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章:吃醋

    云初雪把玩着装满了去腐消肌膏的甜白瓷美人瓶,一脸阴狠的看着跪在下首的贴身丫鬟脆桃道:“徐品言真的在云轻尘的鸾鸣轩?”

    脆桃不敢撒谎,赶忙点头答道:“奴婢不敢撒谎,也不知道穷乡僻壤里出来的二小姐有什么本事,这几天都留着徐公子在鸾鸣轩用的午膳。”

    云初雪一听,原本还算清秀的脸立马扭曲得狰狞恐怖。

    一回来就抢人心上人,怪不得云紫嫣容不下你!

    原本云初雪都答应了要毁掉云轻尘的容貌还有些迟疑,怕到时候事情败落了自己和姨娘要吃大亏。

    现在手里捏着云紫嫣给的去腐消肌膏,却是‘欻’就起了身,迫不及待的朝云轻尘的鸾鸣轩而去。

    心里想到:贱人,敢用你那张脸勾引徐哥哥,看我今天不给你划稀碎。

    云初雪赶到鸾鸣轩的时候,云轻尘才刚将亲手做好的四样小菜端上桌。看见这个示好不成的妹妹过来,她眉心不由得跳了一下,可依旧巧笑嫣然的将她让上了桌:“四妹妹来得正好,我亲手做了两样小菜,一起用膳吧。”

    “那感情好,我正饿着呢。”云初雪不咸不淡的扫了桌上的小菜一眼,再看周围却没发现徐品言的身影,心中顿时失望,捡了离自己最近的梨木雕花椅大模大样的坐了。

    云轻尘笑笑,继续分碗筷,双鸳却是不动声色的斜了云初雪一眼。接过云轻尘手中的碗筷道:“让奴婢来吧,您好歹是嫡小姐金贵着呢,坐着让奴婢们伺候就行。”

    云初雪不傻,听得出来双鸳嫌她摆了小姐架子没有帮云轻尘分碗筷。她却是白眼一翻,拿起云轻尘才放到她面前的筷子就夹了菜往嘴里送:“双鸳这话不错,小姐就该是让人伺候的,二姐也快过来坐,抢着下人的活儿做,没得作践了自己。”

    敢情体恤下人的主子都是在作践自己了?

    双鸳听着心里难受,却不好再说什么,气鼓鼓的分了筷子连饭都不吃,转身走了。

    云轻尘心中也是不快,她这个主人还没有就坐云初雪却已经吃得欢腾起来,实在太没规矩,于是也忍不住敲打道:“四妹妹慢点吃,我倒没什么,可还有客人呢。等客人来了,饭菜却是不全到底要丢云府颜面。”

    “客人?”她突然就想起脆桃说徐品言也在这里,脸上的表情一僵,刚被夹起来的鸡腿就停在了半空中。

    正好出去净手的徐品言回来,看见云轻尘面前的碗筷未动,云初雪却吃得满嘴是油,眉头就毫不掩饰皱了起来。

    云初雪一见风姿俊雅的徐品言出现,又想着自己此时的失礼,心一慌手一松,才夹起来的鸡腿就‘叭’的一声落回盘中,油渍溅了她一脸。

    看着她的狼狈,徐品言‘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四小姐这是多久没吃肉了?不但嘴上想吃,脸都经不住馋。”

    被心上人这样笑话,云初雪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一张脸红得像要燃烧起来,甚至连眼眶都红了个透。

    她赶忙起身,狼狈的冲了出去。

    看着她狼狈不堪的背影,徐品言不屑的撇了撇嘴,优雅从容的在云轻尘对面坐了下来。

    云轻尘给他盛了米饭,笑道:“你何必和她一般见识,不过就是先动了筷,又少不了你吃的那一口。”

    才接过碗准备夹菜的徐品言一听,立马鼓着大眼睛表明自己的立场:“在你这里用膳二爷我可是交了银钱的,因为讨厌的人倒了胃口吃不下,饭钱你退不退?”

    云轻尘囧,闭了嘴不说话。

    打从前几天她做叫花鸡被徐家二爷撞见抢走了一条鸡腿,着徐二爷就赖了上来,硬塞给她一百两银子说是一个月的饭钱。

    于是,云轻尘便只得以才来京都吃不惯北方菜为由,不去膳房领饭自己当起了厨娘。

    奔出去的云初雪收拾妥帖自己,原本是没脸再在徐品言面前出现。可想着自己要是不去,云轻尘就会单独和徐品言用膳。

    于是也顾不得脸面,又回了饭厅。

    可才走到门口,她就看见徐品言一脸温柔的给云轻尘夹菜。她眼睛当即被徐品言万年难得温柔刺痛,心底的怒火火山般的爆发出来。

    “二姐姐倒是能耐,一回来就和徐公子这么亲密。也不知道你在乡下是不是也这么没有男女之防,和哪个男人都是才没见几次面就能邀人共进午餐还相互夹菜。”

    因为生气,她声音尖刻,语气凉薄,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尖酸刻薄。

    云轻尘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羞的也是气的。她安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样回嘴。

    徐品言却瞬间怒了,‘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一双大眼睛里张扬了愤怒狠狠的瞪着云初雪道:“你第一次见老子的时候就借着送香囊抓了老子的手,你是什么德行?”

    被拍下的筷子跳起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云初雪脸上。徐品言是练武的,愤怒之下手劲不是一般的大,筷子打在云初雪脸上,瞬间就是鲜红鲜红的一条。

    云初雪被打得一愣,又被徐品言说得羞窘难当。想着云紫嫣交给她的任务,又想着反正都闹了起来,便是现在道歉徐品言也未必能领情。

    于是撒泼一般的将桌上的菜拂到地上,大声喊道:“让你们欺负人,让你们吃。”

    杯盘碎了一地,云轻尘便是再好脾气也生了气。她上前扶了云初雪的肩膀往外推:“这是作甚,若真有什么委屈就去找母亲和老祖宗评理,我这鸾鸣轩可由不得你随意撒泼。”

    她分明只是轻轻一推,云初雪却借势倒在了碎瓷片上,右手瞬间就被划破鲜血流了出来。

    “你仗着自己是嫡女竟敢如此伤我,我和你拼了。”云初雪一狠心,将手往瓷片上一按,硬生生让瓷片扎进了她手里,然后爬起来就朝云轻尘扑去。

    她带着要毁云轻尘容貌的目的,所以猛扑中,就已经调整好姿势,将扎入手中的瓷片尖端对准了云轻尘的右脸,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三月思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