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天地有正气

    苏惕陪胡教授到了教授住的房子门口,胡教授让苏惕在门口等他一下。

    回屋拿了一块印章,上面刻着天地有正气五个字,递到了苏惕手里。

    “这块章是我自己刻的,希望子柔你日后能够为复兴中华传统文化而添砖加瓦,我们文人的气节,当年宋朝丢了一次,明朝丢了一次,近年来国际动荡,倭寇虎视眈眈我中华大地,只盼我辈文人,能用笔,用血,用这浩然正气来唤醒国人。”

    老者说的慷慨激昂,一老一少,四目相对。

    苏惕手紧紧攥着这块印章,言语已是多余。郑重的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之尧也是默然不语。

    “也好,我就不送你了,以后路还长,你莫要好高骛远,要一步一步,扎根下来,咬定青山不放松,任他东西南北风。”

    等苏惕离开时,手中的印章似乎有光芒在流转,一闪而过。

    “这块印章,驱邪缚魅,静心凝神,是不可多得的灵物,等你出去了,会有一块同样的印章送到你的手上,你注意查收就行。”

    “尧哥,灵光幻境里的东西是假的,怎么会有真的出现在生活里呢?”

    “你知道为什么祭祖要烧黄表纸,锡纸,甚至叠的金元宝,佛家的六道陀罗尼解怨咒呢?”

    “还得请尧哥讲讲,我对这方面不太懂尤其是祭祀先祖,虽然说孝顺是应该的,但祭祀流程也好,还是这些原因,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吧?”

    “人是万物之灵,人的心念是有力量的,用量子力学就是,物质具有吸引的力量,好的物质会吸引好的,坏的会吸引坏的所谓地狱天堂,都不过是业力现前,哪里有什么固定的地狱,如果要真的固定,那得多大地方。”

    “我们祭祀祖先,重在心念,心念虔诚孝顺,这股力量就会随着你所祭祀的物品传达到你的祖先那边,他们收到了这股力量,就可以转换为他们所需要的。先祖不止一位两位,通常都是七祖构成,就是上溯你爷爷的爷爷的长辈那一代。九玄是你的子孙后代,你自己修行所积累的阴德,会在这些直系亲属流通,你们所投注的这股力量越多,你们家族越兴旺。”

    “历史上的很多家族都是如此昌盛的,子孙有能力就回馈先祖,先祖有能力就保佑子孙,这种保护是全方位的。你看到有些人恶事做尽,还没有遭到报应,就有很多原因,其中就包括他们自己的福报未尽甚至祖先的阴德没有用完。”

    “我醒来,其实也是托了你苏氏祖先下了大功夫,才抓住机会,破了胎迷对我的昏睡,他们也是希望你,做对得起天下苍生的事情,光耀苏氏的门楣,重修祭祀,广行善事,积累功德回向给他们。”

    “虽然尧哥你说的很对,可是灵光幻境里的东西和尧哥你讲的这些有什么关联呢?”

    苏惕忍不住想要吐槽之尧。

    之尧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灵光幻境里得到的这个物品,他其实就是心念所化,胡教授是真实存在过得大儒,他当初注入的精神,和那个时代许多伟大的人,一起注入在金陵大学的石碑里,才行成了幻境的根源,我提前挖开了这个地窖,你才得以进来,得到他们某人的认可,继承他们的精神,你才可以获得这些心念,而这些心念,只要属于你,那他所寄托的那个物品就一定有各种原因来到你的身边,这就是因果。”

    “那张璐呢?”

    苏惕好奇心越来越重,铜镜里的未来,虽然有大量信息,但苏惕终究还是没有接触过太多这些事情,又或者说,这些本就是灵掌握的信息,人想要知道,无非是得到灵的认可才可以得知。

    “我某一世的一个女性朋友,就跟你和刘曦以前的关系一样。”

    “啧啧,尧哥还劝我不要做渣男,难道我今天所受,不是你当初所作吗?”苏惕一脸坏笑,气的之尧不想说话。

    “我就是后来受了业报,才知道反省的,不希望你重蹈我的覆辙。”

    苏惕也知道再说下去,之尧就真的生气了,这个傲娇的仙童,当真是资质绝高,一路靠那点天赋就已经在修行路上跑过了百分之九十九比他还要努力的人。也难怪要在人间受此劫难,过得太顺,终究是会出事的,这一点,哪里都不理外。

    “那尧哥你让我摘六朝松的松果,有什么用啊?”

    “六朝松是当年梁武帝萧衍亲手所植,至今已有千年,千年来这片土地就是自古学院,千年文脉汇聚于此,你摘这颗松果,等于拿了六朝松千年来吸附的文气,虽然不能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但是文思敏捷还是有的。省的你下次再问我这种蠢问题。”

    苏惕连忙点头,虽然苏渣男为人风流,为人自负,但论道机灵这一点,也是胜过常人。也是因此,才会自负又圆滑,有人喜欢,也有人讨厌。

    人常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都是因为一个人的优点,换一个角度也是缺点,而自古英雄大才,年少无名,或者出身草莽,其实不论家世,只是因为他们当时自身的缺陷没有得到弥补,他们最优秀的那一点没有得到展现。

    就比如六神装ADC攻击在高,对面打野上单突他脸上,一秒就足以暴毙。

    根本没有发挥的空间,古有苏秦,韩信这样的人,都是原因在此。

    这类人往往都是极度偏科,但倘若给他们时间发育,圆满了自己的缺陷,举世无双的才能才会得以体现,大成若缺,而顽石成玉的过程,又往往是最痛苦的。

    这也暗合天道,无暇者必损,盛极必衰,哀极必胜。所以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兼大任者,必如青山,风吹不动,雨打不晦。

    世人往往羡慕那些英雄之辈,三侠五义,东汉三国。

    可世人终归都是看客,欲成龙象,先为牛马才是。

    修行这了路,自然也是如此。

    苏惕是块良才,之尧是过来人,也明白自己的缺陷,一人一灵的互相磨合,以后做多少事,经历多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蜉蝣同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