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7章 那年2

    彼时上课铃声已响,同学们都已陆续进了教室。诺大的校园,仅留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慢悠悠地向教室走去。

    树影绰绰,阳光散落,将两人的身影拉长。而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那两道身影终会在某一个点交错。

    “萧沉,我以后就靠你了!”

    耳边传来女孩清脆悦耳的声音。她眉眼弯弯的模样落在他的眸底,稚嫩中带着明媚。就好似那头顶树叶间散落的阳光一般。

    萧沉收回眸子向教室走去。

    “嗳,萧沉你等等我呀……”

    接下来的几日,白一倒是越发的用功,那奋笔疾书的模样无一例外惊掉了一堆人的下巴。毕竟那只小懒货平时里除了吃就是睡,就连玩都甚少懒得去,更别说从哪里看见过她这般用功刻苦的模样了。

    “萧沉,”白一伸手戳了戳前面那人。

    见他没有动静,似威胁般又道:“萧沉你可是答应过徐老师要辅导我的哦,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告诉徐老师去!”

    话落,那人眸子暗了暗。半响过后,最终是转过了身。

    冷冷开口道:“哪道?”

    “萧沉,你过来……”

    “萧沉……”

    “萧沉……”

    在岁月的河流中有无数个这样的日子,女孩总是一脸喜逐颜开的模样,叫着他的名字,仿佛不知累一般。然而却在那一天……

    白一的同桌是个长得很瘦的女孩子,一双黑乌乌的眸子瞪得有牛眼那么大,黑白分明的模样倒是与白一那带着淡浅的琥珀色眸子形成了对比。

    这时从教室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他道:“萧沉,班主任叫你把作业给她送去。”

    闻言,萧沉站起身来。抱着一堆作业向办公室走去。

    萧沉走后不久,同桌小依突然凑近,有些好奇地问道:“白一,你突然怎么变得和萧沉关系那么好?”

    话落,白一抬眸看了她一眼,那淡色的眸子似想到什么般弯了弯。

    道:“有吗?”

    小依点了点头。有,很有!!

    紧接着又小声地问道:“他之前不是偷了你的削笔机吗?”

    闻声,白一摇了摇头,而后郑重其事道:“不,不是他的。”

    “是么……”女孩嘀咕道,“我看着也不像。”

    ……

    这日,天气晴朗,轻风舒爽。天边晕着粉色的霞彩,一如夏的炽热绚丽多姿。往来午后的风不似正午那般炎热,空气中带着些许微微的凉意。

    一扎着两撮小辫子的女孩伴着那青草悠悠,绿水潺潺走在这乡间田野的小道上。

    眸光斜斜一看,落在那不远处小溪边的一个身影,惊呼出声,“萧沉,你怎么在这里?”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当耳边响起那熟悉的声音时,那眸眼之上一双墨泼般的眉毛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蹙了蹙。

    “你在钓鱼?”

    不多时女孩已然来到了他的身边,眸光落在他手上的鱼竿时顿了顿。

    继而又弯下腰来看向他那空荡荡仅有一两条小鱼的桶。桶中盛着小半桶水,有两条孩子巴掌大的小鱼儿在其间游荡嬉闹,缱绻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女孩蹲下身来一边逗弄着桶中的鱼儿一边开口道:“这里的水这么清,你在这里是钓不到鱼的。”

    话落,他眸光落在了溪边的那澄清的水上,虽不算清澈见底但相对于那些浑浊的水来说也好得很多。

    然而,对于她的话他却是不信的。像这乡野田中最不缺的就是这些鱼鱼虾虾的了,就算不多,但总该是有的。

    “怎么你不信?”

    见那人没有理会自己,白一也不急,继续逗弄着桶中的鱼儿。

    那白嫩的小短指下余波荡漾,只见其中鱼儿欢腾嬉闹,漾起的水花溅了她一脸。女孩伸手擦了擦脸,道:“好了,玩也玩够了,你们回去吧。”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萧沉怔愣了片刻,紧接着心间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没待他开口阻拦她,就见她一手抓着桶把一手提着桶屁股,两手一提再一倒,唰的一声,水花四溅。

    随着她的动作,只见那水下变得浑浊,水面上不断冒出一个个小泡泡,咚咚咚再一声声尽然破碎直至消失不见。

    “你干什么?!”

