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 鸡鸣古寺

    任何关系,走到最后,也不过相识一场。

    当苏惕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八点。

    等到洗漱完毕,李慧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我在东大门口等你。”

    语气不咸不淡,苏惕挂了电话下楼前往。

    还是昨天穿的那件风衣,苏惕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东大门口,苏惕老远就在马路对面看到了李慧,她今天花了精致的妆容,也穿了件白色的风衣。苏惕过了马路,和她并肩往地铁口的方向走去。

    “昨晚睡得还好吧~_~。”

    苏惕尽量避免提及昨天的事。

    “哪有,没你我怎么睡得好。”

    李慧故作幽怨的看着他,苏惕没好意思接她的话。

    只觉得可能在英国久了,她也变得成熟了许多。

    一个懂得撒娇示弱的女孩子,都不会过得太差。

    “李慧的灵可能醒了,她对你不一定能够说放就放,女人其实很重感情的,尤其是她的灵对你,毕竟做过夫妻,感情笃深,那些喊着要三生三世的夫妻,只要修的不是太差,一般都会如此。”

    之尧冷不丁插话,苏惕看着李慧,心里了然,原来如此。

    只是想到李慧对自己现在,在想起当初因为自己无能而被抛弃,那时候当真是痴傻,心被李慧勾走,说一不二。连自主都做不到,化身舔狗。

    想到这里苏惕笑了笑“一牵扯到感情,连自己的心境都能乱了,这个功课,当真是难。”

    “苏惕,我手冷~”

    李慧又开始试图掌控和苏惕相处的节奏,想要让苏惕回到当初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时候。

    苏惕理直气壮的说“冷什么冷,我有一股浩然正气,怎么不觉得冷。你是不是心里有鬼。”

    说完苏惕的背挺得更直了,雄赳赳,气昂昂。

    李慧一呆,她没想到苏惕这个暖男,这么懂女人心的人竟然能对自己说出这种钢铁钛合金直男的话。

    难道说男人在女人身上成长那句话是真的,这个狗砸在自己去英国的时候,到底渣了几个,渣出了今天的段位。

    李慧想要强行将手插在苏惕的风衣兜里,苏惕还往旁边半步,躲开了李慧的咸猪手。

    李慧气急,牢牢抓住了苏惕的胳膊,挽在自己身上。

    这次换到苏惕没辙,这个女人当真是用心险恶啊,可是胳膊穿来的柔软触感,他抬头往前看。

    可恶啊,这女人,竟然用如此做作的手段,我抵挡不住啊。

    苏惕心里碎碎念爬满了之尧的身边,之尧把自己头埋在元辰宫的卧室里,拒绝听苏惕的残念。

    就算在地铁上,李慧也依然搂着苏惕。苏惕能够感受到旁人羡慕的目光,虽然这件事,那几年就已经感受过很多次了。

    苏惕和李慧大眼瞪小眼,苏惕无可奈何的看着她,李慧一脸得意的神情,却又说不出来的可爱。

    地铁几分钟就到了鸡鸣寺站,两人下了车刷卡出站。

    几步路就到了千年道场,梁王修建的鸡鸣古寺。

    买了门票,领了清香,拾阶而上,有一块巨大的石壁上印刻了心经。

    而心经最高深的法门其实是藏传的心经除障仪轨,这份仪轨法门可以化解冤亲与自己的矛盾,消除自己往昔所造恶业积累的障碍。

    藏地的大法师,每年的冬天,或者一个月的月末,都会来举行这个仪轨,来消除下个月,或者来年的障碍,以保证所有善愿,行事,所求无碍。

    后来苏惕在长辈那里得到了这片法门,每天都会做一遍,因为他自己修为并没有那些大法师高深,所以日日坚持,化解了很多违缘,包括烂桃花这种事。

    鸡鸣寺里的设施,包括供灯,上香,都只能说是一个仪式。

    因为毕竟在建邺这个地方,很少有修为高深的人愿意来此。

    一来是阴气太重,二来没有精力度化那么多万灵。

    再加上建邺是省会,庙宇审核也过于严谨。

    实在是不太方便。

    有消息传鸡鸣寺里求姻缘很灵,苏惕只当是笑笑,这样的传闻,就如同微博上的锦鲤一般,只看概率还有个人。

    唯有到药师佛塔的时候,之尧告诉苏惕,药师佛今天有来。

    苏惕便带李慧来药师佛塔前三拜,苏惕顶礼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

    因为修行药师佛的法门,不仅会去除一些疾病,而且还可以男子帅气,就如同有些女居士喜欢修绿度母心咒变美一样,药师佛心咒对于男子也是极有用的。

    苏惕一边礼拜一边恭诵心咒和药师佛号。李慧看着这个熟悉的前男友,此时此刻,神情庄重,体态自然,安然和谐。

    突然感觉到如此的陌生和自卑,这对于骄傲的凤凰来讲,是极其少有的情绪。却真真实实的发生。

    “李慧的灵可能还没有完全醒来,主要是李慧她并不懂这些,所以她的灵只能潜意识影响她。”

    之尧跟苏惕说道,苏惕没有答复。

    因为苏惕后来养成的习惯,生活里归生活,和光同尘都是应该的。

    但是修行上一旦到了需要庄重的时候,那苏惕就不是苏惕了。

    在之尧眼里,药师佛看到礼拜的苏惕,微微一笑,举金色右臂抚苏惕头顶一圈,便离开了。

    鸡鸣寺里的其他众生,都有缘得此药师佛殊胜,光芒遍洒十方,悉皆安乐。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拜完一圈下来,苏惕和李慧去旁边的素斋餐厅吃了两碗素面,鸡鸣寺的素面,当真是好吃。

    樱花开的正好,幸好今天是工作日,人没有周末想的要多。

    沿着鸡鸣寺旁边的小道往上走,樱花不时落下。有一朵落在苏惕的肩膀上,有一朵落在李慧的头顶。

    苏惕忍不住多看李慧几眼,果然是人比花艳。

    “明天我送你去机场,时间还是蛮紧张的。”

    苏惕算了算时间说道。

    李慧没接他的话,靠在苏惕身上,继续往前走去。

    过了许久李慧小声说道“就这样一直走,能否到白头。”

    苏惕装作没有听见,不愿意去接她这句话。

    倘若以前的苏惕,他想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莫教两处销魂。

    可后来经历了太多的事,才知世事无常,没有什么永恒不变,更何况所谓的感情。

    李慧看到苏惕没有搭理自己,眼中一片黯然。

    连搂着苏惕胳膊的手都有些放下来。

    “苏惕,我们能不能就这样走下去,你等我从英国回来,我们就结婚。”

    李慧终究是说出了服软的话,语气真挚,李慧眼中的楚楚可怜。

    苏惕想硬起来的心,还是软了。

    “等到明年再说吧,更何况我可没钱给你家彩礼,更没车没放,李公主不要倒贴啦,如果以后真的缘份没断,老天自有安排,我们人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很多事,要让上天安排,我们哪里能做的了主。”

    苏惕遥望天上,感慨万千。

    因为苏惕知道,自己的正缘是之尧在天上的一个妻子,那个小姑娘,今年才十八岁。

    长得没有李慧漂亮,但贤淑善良又温柔,还身材好,又年轻,之尧和自己都很满意,而那位未来,就算自己最黑暗的时候,也默默陪伴,鼓励支持自己。

    明明小苏惕四岁,给苏惕的好,李慧达不到。

    可以共富贵的人,并不一定同患难。

    这就是现实。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蜉蝣同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