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七章 情书事件

    新星期一又来了,晏崇还是一样的不言不语,拿白轻羽当空气。下课的时候,每次白轻羽想要和他说话,抬头看他的时候,他都会抬腿走人,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才回来。

    “你们两个真掰了?”课间的时候吴戈在走廊里问。

    “也没好过,什么叫掰不掰的!”晏崇从敞开的门向里边望一眼然后说。

    “你就这么放弃了?”吴戈可不这么认为。

    “不知道!”撂下一句晏崇就回去了。

    说放弃哪有那么容易,如果真的对一个人动了心,会是一种甜到骨髓里痛到指尖里的折磨与思念,他现在要多控制才能不去想,不去看,不去回应,只为了逼她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而已。她不知道每天早上看见她在操场上跑步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只有在那时他才可以肆无忌惮的甚至接近于贪婪的看她。

    转眼到了星期三,学生们都说过了星期三不愁星期天。可是这天出了一件让白轻羽特别发愁的事。有女生托她给晏崇带情书。

    其实是有个不认识的男生,让白轻羽帮他带一件东西给晏崇,她没怎么想就收下了,然后直接放在了晏崇的桌子上。

    “有人让我帮忙带给你的东西!”晏崇来的时候白轻羽指了指桌上用纸盒对晏崇说。

    晏崇面无表情的扫了白轻羽一眼然后当着她的面打开了纸盒,里面是一个用心形包装纸包装精美的礼品盒,看到这个心形的包装纸,白轻羽忍不住的眉心一跳,之后就见晏崇几下拆开了包装纸,里面夹着一个小纸条,晏崇拿出来只一眼,面色一变,愤怒的看向了身边的白轻羽。

    “这是什么?”晏崇把纸条举到白轻羽的面前,距离眼睛不到十公分远,除了为了让她看得仔细外更是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白轻羽抬眼一看上面写着:我愿堵上所有时光,只为爱你一个人。落款是高二八班于丽丽。

    “这......”

    “这是你的新方式吗?拒绝我的,你可真够费心的,我是不是应该夸你,同桌或者是朋友做到你这份儿还真是独一无二,怎么你还负责起我的终身大事了,请问您算是哪路神仙?”晏崇这回是气疯了,什么话都往外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根本不知道!”白轻羽为自己辩解。

    “你当然不知道,你能知道什么!”想想这些天求而不得的憋屈心情,晏崇越说越来气,砰的一脚踹翻了自己的椅子,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们闹得动静太大,全班同学都愣愣的看着他们这边,没人敢说一句话。

    白轻羽本身就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主,脾气差的更是在前世远近驰名,她曾经因为一个团伙的老大说错一句话,端了他的老巢,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这么些天忍受着晏崇的冷暴力,也不过就是在心里对他有那么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而已,现在他居然当着全班人的面给她难堪,真以为她是泥捏的呢。

    众人只见晏崇走了之后,本以为白轻羽会被气的趴在桌子上痛哭,可是没有,只见她腾的一下站起来,一脚踹在晏崇之前踹翻的椅子上,椅子划出去老远撞在后面的墙,发出哐的一声巨响,然后就见白轻羽化身无敌女金刚,一手拎着自己的椅子,一手托起她自己的桌子,直接挪了地方。

    之后又不解气一样,一脚把晏崇的桌子踹到了墙角,他原来在的位置。

    班主任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之前好的像是谈恋爱一样如胶似漆的两个人,一个虽然人不在,但是桌子占据班级后方的最左边的位置,歪歪扭扭的靠墙站着,椅子倒在一边儿,而另一个人则是在班级后方的最右边的位置,两个人隔着两排的位置遥遥相望,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知道可能是闹意见了,班主任也没问,只是给体委使了个眼色,体委秒懂,乖乖的把晏崇的桌子扶正,椅子放到它该放的地方。

    这回彻底冷战了,之前白轻羽还有要和晏崇和好的心,现在也彻底凉了,而晏崇在发完了一通脾气回来之后,发现白轻羽居然搬走了,就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这是躲我呢,是不是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才好呢!

