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章我的醪糟小汤圆呀你命真惨

    花泽司憋着嘴,摇摇头。

    花梨绘点点头:“那你鞋呢?”

    林狗:“被那个女生抢了。”

    然后,花泽司觉得自己似乎被小梨子无声鄙视了一把。

    花梨绘站在花泽司前面:“美女,请把他的鞋还给他。”

    告白女生一看到有个漂亮女生站在花泽司旁边立刻从卑微膨胀到强大,犹如一只要啄人的小母鸡:“这是凭我自己努力抢的,为什么要还?你是他谁呀?”

    花梨绘纹丝不动,面不改色:“我是他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他的谁。”

    “今天这东西你不还,就算是……抢的。”

    “花泽司,要不你把另一只鞋也给她?一起卖给她。”

    花泽司正看着花梨绘的背影笑,冷不伶仃就被逮了个正着,“好。”

    你还真卖?

    花梨绘:“不行,不能卖。这位美女,你今天要是不把鞋子还给他。我去找女的把他弄上楼去。”

    “肤白貌美大长腿。”

    告白女生和很多人都觉得那个女人会是花梨绘,包括心里乐癫了的花泽司。

    直到花梨绘拿起手机,“喂,是我。让你们来帮忙抬人。二十块,要不要?”

    “不行,二十五不能再高了!再高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花梨绘放下电话,然后弯着腰,压低声音:“我跟你说个秘密,他今天出门踩到狗屎了。还在那石头上磨蹭了好久……你看我都是喊别人来抬他,你现在懂了吧。”

    告白女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哇地一声就哭了,把玫瑰花和鞋子一股脑扔到花泽司身上,被花梨绘拦截了,哭着鼻子就跑了。

    其他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你看把人家都气哭了。”

    “一点爱心都没有。”

    “你有爱心你怎么不和她在一起?”花梨绘抱着玫瑰花,“表白不成就抢人东西。抢人东西还有理了不成?啊!”

    “她自己要哭,我们又没打她。”

    “表白是她的权利,但我们有权利拒绝。”

    “那这么说,那个男生,我现在要向你女朋友表白,你们不答应,我要哭唧唧了,你们欺负我。”

    遇到有人说东说西,花梨绘都会一一面无表情地怼回去。

    人群很快就散开了。

    你们是看戏,可那是别人的人生!

    花梨绘:“你还要不要玫瑰花?”

    花泽司眼里哪里还有别的东西,“随你。”

    花梨绘抓了一把玫瑰花,咬了两口,“巨难吃。拿回去插着。”

    好奇害死猫,花梨绘对玫瑰花过敏,居然还敢吃玫瑰花。

    花泽司立刻穿起鞋,把玫瑰花扔进了垃圾桶。

    花梨绘:“咦,我的醪糟小汤圆呢?”

    林狗:“哈哈哈,原来是你要吃的呀。被花泽司喝完了,一口一堆小汤圆,几下就吃完了。”

    刚刚他还羡慕来着。

    花梨绘:什么时候?

    王铁嘴:“就你刚刚站在他前面的时候。”

    花泽司脸颊绯红:“我以为你是……给我的,所以我才……”

    花梨绘深吸一口气,把气从鼻子里喷出来,她觉得自己亏了。

    忙活了一台,结果自己排了半天队的醪糟小汤圆也被人吃了。

    花梨绘颇为遗憾,排了那么久的队的醪糟小汤圆,结果被花泽司这个死泽浪费了。

    好人没好报呀!

    算了,她欠他的。

    小学,她用一颗棒棒糖哄花泽司当她哥哥,然后她在学校里横着走,到处惹事,惹了事就报哥哥的名字,花泽司一度被人打得很惨。

    每次,花泽司被打了,就边安慰被吓得哭唧唧的她,一边美滋滋地吃棒棒糖。

    等棒棒糖吃完了,花泽司就会带她去小卖部请她爽冰糕。

    她在老师面前永远是安安静静,在同学面前,常常把同学弄地鸡毛飞满天飞。

    平时,她和花泽司也算是好哥们,她还请过一天病假,个子小搬了半天的轻巧的石头,目的就是给花泽司报仇。

    后来,善良的花泽司告诉她,那不是轻巧的石头,那个是干了的牛粪,砸人不太痛,也不太臭。

    再后来,慢慢大了,花泽司就没有被打了。不过,她还是习惯了给他棒棒糖,他也习惯了要。

    棒棒糖,对于当时的她们来说,简直是五毛钱的奢侈品。

    小卖部挤的水泄不通,无忧无虑的笑脸,辣条、冰糕、棒棒糖、免费的光盘电视剧……

    真够,让人怀念的。

    自从经过表白事件后,花泽司就猜到了花梨绘早就知道他和她一个学校,只是她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这么熟的人,一个学校,A区,三个平台、四个食堂……

    怎么就没有遇到过?

    她就是这么佛系,遇见了就遇见了,没遇见他就算了。

    即使,在同一个学校,她都不会给他说。

    她一点也不喜欢别人打破她平静的生活。

    她有她自己的小欢喜和忧郁。她有一座独属于她自己的城,任何人都无法走进去。

    花泽司忧愁了:我恐怕要注孤生?

    第二天,公共课。

    花泽司起晚了,他们全寝室都差点迟到了。

    低着身子为猥琐琐地走进去,准备找个位置坐下来。

    最后一排已经满员。

    只剩下倒数第二排还稀稀拉拉几个位置。

    林狗一胳膊肘捅到王铁嘴心口上,低声:“铁嘴铁嘴!快看!快看!花最爱的小梨子。”

    王铁嘴捂着心口,痛得咧嘴,停下来偏头,“喂,花!过不去?你的梨子在那里。”

    花泽司赶紧搜索了一遍,锁定目标,“当然要过去。”

    李全场看着离自己脸那么近的臀,“那我们悄悄过去吧。务必要像做贼一样。”

    王铁嘴:“这样才充满了惊喜。这么聪明,我感觉我自己又变帅了几分。”

    “嘭!”林狗撞桌。

    “嘭!”李全场踢到了桌子。

    他们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全班大部分人都转过去看到了几大只鸵鸟。

    显然花梨绘不在大部分人之内,她不怎么爱热闹。

    等花泽司坐下,就发现她就静静地看书,不,不是,她在盯着黑屏的手机。

    难道是在想什么人?

    花泽司还没想明白,就看到花梨绘的睫毛快速的眨动了两下,手指在桌子上面快速的点了下。

    她是在开心。

    花泽司眯着眼睛一看,就看到了满屏幕的字,不一会儿就自动换页。

    她这是在开启夜间模式加自动换页模式看小说。

    花泽司敢打赌,她的眼睛里只有小说,连他什么时候坐在她旁边她都不知道。

    这个认知让花泽司很生气。

    可是就算他气成个包子,从花菜气成西蓝花,旁边的人也根本不知道他生气呀。

    林狗他们几个坐在旁边,拿出一面小镜子偷偷观察。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沉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