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一章 终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苏惕在车上瞪着眼看,杨谨言,露出无助的表情。

    “我不会开车啊。”

    杨谨言看了看刘曦装死躺在杨谨言的怀里,“要不你来哄她,我来开?”

    苏惕愉快的和杨谨言达成协议,从副驾出来坐到后驾驶,杨谨言推开车门坐到了驾驶位,操作熟练,一气呵成。

    苏惕默默想到不愧是苏家以后的女主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开得了跑车,打得过流氓。

    刘曦靠在苏惕怀里不说话,杨谨言在后视镜看到刘曦的行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内心不爽,这个小婊砸竟然占我老公便宜。

    丝毫不念及姐妹之情。

    苏惕就当刘曦是自己亲妹妹,任她做作。

    一边看向杨谨言,内心感慨万千。

    苏惕和阿难其实很像,阿难是佛陀的弟子,悟性第一,又相貌美好。

    他有一次去和化缘,看到一个女子在打水,便求她布施一碗水给阿难。

    女子布施给了他,他带回去供佛。

    女子见了阿难的相貌便再也忘不掉,回去日思夜想,跟母亲说这件事。

    母亲会蛊术,咒诅阿难让阿难和摩登伽女成亲。

    阿难说自己是出家人,要紧守戒律。

    摩登伽女的母亲以死相逼,阿难无奈,将要犯戒。

    世尊遣文殊师利法王子来救阿难,将摩登伽女和阿难带去佛陀所在之处。

    好言相劝,说了两人的原委。

    阿难和摩登伽女有五百世的夫妻,相知相爱,相守相依,琴瑟和弦,相敬如宾。都是在累世有接触佛法,在家修行。

    所以后来才会有这样的遭遇。

    后来有人戏言,阿难当初求佛祖,愿化作石桥五百年,风吹雨打,只为她从桥上走过。

    便是为了摩登伽女。

    后来摩登伽女跟随佛祖修行,放下了多阿难的痴恋,最终成了阿罗汉果。

    而苏惕这里,其实又和阿难不一样。

    佛家其实对先天之灵没有太多笔墨,是因为佛家是后天创立的,为了众生而创立的法门。

    道在天地,天地不知。有情无情,唯一无二。

    苏惕想起玉枢经里雷尊说的话。

    默然不语。

    “有情无情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能做到不生欲念。

    我当初和雨仙子互相喜欢,在一起都没有错,错的是生子和后来与别的女仙也行嫁娶之事。这是起了贪和痴。”

    之尧感慨了一番说道“红楼里说贾宝玉就喜欢女子,和女子玩。这样的性格,又绝非下流。其实我也犯得是同样的毛病。”

    “总之,已经做错了的事,不希望后来在做错。你要谨记这件事,我们终究不是佛家的和尚,从善如流,守居士戒就可以了。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天界,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你最后要走你自己的路,佛家八万四千法,更何况道门。”

    “只要你能做到不犯当初的错误,你和谁在一起,都不影响你的修为。倘若你觉得做不到,那也没有关系,你和曾经娶的女仙,做道侣也是可以的。”

    “天上没你想的那么严肃死板,但也不是轻浮之地,要做选择题。”

    之尧一番叮嘱便回到元辰宫休息。

    苏惕点了点头,杨谨言已经开车到了刘曦家里。

    苏惕就没送刘曦上楼。

    在楼下等杨谨言回来。

    杨谨言把刘曦送回家,刘曦突然拉着杨谨言的手跟杨谨言说。

    “苏惕,我就交给你了,你要管好他,他本性不坏,就是太中央空调。有的是女人惦记他,你想要抓住他的心,就一定不能对他百依百顺。但他的脾气,还是要顺毛撸,这个度你自己要把握。”

    杨谨言看着刘曦复杂的语气,柔声坐在床边,摸了摸刘曦的额头。

    “姐,以后的事是怎样,我们都不知道。我其实听你说他的时候,就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等见到他才知道。这个人是我往后余生,风雪平淡是他,荣华清贫是他,这一生想要做的事,都是他陪我。”

    “说起来姐姐不信,其实我连续三晚梦到过他。”

    “你可别被他早早祸害了,你才十八。他要真碰你,你要让他买冈本。”

    刘曦无奈的说道。

    杨谨言彻底不好意思了,瞪了刘曦一眼“姐你瞎说什么呢,谁要和他做那种事,至少也要等结婚。”

    刘曦白了杨谨言一言,我信你个鬼,臭妹妹坏的很。

    “好了,我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会,车你开走,钥匙放酒店前台我明天打车过去开。”

    刘曦抱着抱枕跟杨谨言说道。

    杨谨言笑了笑,柔声跟刘曦道别。

    一个人下楼离开。

    刘曦一个人看着窗外楼下的保时捷,望了望天花板。

    默不作声

    可能这就是命吧,如果当初在勇敢一点,哪怕在一起过,也好过后来做朋友吧。

    “同学你好,你是中文系的吗?”

    少女带着遮阳帽,拉着行李箱看着穿着白衬衫的少年。阳光渲染在少年身上,少年额头挂着汗珠,看向少女。

    那年苏惕十八,刘曦十九。

    一起打游戏,一起去图书馆,一起聊天,在体育场散步。

    明明是很要好的朋友,却眼睁睁看着苏惕和向葵,和李慧在一起。

    而她只能听苏惕讲一些事情,包括和她们的感情。

    刘曦的骄傲,也做不到去跟苏惕表白。

    但刘曦知道,这个渣男,都是女生跟他表白,他要是觉得合适,便就在一起了。

    这种烂到骨子里的渣男又偏偏是个善良温暖,骨子里的正直,却又带着傲娇和自负。

    “臭弟弟,倘若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你姐姐,从小欺负你,要是敢谈恋爱,就告诉爸妈把你腿打折。”

    刘曦看着已经离开的保时捷,突然说道……

    苏惕换到副驾驶,两人破天荒么没有聊天。

    一个人静静的开车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对方开车。

    杨谨言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光洁的脸蛋白里透红,暴露了她的内心。

    苏惕右手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看着杨谨言。

    杨谨言没好气的道“看够了没有。”

    苏惕一本正经的说“没有啊,怎么看的够。”

    过了好几秒,杨谨言小声说道

    “苏惕,就这样看一辈子好不好。”

    “好啊,一辈子很短,也很长,你想好了,和我在一起会很苦的。”

    “你教我修行,我帮你打理家业。再苦也能熬过去的。”

    杨谨言说话越来越小,苏惕哈哈大笑。凑到杨谨言身旁亲口一口她的脸蛋。

    苏惕心里想到

    还好我终究不是阿难,终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蜉蝣同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