    于是也别着个劲儿,互相不搭理。

    “这事儿你真是冤枉白轻羽了,她是真不知道那盒子里装着什么,我都打听清楚了,让她递东西给你的是个男生,我敢肯定她压根就没往那地方想!”周四中午吃饭的时候,吴戈跟晏崇说。

    听到他这么说,晏崇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知道他听进去了,吴戈又说:“你这脾气也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让她没面子,如果不是她坚强,早泪奔了,自杀的心都有了!”

    一听他提自杀,晏崇的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忘了白轻羽自杀过。

    下午上学的时候,他曾偷偷的看白轻羽,发现她像没事人一样,该听课听课,该做题做题,就像他们从来没有闹别扭一样,或者是说就像他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也是,她心里的人是周阳,也许只有他才能在她古井无波的心里翻腾起惊涛骇浪。晏崇自嘲的想着。

    周末又来了,这个周末是晏崇一年当中最难熬的,原因无他,只因五月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每到这一天,看着路边花店的康乃馨,再看看身边一对一对欢声笑语的或母子或母女的时候,他都有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惆怅,或者更确切的说是羡慕和失落,他想妈妈,尤其这种日子更加的想。

    白轻羽也和别的同龄人一样,大清早就把早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让徐女士开心开心。徐女士很开心,穿着白轻羽送她的衬衫在镜子前左照右照,还不住的在嘴里嘟囔:花钱买着干啥,妈又不缺!

    “您缺飞机大炮我也买不起,只能买些您不缺的,喜欢您就穿着,不喜欢您就供起来,这就是我的一个心意。晚上想吃什么?咱们是出去吃,还是您尝尝我的手艺?”

    “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徐女士惊诧了,在她的印象里女儿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佛曰:不可说!”白轻羽卖了一个关子,然后说:“您就说吧,去哪里吃?”

    “家吃,我尝尝我女儿的手艺。”徐女士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已经想好了,如果女儿搞砸了她们在出去吃不迟,不过这实验中学就是比一中好,你看女儿才去了几个月,人都变得开朗的多了,跟自己也亲近了,居然还要给自己做饭吃,这是多么好的转变啊!以后一定跟自己公司的那些个职员说,实验就是一个风水宝地,以后他们孩子就考实验得了。

    白轻羽会做饭,前世她一个人过,不会做饭难道要更多的人知道她的住处吗,要是那样她早死了。

    当饭菜上桌的时候,惊得徐女士眼睛都瞪大了,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还有这两下子,这要是以后考不上好大学自己开个餐馆也能糊口。

    其实白轻羽就简单地做了一顿西餐:两份牛排,一份水果沙拉,一份鱿鱼圈,两份意大利面,又开了一瓶红酒。

    虽然东西简单,但是气氛温馨,徐慧不知不觉的就多喝了两杯,于是九点不到就上床睡了。

    白轻羽虽然躺床上但是没睡,她在回忆上辈子的事情,现在想想就像是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正想着,电话响了,一看是晏崇。她没接,任由电话一个劲儿的想着,直到最后自动挂断。之后又响,然后就一直响,直到看见手机第五次自动挂断,才算结束。

    要说内心没有波澜那不现实,人非草木,可是自己毕竟比晏崇在心里年龄上大了八岁,二十几年的人生经历,让她历尽沧桑,她累了也乏了,她没有力气陪着他因为一份还不确定的感情瞎折腾。如果她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也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居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她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喂?”她问,语气里还有被人深更半夜吵醒的烦躁。

    “请问,您认识这个手机的主人吗?”对方小心翼翼的问。

    白轻羽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见是晏崇的号,一下清醒了过来,有些急切的问:“你是谁,他人呢?”

    “哦,是这样,他在我们这里喝多了,现在我们要打烊,他手机里最后一个号码是打给你的所以就联系了你!”

    听他这么说,白轻羽松了一口气,心想没事就好,于是说:“你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就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燕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