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 花间问道

    “我听过很多人说,我很善良。其实我想跟他们讲,善良不是自己说的,是别人讲你的。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有某些毛病,那就说明他的确有毛病,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毛病都意识不到,那他这个毛病一定非常严重。”

    “再优秀,再取得成功的人,倘若有老是伤害他人的毛病,那他的福报就如同船底破了大洞,很快就沉了,挣扎也没用。”

    “那酒色财气,世人都有,哪有人可以放下这些。”

    苏惕笑了笑

    “那自然是各人有个人的命,有人早年贫寒,中年发力,晚年富贵,他之所以早年贫寒,就是因为造了贫寒的因,为什么晚年富贵,也是因为造了富贵的因,这才是大多数人的生命,因为一个人一生,肯定会犯错,但不代表不会做善事。”

    “而子女父母,就是最大的债主,孝顺乖巧,关系融洽的父母子女,无非是善缘善因,知恩图报而来。那些恶缘恶因,恨不得杀了对方的父母关系,自然也是有的。”

    “之所以讲,人嘛,不要自以为是,是因为强极则辱,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你越是对世界以偏执,世界便回你偏执。”

    “人与人打交道,其实最容易不过,自傲的人如果有利益冲突,那就哄着他,如果你不和他没利益冲突,那就无视他。好色的,要么附和他,要么避开他。说到这里,怎么搞定那些中年老男人,却又掌握你工作上的命脉呢?”

    “更简单了,他们其实更想要的是精神需求,物质太多,没什么意思。倘若你能够很正经的对待他,有机会,包括酒桌上关心他,为他说话,让别人都以为你是他的人,那更好了,因为实际上你们并没有什么,人前袒护他夸奖他,哪怕他不需要你袒护,人后敬重他,崇拜他,然后就看个人自然发挥,一套组合拳下来,老男人不一定会想睡你,但一定愿意认你这个妹妹。”

    “这个时代,所谓的成人其实都是没长大的孩子,只要会哄孩子的人,走到哪都不会活的太差。”

    “真正不缺爱的人,一定有良好的家庭和对他关爱的父母,才能够养出一个成熟,理智,不偏执的人”

    “这个时代的悲剧在于,我们的父母那一代,父母的父母那一代,都是丧失教养的人。毕竟那个时代,活着都不容易,哪有时间去想,怎么活的更好。”

    “而八零后九零后这代人,其实是最有机会脱离原生家庭的影响,而变得更好的一代。世界就那么大,足不出户,遍闻天下。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信息,其实很多人都愿意看书,从书里汲取知识。”

    “陈书你喜欢看小说吧?”苏惕突然问道。

    “偶尔还是会看的有些有趣的故事还是会看看。”

    苏惕笑了笑“我看了十年小说,古往今来,不敢说看了多少,因为这个时代,书不值钱,因为里面容易有各种人的私货,包括三观不正的歪门邪说,或者就是愚弄你的智商,来收取智商税,比如名人传,尤其是这些经商的人写的,你要真信了,才是傻子。”

    “这世上有两种,一种是看得见的事,一种是看不见的事。掌握资源的那些人,哪个是只做看得见的事,就做出来的成就。”

    “那些所谓的名人传,只适合小朋友和四十岁以后的人去看。前者因为天真,后者因为老道。”

    “合抱之木,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这十年看了这么多小说,从一开始的低级趣味到最后越来越挑剔,可不管怎么挑,其实大都是一个意思,因为你喜欢看,所以我写你喜欢看的,写书的要赚钱,看书的要爽。”

    “这是人的精神需求,是精神食粮,我后来看书只喜欢看讲一些从没有过得故事,我们除了追求爽,还要追求新鲜,还要追求有趣。而书本身的诞生,是为了学到知识,经验。”

    “你说我要是写本自传,就写关于我的一生,你觉得会不会有人喜欢看啊。”苏惕抿了一口花间醉,和陈书聊天太久,酒有些放凉了。

    口感凑合,就像人生,你以为是选择题,可是很多时候,你是没得选。凑合凑合,还能说什么呢?

    “你让我想起了一位相声演员的话,你想站着把钱挣了没门。”

    苏惕哈哈大笑“大家都想站着把钱挣了,可如果挣的钱都不知道干什么,怎么配得上站着挣得这笔钱。”

    陈书便问“那你觉得站着挣得这笔钱,应该怎么用。”

    苏惕想起那位长辈教自己的。

    “在满足自己的生存之后,以世俗有形的财富和无形的善法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那你这钱,站着挣,应该的。”

    陈书敬了苏惕一杯。

    “就好像是陈书你现在,站着把钱挣了,你又能去帮助别人,做慈善,去帮助那些孤寡老人,患病的孩子,年轻人,为西藏的老人买冬衣冬被,为那些没有钱安葬的人垫钱安葬,去帮助贫寒的学子,你站着挣来的钱,应该。”

    陈书在和苏惕碰了一次杯“有为法我行,可无为法,你比我行。这世上不缺做慈善的人,不缺修行好的高人,不缺为无形众生为世界和平,而举办法会的出家人。也不缺想要通过法布施来教别人的大师们。”

    “可唯独缺,真正无私,以正见正念正知识来安住无量百千有情于十善道的人。”

    “那是菩萨,不是凡人能做到的。”苏惕有些自嘲,陈书盯着苏惕一字一句。

    “菩萨尚且人来修,百年之后谁又敢下定论,苏惕及冠就敢发愿要为苍生尽自己一生之力,这样的人,不是菩萨。”

    苏惕又想起宝镜里的那些记忆,突然一笑。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我这人比较现实,如果每人一百元可以让一百人都好,我一个人要一万块有什么用呢。如果害怕每个人浪费这一百元,就不去做可以让一百人都好的事,那我岂不成了世尊说的吝啬鬼,空抱着宝山,却连温暖都感受不到的可怜鬼?”

    陈书和苏惕便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传到了包厢外。

    “其实我是很贪图享乐的人,低级的享乐是利己,高级的享乐是利他。我们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就好比山上的人看山下,一个点,山下的人看山上,还是一个点,大家都是一个点,凭什么要觉得,你比我高呢?”

    “我心甘情愿做这济世度人的事,我已经得到最大的快乐,这种快乐,世间没有能够超越它。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一路走来已经很任性,却还有那么多人帮助我,给我温暖。”

    “大丈夫生于世,行事待人,只求问心无愧,能做到,便是大英雄,大丈夫。”

    “说到做到,何其难也,

    难也要做,做就不难。”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蜉蝣同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