,小哥只需坐在外面等着便是,这也不为难你。”

    “你?”田五六狐疑的看着白荼,倒是个面善之人,可他还是担心:“瞧你这身衣裳就不像干活儿的人,若是把差事办砸了,那挨罚的可是我。”

    “不会的不会的。”白荼保证,“我也是干粗活儿的,你看我这手,像养尊处优的手么?我也就是今日想来见见她,这才穿的人模人样了些。”白荼伸开手。

    田五六瞧了瞧,确是一双粗糙的手,只除了小一些,但拇指之间的茧子一看就是干重活儿的,他略一想,便点头应了,三颗银裸子,抵得上他一年的工钱了。

    白荼感激的作揖,“那还请小哥与我换身儿衣裳,我这身儿进去怕不适合。”

    田五六二话没说就褪去外衫,“也甭换了,你这身我还怕给你穿坏咯,你出来再还我便是。”

    “那敢情好,多谢小哥。”白荼接过衣衫,找了个阴暗角落,三两下换上外衣,又把自己的衣服藏在车辕下,然后撸起袖子轻呵一声,推着推车就往后门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恰似温水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