    萧沉沉着一张脸,有些不悦地看着她,这可是他钓了两个小时的成果。

    这家伙说倒就给倒了,问都不问他一声。

    “放了啊。”

    女孩唇角微张,一副茫然的模样更是让他郁结于心。抿着唇,胸口跌涨起伏。

    “你生气了?”她问。瞪着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一脸好奇。

    闻言,萧沉睨了她一眼,而后转过身去收拾好东西就要离开。

    “好啦,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放走它们的。”

    话落,萧沉那本来就暗黑色的眸子再一次深了深。

    “额……这样说也不对。嗯,我是故意放走它们的……”

    女孩蹙着眉一副沉思的模样,似乎怎么都绕不出这个弯了。

    待她反应过来时前面那人已走出百米有余。

    “嗳萧沉你别走呀!”

    白一迈开小短腿哼哧哼哧几下就追上了他,道:

    “你不就是想要鱼么?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去!在那里的鱼虾可比你这里多得多了……”

    话落,她肉肉的小手一伸就抓住了他胖乎乎的大手。就要拉着他奔跑起来的时候,结果……那纹丝不动是怎么回事?

    眸子一睐,落在了那安如泰山岿然不动的某人身上。只见他沉着一双眼,那垂下的眼睑之中黑色的眸子有些呆呆地看着那手掌之上拉着他的另一只手,肉肉小小的。

    “喂,别呆着了。我们赶紧走吧,趁着天色还早还可以多抓两条鱼!”

    说着她拉扯着他跑了起来。

    树影幢幢,清风吻着花香;余波荡漾,飞鸟鸣啼,那浅蓝的天空之上晕着几抹淡浅的彩色。

    “萧沉,萧沉,你看我又抓到一条大鱼!!”

    女孩抱着一条又肥又大又美的鱼对着那岸上的人扬起一个笑脸。

    只见她站在水里,水没过了她的膝盖,她卷起的裤脚已经被浸湿,半大的脸蛋上满是泥泞,可那张笑脸却依旧清晰可见。

    她那琥珀色的眸子在此时也好似淬着熠熠光辉,斑斓可见,就像阳光之下那透明的溪流折射出璀璨的金光。嘴角裂开一个弧度,眉眼弯弯的,似带着甜味的果冻一般。

    “我就说这里有鱼吧!”女孩抱着鱼一脸得意。

    闻言,他深色的眸颤了颤。

    “你怎么不下来抓呀?这里都不用钓多省事呀!”

    顿了顿,那浅色的眸子落在他身上,看着他那一脸沉思的模样,女孩似察觉到什么一般,道:

    “你放心吧,这里的鱼早就都被抓走了,要不然你看这池水也不会只剩这么一点了。”

    原来白一带萧沉来的地方是养鱼户的养殖场。那宽广的养殖场池水尽数被抽干,只余那坑坑洼洼之中还蓄着一些水。

    “你看这些个小水坑里,其中指不定就又有一条鱼呢!这些个养鱼户用大网把鱼都抓走了以后,像这些个遗漏的地方他们都不会理会的,就算我们来抓鱼他们也不会管的,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就是!”

    “走吧,我们往下一个坑去!”

    女孩提溜着桶,脚下踩着那已是灰乌乌的不见颜色的拖鞋向前走去。

    夕阳西下,那空旷的干涸的池底,女孩瘦弱的小身板提溜着那桶里已然有大半桶的鱼走在前面,明显有些吃力。

    见状,萧沉垂下的眼睑掩去了眸中的波动,再抬起眸时已然是一片平静。

    抬步走上前去,不动声色地接过她手中的水桶。

    紧接着就看见女孩对他扬起一个笑脸,道:

    “萧沉,我们把桶装满再就回去吧!”

    闻言,他浅浅回答道:“嗯。”

    看着女孩那脏兮兮的小脸蛋上裸露出来的带着琥珀色的浅色眸子,唇角弯出一个连他都没有察觉到的弧度。

    待两人打道回府之时天已然黑了下来。

    远远的天边晕着普蓝色,那是蓝色之中最接近黑的颜色,是最深沉的蓝,沉稳而高贵。

    每一种颜色由于内因外因各种因素,它的每一个时刻都是不一样的。然而此时的蓝,正是她所喜欢的。

    “喏,这些你拿着吧。”

    看着女孩递过来的一大桶鱼,萧沉蹙了蹙眉,有些疑惑。

    “你不要?”

