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桥归桥路归路

    “呵呵,以前是我太傻了吗?”骆一尘情不自禁地低喃,目光变得恍惚,唇畔逸出一抹苦笑。她本能地收紧手指,将这些资料照片捏出一道深深的皱褶。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温芯在对面静静地看着,她第一次露出暗含嫉妒的眼神。无疑,骆一尘是魅力非凡的,这样妩媚这样青春,她坐在窗边,几乎要融进七月初的漫天金色阳光中。不,骆一尘甚至盖过了阳光的华美,她就像一颗熠熠生辉恒久不朽的钻石。

    可,这又怎样?温芯忍不住展唇一笑,美人向来命运多舛。就算被男人追逐和宠爱,骆一尘还是摆脱不了草根阶层的社会身份,这样的她,根本经不起世俗的考验。

    就在这时,骆一尘忽然做了一个深呼吸,眼底似乎压抑着什么,风暴渐渐平静下来,她竟然不动声色地将照片还给温芯:“谢了。”

    温芯顿时吃了一惊,她完全没料到,骆一尘竟然变得如此坚强?现在应该是骆一尘最脆弱的时刻,她怎么能假装若无其事呢?或许,她已经看透这份感情?不,不可能!

    温芯迅速敛去眼底的复杂情绪,自顾自地翻开资料照片,然后故意惊呼一声,指着资料最后一张照片说:“尘尘,刚才那个不代表什么。毕竟谁都有无法忘怀的年少时光。现在重要的是向前看,不过,尘尘,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私底下隐瞒这么多?”

    隐瞒?骆一尘不禁勾唇一笑,表情苦涩而失落。如今林睍已经不屑于隐瞒了,竟敢在媒体公众面前高调示爱,据说他和苏雨烟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深意不断。

    “唉,算了吧。”骆一尘幽幽一叹,似乎已经认命。

    这时候,侍者将咖啡送来,骆一尘随手拿起吸管插在咖啡杯里,然后用吸管慢慢搅动咖啡里的一些小碎冰,她动作缓慢而优雅,透着一丝闲逸,仿佛没有受到外界干扰。可惜,她黯淡飘渺的眼神已经出卖她此刻的心情。

    温芯暗暗冷笑一声,垂眸掩饰自己的情绪。是呀,她自以为自己足够了解骆一尘,殊不知,骆一尘也一直在成长和改变,如果说,以前的骆一尘会为了杨灏天悲伤欲绝,那么,现在的骆一尘,即便面对林睍的背叛,最终也只是付诸一笑。

    “就当看表演了。你瞧,苏雨烟在天台上走秀的样子,挺霸气的,有点女王的感觉。”温芯故意配合骆一尘,摆出一副悠闲的架势,就像在唠叨家常。

    骆一尘本想推拒,却见温芯将最后一张资料照片递到自己面前,她想回避也回避不了。

    这最后一张资料照片,显然是苏雨烟的走秀照,地点是法国一个著名设计师古堡酒会,苏雨烟压轴演出。林睍坐在台下,表情专注,目光落在苏雨烟身上,周围俱是欧洲名流士绅。

    骆一尘定定地注视着照片,心底一阵疼痛,或许,真的难以割舍吧?与往事僵持,心底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他早就心有所属,他一直在欺瞒她!简直不可饶恕!另外一个极弱极弱的声音却从心底钻出来,告诫她:“如果这一切只是林睍的设计呢?”

    别忘了,白面狼是一个腹黑霸道的boss,如果假象可以蒙骗人,他或许会利用这种男女关系不遗余力地造势。正是因为这种猜测,让骆一尘心底稍稍好过一些。不过,她还是不能轻易原谅白面狼,何况,他至今没有向自己解释半句,最近连消息也没了。

    骆一尘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苦笑:“这能说明什么呢?芯儿,留不住的不要留恋,谁没有经历过一两次渣男?况且,林睍对我很好,这是他的选择,我不怪他。”

    真的有如此大度?温芯十分怀疑,她试探地问道:“你不难过?根据我的调查,苏雨烟似乎很早就认识林睍,而且一直对林睍有好感。上次林睍去欧洲出差,秘密参加了这个著名设计师酒会,为的就是给苏雨烟捧场……”

    温芯故意提及此事,目的就是给骆一尘添堵。果然,骆一尘脸色一变,美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没错,当时林睍正跟自己在南区别墅同居。可是,他竟敢背着自己,趁着去欧洲出差的良机,一脚踏两船偷偷私会苏雨烟?

    这说明什么?红果果的背叛!他分明是玩弄自己的感情!也难怪骆一尘忽然变得怒不可遏。此刻,她恨不得冲到林睍面前,狠狠给他一巴掌,骂一句:“你们这对贱人!”

