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五章 相遇

    苏惕告别张秋月后,回到家中,又准备了一大袋黄纸,六道陀罗尼解怨咒,土地金,毕竟长住此地,不管是有缘众生还是土地神祇都要打声招呼。

    每年清明节寒衣节中元节这几日这些都是要做的。

    有些宫庙里有大型的法会都是为了超度万灵而准备,所谓的修行,并不是为了追求早日成仙或者种种神通,因为想要做一个慈悲,正直,善良的人所以才选择了这条路而已。

    苏惕又做了108遍报父母恩咒,来回向给自己的七世父母历代祖先。中午打点了门卫,在小区一角,将黄纸和六道陀罗尼解怨咒化掉,最后在另一边烧化了金纸,以供养土地神祇。

    之尧告诉他土地公很开心,这个年头还有像苏惕这样懂的这些的年轻人。

    苏惕左手与右手做出太极状,抱元守一三拜感念土地公保佑之恩。

    许许多多的万灵被吸引过来,各自拿到了一部分冥币纸衣,因为之尧在,万灵都是可以看到之尧,在之尧的灵光宛若巨人的情况下,没有万灵敢于争抢。

    中午处理了这些事情,托相熟的师兄在临水宫报名了祭祀祖先的法会,还有苏惕自己的冤亲债主,有缘众生。

    苏惕也便放心了,和李慧的微信是后来又加上的。她发了行程,今晚到建邺机场。

    苏惕下午去店里忙好店里的事,坐地铁去了建业机场的候机室。

    因为地铁的便利性,无人能出其左右。苏惕自己是不会开车的,但是在建邺这种地方,下午开车,就等着晚高峰堵死你吧。

    航班很快就到了,久违的没有延误。

    苏惕一席白色风衣,是汉元素的那种,整个人又精神,颇有些风度翩翩的味道。

    站在出站口,李慧款款而来。拉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不紧不慢的走到苏惕的面前,放下箱子,用手拉了拉苏惕的一角,让风衣看起来更得体一些。

    两人突然便没了言语,李慧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口,苏惕拍了拍她的背。

    “大老远的友谊拥抱还挺热烈。”

    苏惕故作轻松的说道,李慧听到这话,似乎也是整理好了情绪,松开抓着风衣的手,整个人抬头看苏惕。

    苏惕才发现李慧泪流满面,便手足无措起来。想要伸出手去抱她,却又停在了半空中。

    之尧看到此情此景,叹气一声,装死起来。

    李慧自然是漂亮的,从头到脚,眉目鼻子,眼睛嘴巴,没有一处不是漂亮的。

    该怎么形容她的美呢,如果有仙女,其实就是李慧这样的。

    此时梨花带雨,惹得旁人不少围观。苏惕也觉得不太好,用手抹掉李慧的眼泪,一只手牵起她,一只手拉着箱子两人往地铁那边走去。

    等到坐上地铁,两人没有说话。

    苏惕在看手机,李慧头靠在苏惕的肩膀上闭目养神。

    等到了新街口,苏惕帮李慧在希尔顿办理了入住手续,送她去了楼上。

    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话,但是以往的默契,让苏惕也突然觉得内心难受起来。

    “热水帮你放好了,楼下有餐厅,你今天就休息一下,明天我陪你去走走。”苏惕一边说着,一边准备离开。

    因为他不想发生点什么,本来就已经断了的情缘,怎么能再把她续上。

    李慧本来坐在床上,突然起身抓住苏惕的手,将苏惕推倒在地面上,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

    苏惕连忙用手撑在地上,手心一痛,幸好没有骨折。

    李慧压在苏惕的身上,就这样盯着苏惕,就像一只骄傲的母狮子盯着自己的猎物。

    平日里修养极好的李慧做出这样的事,苏惕却没有丝毫惊讶。

    因为他了解这个在外面相当完美的女人,其实内心自私又暴躁,极强烈的占有欲,在苏惕面前不讲道理。

    “要不在打两下?”

    苏惕没好气的说道,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弱受倾向,对于李慧这样的行为,完全没有反抗的念头,只觉得由她去便好。

    苏惕不由得鄙视自己,又怀疑是不是之尧给自己遗留的影响。之尧知道苏惕心里想什么,很识趣的装哑巴。

    没有,怎么可能,我堂堂仙君,怎么可能是个弱受,开玩笑,绝不可能,诸如此类的尧乙己,又说些苏惕不懂的话,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以前和你是夫妻,你以前喜欢一个女人,其实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是我指使的。我告诉他,你要是娶了青萝,我就让他从小厮一步步做到商队的主管。”

    “我就是要让你喜欢的女人跟别人在一起,这样你就只能是我的。

    我知道你也梦到过这件事,我心里有声音告诉我的。”

    苏惕闻言一愣,之尧默然不语,原来他早就知道当年的事,萧子瞻心心念了一世的人,原来是如此。

    “青萝是向葵,我知道的。我当初追你也是心里的声音告诉我,你是我的,没有人能抢走。”

    苏惕翻身将李慧压在身下,起身抱起了李慧将她扔到床上去。

    背过身收拾衣服离开

    “都已经过去千年了,有什么事不能释然,更何况今世,你我已经分手了,李姑娘,前尘往事,一笔勾销,莫要纠缠了,如果你还念着情分,做个普通朋友就可以了。”

    说罢,苏惕便离去了。任由李慧在床上低声哭泣。

    我之所以想要成为更好的人,就是为了能够遇到那个配得上我的人。

    本以为苏惕只是自己人生经历里的一段故事,当做美好的记忆便好。就如同男人对某些女人,可以玩玩,但不可能结婚一样。

    她本也是如此的打算,只是谁能想到,一个男生的蜕变,是她想不到的跨越。

    后来得知他其实本就是自己最适合的人,最能包容她的任性,脾气,她的自私,占有。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可她曾经遇到,却以为有更好。

    一念之差,步步皆错。

    苏惕后来突然修道,甚至帮建邺一些老板解决了一些问题。在某些层次也是略有耳闻,私下聊天,说道建邺有了苏惕这样一个年轻人,手段做法,担得起一声所谓的大师。

    李慧的父亲便是建邺的一位,他听了些许消息,后来便自嘲道,我当是走眼看错了璞玉,可苏惕这种年轻人,又有几人能看的准。牵扯到了这些,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其实苏惕怎能面对一个如花似玉,又曾经云雨巫山的人不动心呢?

    只是相比于在一起的痛苦,那点欢愉,的确不值一提。

    更何况苏惕终归是长大了,这些事,相比他后来所追求,实在是不值一提。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蜉蝣同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