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三十六丈高

    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让你忘记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

    只是方式有些古怪!

    沐清此刻已经变了脸色,白衣少年却熟视无睹,话锋一转突然正色道:

    “既然是来寻人的,可是将书信也一并带过来了?”

    沐清只得如实比划道,“有信。”

    白衣少年不经意间吁了口长气,如释重负,“终于等到这家伙了,这下人腿和猫腿,总算是都保住了!”

    他抬头笑看着道梅,毫不客气的说道:

    “家师早就嘱咐过,让我沿路留下一些消息,并且每天准时下山遛猫,否则恐怕自己的徒孙儿连山门都找不到,如今看来,他老人家还真是神机妙算!走吧,无名村早已搬走,离此地不远,你们随我一道上山吧。”

    道梅脸色一红,悻悻的跟他在后面,倒是沐清趁着俩人不注意,偷着撸了把普洱,正在心中暗爽,没想到普洱翻脸比翻书还快,扭头呲着小尖牙对她吼上了,

    “呜呜汪!”

    沐清激灵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这家伙叫起来怎么跟狗子似得?难不成也能看家?”

    白衣少年抬手安慰的拍了拍普洱,问她道:

    “你喜欢大猫?那可太巧了!普洱的性子怪得很,对你低吠,是与你不熟的缘故,一旦熟络起来又极爱缠人,到时候可有你受到!”

    “求之不得!”

    沐清看着普洱圆滚滚的身体在林间挤来挤去,一路上的颠簸劳顿突然间烟消云散,心里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雨后的蜀中,空气中的冷湿扑面而来,一进入密林,根本辨不清方向,两旁高大的娑罗密林,提醒沐清这里是真正的原始古林,途中偶尔会被河流阻拦,只能靠几根腕粗的树枝搭在河上勉强通过,难怪此地人烟稀少。

    倒是普洱比人利索多了,一看到清澈的泉水,颠丫跑了过去,趴在石头上喝起水来没玩没了,等少年将拎它起来赶路时,肚子又被撑大了一圈,再走路时就摇晃得更厉害了,活像喝醉了酒,若有人骑在背上,确实会被扔河里去!

    三人一猫歪歪斜斜的走着,沐清只觉得自己头顶上的天空越来越狭窄,直到几乎快要看不到天,只觉得脚下越走越高,措不及防的闪入了一处豁然之地。

    沐清抬眼望去,顿时呆立在了原地,眼前的石城门向里,有一座石村错落有序,依山建的层层叠叠。

    走在青石路上,没几步,就有几个小童举着短竹竿从她身边跑过,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欢腾闹嚷,

    “城门城门几丈高?三十六丈高,骑白马,带把刀,城门底下走一遭......”

    孩子们仗着懵懂最擅长寻找快乐,一瞬间,沐清几乎错以为自己曾在这里生活过很久很久。

    直到听见靠在城门的一角里,抱着把旧琵琶的老汉哑着嗓子唱得有板有眼,

    “步生摇,万千宠爱于一生,红颜褪,君王掩面双泪流。”

    她才幡然醒来,

    “是了,这里是大明,大明帝王竟多是痴情的种子,前几日在路上听闻到,风光无限的万贵妃已经香消玉损,万历皇帝也缠绵病榻,恐命不久矣……”

    沐清回过神来,这时道梅指着远离民居的一处道观,对她喊道:

    “快看,就在那边,我们到了!”

    可走到近处,沐清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座道观实在是简朴的有些过头了,除了门口蹲着两只憨态可掬的石兽外,匾额上空无一字,就连门角包着的铜边,也已经斑驳得透出门板来了!

    沐清看向道梅,希望他能替自己表明来意,谁知那家伙一副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激动模样,早把沐清置于脑后,一个人大步流星的拜见师尊去了。

    沐清默默叹气,刚想快步跟上,白衣少年却拦住她说道:

    “你还是先由着他撒会儿欢去吧,毕竟五年多没回来了!不过你们回来的很不凑巧,师父他老人家年初就下山云游去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无为道长云游去了?”沐清一路上的壮志雄心瞬间凉了半截。

    没过多久,她果然看见道梅耷拉着眉眼走了过来,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家小师叔,

    “钟逸尘!师尊呢?是不是又被你气得下山去了?”

    钟逸尘摊开双手,满脸无辜的说道:

    “啧啧,直呼我的名讳,连个樗苏师叔都懒得叫了,到底是谁以前经常气他老人家出走,还用得着我再解释吗?”

    道梅一向说不过钟逸尘,撇撇嘴指着沐清没好气的说,

    “想来你也听师尊说过,这孩子是你俗家师兄的孙女,从小当男孩儿养在身边,如今我师父已不在人世,师尊又不在观中,你得师尊真传,正好先收下这丫头,看看她有没有造化治好自己的病?”

    沐清听他们聊到爷爷,心情顿时一落千丈,

    “前世自己读大学的时候,赤脚大仙突然离世,为此她曾整整休学一年,后来因为自己的怪病,她一直躲在爷爷医馆里,深入简出。”

    “如今好不容易来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谁知那个糟老头子居然又早早的跑路了……”

    钟逸尘发现了那丫头眼底里的落寞,大概只有感同身受,才更容易同病相怜!

    “自己一个险些毁了无为道长清誉的私生子,当然明白一个孩子有多眷恋家人的疼爱!”

    “那时每天伴着冰冷的石桌,除了打坐练功,只能偶然看着山下的小孩在父母怀中撒娇,骑竹马,吃糖人,甚至在无理取闹!可自己什么都没有,不也一天天的长大了么?”

    于是钟逸尘收敛起了几分玩笑,一本正经问沐清:

    “你的信呢?拿来给我。”

    沐清极不情愿的摸出信来,递了过去。

    只见钟逸尘走马观花的翻了一遍,信口说道:“我师兄说他医不好你,并不是师兄的医术不够高明,而是你自己有问题!”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云忘离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