    骆一尘差点拍案而起,比起杨灏天的离弃,其实她更在乎林睍的态度。原本,她只是悲伤,以为林睍不要她了,两人缘分已尽。没曾想,原来,林睍早就做好准备,早就计划将她放弃,然后私底下跟超模苏雨烟混在一起。

    温芯故作无意地笑道:“尘尘,超模的绯闻很多,说不定这些都是假的。”

    一句话勾起骆一尘心底的愤怒与伤情,她突然站起来,将资料照片摔在桌上,压低声音恨恨地骂道:“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骆一尘绝不会原谅他。”

    在气头上说的话,当然算不得真。温芯抚了抚新做的美甲,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以前跟杨灏天分手,你想过报复他么?林睍跟杨灏天不一样,他心性坚韧,意志坚定。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放弃你。依我猜测,其中必有隐情。”

    骆一尘捡起挎包,本想离开,见温芯继续这个话题,她不好意思独自离开,便重新落座,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说实话,她现在对温芯的感觉有点复杂。

    原本她以为,温芯会安慰自己,帮自己继续调查明西昂的交通事故。可惜,没想到,温芯竟然突然爆料,将林睍和苏雨烟交往的底细透露给她。难道温芯想对付AK集团?

    骆一尘有话直说:“芯儿,你这么做,真的是为了明西昂?还是,你们温家……”

    温芯将资料照片收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装在纸袋里。听到骆一尘的问题,她似乎有点心事重重,表情显得十分压抑。她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为什么调查他?尘尘,你以后会懂的。”温芯端起咖啡,轻快地呷了一口。

    “唉,你不能明明白白说开了么?你现在不说,我心里憋着难受。”骆一尘故意捂住胸口,锁紧眉头,摆出一副受不了的古怪模样。

    温芯扑哧一笑,微微愣神,其实,骆一尘的本性是乐观开朗的。只是,生活对她太残忍,给了她很多美好的念想,却又一一收回去,只剩下粉墨登场的回忆。

    想到这里,温芯突然有点难受,急忙垂下头,捧住咖啡杯,几乎不敢直视对面的闺蜜。

    骆一尘见状,伸手在她面前左右摇了几下,问:“你怎么了?不说也没关系。反正我跟林睍已经分手了。管他干嘛呢?”

    她真的可以做到潇洒离去?真的可以坦坦荡荡一笑了之?温芯表示怀疑,回应道:“不,我觉得你应该讨个说法。至少,你现在不能离开清海。”

    骆一尘立即开始脑补,看来,温芯的矛头已经对准林睍。难道,真的是为了明西昂?以温家的财势,要查出当初的交通事故真相,或许很容易?

    骆一尘急忙压低声音问:“芯儿,你已经知道了?”

    温芯微微一怔,故作平静地反问:“你指的是,明西昂真正的死因?”

    骆一尘表情沉重地点点头,眼神霎时变得有些凄楚:“我已经查到关键的原因。对了,那份鉴定书我一直随身带着,给你看一眼吧。”

    说着,骆一尘立即翻开挎包,取出明诚交给她的鉴定书,然后翻到最后一页,将鉴定结论递给温芯看,温芯倒是仔细,将明诚的猜测与刹车失灵的照片仔细观察一遍。

    末了,温芯似乎有点不敢置信,蓦地向后退了一尺,仰靠在沙发上,美眸中的光芒一寸寸黯淡下去。真是没料到,骆一尘竟然有这种本事,竟然可以拿到如此关键的证据。

    可是,这张照片作为呈堂罪证,显然是不够的。必须拿到现场鉴定,找到刹车失灵的原因。

    骆一尘伸手摸了摸照片,失落无神地笑道:“没想到吧?明西昂真的是被人害死的。”

    温芯赞同地点点头,明西昂当时驾驶的车是奥迪,而且是新车,只开了两年。明诚的鉴定书已经指出,这辆车早就通过安全检查,刹车性能正常,根本不会出现失灵的状况。

    所以,刹车失灵,只可能是人为造成的。

    温芯垂眸敛去眼底的伤感,就听骆一尘苦笑道:“下一步,就是找到破坏刹车的凶手。”

    没错,有刹车失灵这条线索,顺藤摸瓜找到凶手,真相似乎已经指日可待。

    可惜,温芯似乎疑虑重重,问道:“你觉得AK集团嫌疑很大么?我记得你说过,你在皇廷会所听见林睍跟保镖密谈,可是,这种捕风捉影的事,你怎么找到证据?”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西瓜太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