    白一摇了摇头,答非所问道:“我不会做。”

    话落,萧沉的眉头蹙得更深了。回答道:“你可以带回家。”

    “你就拿着吧,反正我也是为你才去抓的。好了,我回去了,再见!”

    话落,头也不回地撒丫子就跑了。

    ……

    “沉沉……”

    一声苍老的声音饱含关心看着那远远地就走过来的人喊道。

    萧沉目光一抬,暮色之下落在那人瘦弱的身影时浅浅笑了笑,叫了一声:“外婆。”

    “你哪去了怎么这么晚?”

    “外婆你看这个。”

    当外婆那浑浊的眸光落在那一桶的满是又肥又大的鱼的时候怔了怔,道:“沉沉呀你哪去弄得这么多鱼?”

    萧沉沉默了片刻,脑海里那张笑靥如花的面孔一闪而过。而后便把前因后果如实道来。

    “原来是白家的那丫头呀。”

    “外婆你认识她?”

    “认识。”外婆闻言点了点头。

    又道:“那丫头爸妈经常不在家,她姐又到镇里上中学去了,也很少回家。所以呀这丫头就喜欢到处去溜达,这不她以前就经常就喜欢在我们家后边的那片小树林里捉一些鸟儿虫儿什么的,好几次碰见了就帮着外婆我砍柴什么的,那丫头乖的很嘞!不过这几日倒是没有见她过来……”

    随着外婆话音一落,萧沉那眼睑之上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

    紧接着就听见外婆道:“沉沉呀,等会外婆把鱼洗干净了你给人家送去。”

    闻言,萧沉应了一声。

    虽然时间还早,不过天色已然黯淡下来。黑色的帷幕之上朦胧带着不可见的神秘色彩的月亮悬挂于天际,如同银光一般将这昏沉沉的夜色点亮。

    月色之下,一人以手臂为枕仰躺在那楼顶之上。目光痴痴地望着那天边不见轮廓的月亮,但如若仔细一看就会发觉她的目光很是涣散,目光虽然是落在那处却并未盯着那里看。

    忽的,耳畔传来一道敲门声,几乎是在敲门声响起来的那一刻,白一就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

    那琥珀色的眸子转了转,就听闻一道带着熟悉的冷色音调的声音响起。

    “白一,白一。”

    他喊了两声她的名字,又敲了敲门,盯着那门蹙了蹙眉。就听闻她的声音自耳畔传来。

    “萧沉?真的是你呀,你怎么过来了?”

    寻声望去。萧沉目光落在了那矮平房的楼顶。那是一栋仅有一层的矮平房,但即使如此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里也算是少有的了。

    女孩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出来,墨色的背景披散而下的月色衬着她的身影有些朦胧,而那眸子却是清晰可见的。噌亮噌亮的,就好像那暮色之中闪耀着光芒的星星。

    “你下来。”他开口道。

    “哦,你等等!”话落就不见人影了。

    片刻后,女孩打开了大门。就听闻那人道:“外婆叫我把这个给你。”

    歪着头,不明所以。然而还未待她开口询问,那空气中带着一个淡淡的鱼腥味就给了她答案。

    “鱼?”

    闻言,他点了点头。

    白一蹙着眉正在想着该怎么拒绝他的时候,就听闻萧沉道:“鱼已经清理干净了,你回去再用清水洗一遍就好。”

    “可是,我不会做呀。”

    话音刚落,还未待萧沉作答,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咕噜咕噜……

    他目光一怔,寻声望去见看见白一有些窘迫地揉了揉自己那扁乎乎的肚子。

    眉眼一深,想起来外婆说的话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你没吃饭?”

    白一点了点头。她自己一个人也懒得弄。

    “那你会做饭么?”

    刚要说会的白一,突然灵光一闪,而后果断摇头。

    “你要做给我吃么?”

    话落,萧沉并未回答。只是那拎着鱼直往屋里走去的动作直接表明了他的意思。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酒厌今离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